搜尋

imec

的結果
  • 《國際產業》ASML注資 imec共獲25億歐元 將開發先進晶片

    【時報編譯張朝欽綜合外電報導】比利時微電子研究中心(imec)在周二表示,該中心根據《歐洲晶片法案》,將允許獲得25億歐元(約27.2億美元)的資金,用於建立一條試驗線,以開發和測試未來幾代的先進電腦晶片。  歐盟在2023年宣佈了430億歐元的晶片法案,以支援歐洲晶片製造業,並且抗衡美國、中國和其它地區,提振本國產業。  總部位於比利時魯汶(Leuven)的研究中心imec將推出sub-2奈米晶片的先導產品,協助歐洲工業、學者和新創企業避開昂貴的研發成本,並獲得晶片製造技術。  台積電(2330)、英特爾、三星電子等製造商都會在今明兩年在商業化的晶圓製造工廠推出2奈米晶片,成本高達200億歐元。 imec執行長Luc Van den Hove在聲明中說:「該筆投資將使我們的產量和學習速度翻倍,加快我們的創新步伐,強化歐洲晶片生態系,並推動歐洲經濟成長」。  「NanoIC試驗線將支援歐洲許多產業,包括汽車、電信、健康和其它產業」。  imec說,多個歐盟計畫和比利時政府將提供14億歐元資金,艾司摩爾(ASML)將提供11億歐元資金,總計為25億歐元。  其它參與的研究實驗室包括法國的CEA-Leti、德國的Fraunhofer、芬蘭的VTT、羅馬尼亞的CSSNT,以及愛爾蘭的Tyndall研究所。  歐盟計畫下的實際援助大部分來自成員國,目前只有意法半導體獲准在Crolles的工廠接受法國政府29億歐元的援助。  英特爾和台積電仍在等待歐盟批准,獲得德國政府提供的數十億歐元資金,以便在德國Magdeburg市和德勒斯登(Dresden)市建設晶圓製造工廠。

  • 跟進半導體業設廠 imec擬在德國設據點

    隨著半導體業者紛紛到德國投資,全球半導體業重要的研發機構「比利時微電子研究中心」(imec)考慮到德國成立據點,其中台積電歐洲廠的預定地德勒斯登是首選,與德國汽車工業合作成了可能的選項。 比利時微電子研究中心(imec)被譽為「全球半導體業的大腦」,前瞻的技術研發在業界享有盛名,與生產曝光機的荷商艾司摩爾(ASML)並列歐洲半導體業最具競爭力的2張王牌。 微電子研究中心執行長范登霍夫(Luc Van den hove)證實,考慮在德國成立分部,「我們將在明年評估」。 這位奈米電子專家接受德國「商報」(Handelsblatt)訪問時說,選擇德國的原因之一是政府補貼,不過與當地半導體專家的連結也是主要考量,目前正在評估德國業界的需求。 他強調,imec無意與德國的研究機構競爭,而是建立夥伴關係。 imec是比利時法蘭德斯區(Flanders)政府成立的研發機構,總部在大學城魯汶(Leuven),員工超過5000人,在台灣、美國等地設有辦公室,如在德國成立研發據點,對德國打造自主晶片產業鏈的努力將是一大助力。 德國招攬半導體業者投資,近來獲得豐碩成果。英特爾準備進駐東部的馬德堡(Magdeburg),美國碳化矽晶圓廠商Wolfspeed與汽車零件大廠采埃孚(ZF Friedrichshafen)合作,在西部鄰近法國邊界的薩蘭邦(Saarland)設廠。 至於東部的德勒斯登(Dresden),原本就是歐洲最大的半導體聚落,德國車用晶片大廠英飛凌(Infineon)正在擴廠,台積電規劃在此興建歐洲第一座晶圓廠,在地耕耘多年的代工大廠格芯(GlobalFoundries)也有意擴充產能。 由於半導體業者群聚,德勒斯登顯然是imec成立分部的首選。 在地的半導體同業公會「薩克森矽谷」(Silicon Saxony)執行長博森柏格(Frank Bösenberg)表示,對法蘭德斯來說,imec發展到今天的規模實在太大,區政府愈來愈難負擔昂貴的研發計畫,當地也沒有足夠的半導體專家。 imec擴張到德國的可能性之一是與強大的德國汽車工業合作。 由於成本過高,目前汽車工業很少使用先進製程晶片,imec正發起一個計畫,與汽車製造商、晶片和代工業者聯手制定標準,將最先進的半導體技術用在汽車。

  • 社論-美國主導的「印歐經濟走廊」面臨三大挑戰

     中國大陸即將在10月於北京召開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此之前,美國總統拜登已在9月於印度舉行的G20峰會,號召成立「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India-Middle East-Europe Mega Economic Corridor, IMEC),以連結印度、阿拉伯半島,以及中歐和東歐。美國欲藉「印歐經濟走廊」對抗中國「一帶一路」的雄心壯志可謂昭然若揭,然而IMEC從宏偉規劃到具體落實,還有不容忽視的三大挑戰。  由美國主導的這個經濟走廊,是「三步走」戰略思維的最後成果。最早的起手式,應該是G7唯一加入「一帶一路」的義大利,在今年初已預告要退出。義大利退出的原因,與其說是來自美國壓力,還不如說是,中義雙向交流導致義大利的貿易逆差更形擴大;就算加入「一帶一路」的長期經貿效益終究會展現出來,但面對短期的民生經濟問題,如果失去民心,在政治上就沒有「長期」可言。  做為歐盟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目前經濟不振,加上極端氣候的異常,以及棘手的非法移民問題,都讓去年上任的梅洛尼總理必須提出有別於以往的對策。她藉著退出一帶一路,與其他G7國家同步加入IMEC,在減緩國內外政治壓力的同時,再安排在年底之前造訪北京,尋求兩全其美的替代方案。  隨之而來的第二步則是,「量身訂做-賦能串聯-印度中東歐洲」的大戰略。主要國家在印度G20峰會期間的9月9日,由美、德、法、加與歐盟、印度、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共同簽署IMEC合作備忘錄。就整條走廊的沿線國家觀之,只有約旦沒有在當天簽署備忘錄。從印度孟買出海,前進阿拉伯半島的杜拜、沙烏地阿拉伯、約旦、於以色列進入地中海,再中歐和東歐國家。  兩條海運的通道,不需要再繞行阿拉伯半島,不需要路過紅海,也不必進入蘇伊士運河。簡言之,最重要的是三個國家,亦即陸路上的沙烏地阿拉伯,以及海運節點的印度和以色列。最重要的陸路通道,則是阿拉伯半島上的「東南-西北」走向的鐵路,主要是在幅員廣大的沙國境內。  IMEC的合作備忘錄既簽,第三步就是如何落實。「三步走」的戰略思維,還有待參與各國在11月召開會議,討論興建鐵路和整建現有港埠的相關事宜。屆時將由美國主導更明確的施行綱領,但也必須面對「營造成本-時間成本」、「筆直路線-彎曲工程」、「海路易行-陸路難通」的三大挑戰。  首先,「錢」的問題有三種,資金籌措和融資保證,以及營建成本和時間成本。在沙漠興建鐵路,從無到有,既要克服極端氣候的酷熱,更考驗鐵路興建的技術極限與成本擴張。此一世紀工程勢必曠日廢時,「時間」的延宕,提高工程預算經費預估的難度,關係到營建成本的飆漲,「債務陷阱」的陰影,不可不慎。  檢視前年底,歐盟提出3,000億歐元「全球門戶戰略」(EU Global Gateway),以及去年宣布,到2027年要在中南美洲國家投資基礎建設達到450億歐元(約新台幣1.5兆元),兩者迄今,都還沒有落實的跡象。歐盟的決策和執行,要比沒有決策機制的IMEC跨國工程來得單純具體,但上述兩案的「成效」尚且如此不彰,很難想像IMEC要如何克服資金籌措和有效運用的複合型問題。  其次,筆直路線的規劃,是紙上談兵;在沙漠中,筆直路線的規劃,工程難度「捅破天」。在國際經濟衰退的今時今日,要克服不確定的風險,做到人定勝天,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最後,雖然印度和以色列現有港埠的海路易行,然而,有鑒於國際政治的複雜現實,沿路國家的政府體制、經濟發展程度、種族文化與社會差異都很大,主要的三個國家有自己的重大課題,定期選舉和政策延續性均存有高度不確定性,都可能造成陸路難通,進而成為經濟走廊的破口。  IMEC是本世紀迄今,除了「一帶一路」以外,難得一見的恢宏戰略布局。整個歐亞大陸在這兩個都是「海陸並進」的戰略競爭思維之下,是否會形成兩個世界,最大的分野在於:「一帶一路」起於中國大陸經濟快速成長的時期,在十周年的今天,則已進入檢討重新出發的「厚積薄發」階段;而IMEC則是在三年新冠疫情、一年七個月的俄烏戰爭之後,意圖推動「成本低-效率高」的海陸基礎建設,但這並不是相關國家的強項。兩相比較的競合,高下立判,不言而喻。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