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Navalny

的結果
  • 納瓦尼母親終於見到兒子遺體!控俄計畫「祕密下葬」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16日在北極圈流放地猝逝,消息震驚全球,但死因至今仍不明朗。納瓦尼的母親昨(22)日表示,她已經看到兒子的遺體,但當局堅持不肯將遺體交還,除非家屬同意讓納瓦尼「祕密下葬」。 綜合外媒報導,納瓦尼的母親柳德米拉‧納瓦納亞(Lyudmila Navalnaya)在一段YouTube影片中說:「他們(俄國官員)想帶我到墓園的一角,指著一處新墳說:『你的兒子在這裡。』我不會同意。」 納瓦納亞表示,她已經看過兒子的遺體和死亡證明;納瓦尼的發言人亞爾米許(Kira Yarmysh)說,死亡證明指出納瓦尼死於「自然原因」。 納瓦納亞還說,一名官員語帶威脅表示,如果不同意當局「祕密安葬」納瓦尼的要求,就要讓遺體「腐爛」。 不過,納瓦納亞堅持,要讓納瓦尼的親友和支持者「有機會向他告別。」 由於納瓦尼過去曾帶領民眾反對普丁政權,克里姆林宮可能擔憂公開舉行葬禮會再次點燃反抗怒火。自納瓦尼傳出猝逝消息後,俄羅斯全國各地不少民眾紛紛上街表達哀悼,將近400人因此被警方逮捕,其中至少150人遭到判刑監禁。

  • 普丁最強政敵納瓦尼恐遭「一拳斃命」!KGB看家本領

    幾乎篤定能在3月中旬大選成功連任的俄羅斯總統普丁又有一名眼中釘上周離奇身亡,有普丁「最強政敵」之稱的納瓦尼(Alexei Navalny)16日在獄中暴斃,官方僅以「猝死症候群」交代,遺體遲未發還家屬,傳言指他頭、胸有傷,外界揣測真正死因。俄國人權運動者稱,納瓦尼很可能先是暴露於攝氏0度以下惡寒監禁環境好幾小時,接著心臟部位受到前蘇聯情報員常用殺人手法「一拳重擊」死亡。 英國《泰晤士報》21日報導,俄羅斯反貪腐暨人權組織「向古拉格說不」(Gulagu.net)創辦人奧塞奇金(Vladimir Osechkin)引述一名獄方消息人士的說法表示,47歲的納瓦尼身上發現的傷痕符合「一拳擊斃」殺人手法。 納瓦尼2021年1月在德國結束中毒治療自願返回俄羅斯,隨即遭到逮捕定罪,去年12月移監北極圈內的亞馬爾—涅涅茨(Yamalo-Nenets)自治區有「極地之狼」(Polar Wolf)稱號的IK-3流放地,位於莫斯科東北方將近2000公里處,沒有熱水,據說毒打是家常便飯。 奧塞奇金依據消息人士說法稱,納瓦尼去世前,被迫在露天環境單獨監禁設施超過2個半小時,當地氣溫可能冷到攝氏零下27度。囚犯在戶外停留時間通常不到1小時,在如此極端寒冷條件下時間更短。他認為,殺手先讓納瓦尼長時間待在寒冷環境,血液循環速度降到最低,破壞他的體能,「倘若下手的人有這方面經驗,幾秒之內取人性命很容易」。 奧塞奇金表示,以一拳重擊心臟部位的方式殺人,這是KGB(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縮寫)特工行之有年的招牌手法。他還說,此前已有曾在北極區服刑的囚犯通報,有受刑人遭獄卒以此法殺害。 納瓦尼死前一天(15日)視訊出庭時談笑風生,健康狀況看來良好,隔天16日就由獄方通報散步後突然昏厥且搶救不治的消息。俄羅斯當局發布有關納瓦尼死亡的訊息並不完整且有矛盾之處,家屬至周三(21日)仍未領到他的遺體。 俄國官方掌控的「今日俄羅斯」(RT)Telegram帳號聲稱,納瓦尼的死因是血栓。納瓦尼的母親17日接獲官方發出的死亡通知書,內容指納瓦尼死於「猝死症後群」(sudden death syndrome),兒子的遺體要先接受「化學分析」,2周後才發還家屬。遺孀尤莉亞(Yuliya Navalnaya)認為納瓦尼是遭軍用級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殺害,這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殺手使用的毒劑,毒性比一般神經毒劑高出好幾倍,2020年納瓦尼疑似是中了這種劇毒。 不過奧塞奇金研判納瓦尼16日不太可能死於此毒,「在監獄系統控制環境有很多殺人方式,『諾維喬克』會殘留體內,而且嫌疑會直接回到普丁(Vladimir Putin)頭上,因為他以前試過一次」。奧塞奇金強調,現在要全力確保納瓦尼遺體能順利送到家屬手上、交由西方驗屍,否則普丁手下的特務很可能會把他的遺體火化。 「向古拉格說不」(Gulagu.net)網站創立於2011年,由獄中囚犯與監獄人員組成的廣大網路取得訊息,已成俄羅斯監獄侵犯人員議題的主要權威機構。這個網站上周發布報告稱,SFB人員在納瓦尼去世前2天到訪IK-3流放地監獄,還切斷某些安全監視器畫面與監聽設備。奧塞奇金說,SFB官員在監獄現身可證明納瓦尼是由克宮下令處決,消息來源指這次特別行動提前幾天準備,若無莫斯科的命令,「不可能這樣拆掉攝影鏡頭」。

  • 納瓦尼離奇猝死「要普丁負責」 拜登將對俄祭重大制裁

    針對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離奇猝逝,以及俄烏戰爭屆滿2周年,美國總統拜登昨(20)日表示,將於美東時間23日宣布對俄羅斯祭出重大制裁。美國官員表示,新一波制裁將涵蓋軍工業、經濟層面,不論納瓦尼的真正死因為何,「普丁就是要負責」。 綜合路透社、美聯社報導,拜登昨日啟程前往加州時告訴記者,他將於周五宣布對俄羅斯的重大包裹制裁,不過未進一步說明細節。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新一波制裁將是重大包裹制裁,鎖定俄羅斯軍工業基礎,以及能支撐戰事的俄羅斯經濟收入來源。 白宮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表示,這波包裹制裁將要俄羅斯為納瓦尼發生的事及烏克蘭戰爭中的行動負責。他說美國目前尚未定調納瓦尼的死因,但最終責任都在普丁身上,「不論科學的答案是什麼,普丁就是要負責」,「不論俄羅斯政府決定告訴全世界怎麼樣的故事,顯然普丁及他的政府要為納瓦尼之死負責」。 一名高階美國官員透露,華府原本就已規畫俄烏戰爭屆滿2周年之際,對莫斯科實施包裹制裁,不過現在會再針對納瓦尼之死,重新考慮及補充制裁內容。 另外2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財政部負責恐怖主義和金融情報的副部長尼爾森(Brian Nelson)本周前往歐洲,與德國、比利時、法國商討對俄制裁內容,另外也討論了華府制裁在第三國資助俄羅斯戰事人士的權限,美國財政部表示,華府「正積極追捕那些試圖躲避我們制裁的人」。

  • 納瓦尼猝死 西方領袖悼念 昔稱移民為「蟑螂」惹議

    普丁頭號政敵、俄羅斯異議人士納瓦尼(Alexei Navalny)16日(五)傳出在獄中猝死,享年47歲,西方多國元首哀悼並指控普丁就是幕後黑手。英、美媒體過去曾報導,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於2021年取消納瓦尼(Alexei Navalny)「良心犯」(prisoner of conscience)身份,因為他過去的言論涉及煽動種族仇恨,高喊驅逐外籍勞工,並將他們稱之為「蟑螂」並呼籲俄國應由俄羅斯人作主。但儘管如此,他們仍然認為納瓦尼應從監獄中獲釋,並指出他是因為強烈批評普丁政府的而受到迫害, 綜合《路透社》(Reuters)、《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2020年8月納瓦尼因中毒,而被送往德國康復,差點死在西伯利亞,許多西方國家表示他是被神經毒劑所毒害。 隨後被普丁政府用違反假釋條例而被判入獄,他反控這是捏造的,而他將在獄中度過超過2年半的時間。西方國家要求釋放他,而俄羅斯則表示這是干涉內政。 不過當時,國際特赦組織發布聲明表示:「因為他過去的一些言論,不再將納瓦尼稱為良心犯,」並補充說:「其中一些言論,已經達到了煽動仇恨的程度,這與國際特赦組織對『良心犯』的定義不符。」 納瓦尼是一位反貪腐的政治運動家,他過去曾因反對移民政策而發表民族主義言論,並連續幾年參加一年一度的民族主義遊行。 在一段2007年的影片中,他呼籲驅逐移民以防止暴力問題的上升。:「我們有權在俄羅斯當俄羅斯人。我們將捍衛這個權利,」但當時由於身處監獄,納瓦尼無法置評,但他的盟友在社群媒體推特(Twitter)上抗議國際特赦組織的這一舉動。

  • 普丁「最強政敵」背後的女人 結縭24年低調力挺納瓦尼

    身繫囹圄多年的俄羅斯政壇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16日經由監禁地獄方通報猝死。他死在遙遠北極圈內寒冷流放地的消息於Telegram爆開之際,妻子尤莉亞納瓦納亞(Yuliya Navalnaya)人在德國準備參加年度慕尼黑安全會議。突聞噩耗,兒女也不在身邊,一向避免成為聚光燈焦點的尤莉亞隻身走上舞台,臉龐浮腫,神色哀戚,雙眼發紅盈滿淚水,向滿場官員與國際媒體道出心聲。 綜合美國《華盛頓郵報》、印度WION電視台16日報導,多年來站在「普丁最強悍的反對派」背後的女人,終於站在鎂光燈前。受到納瓦尼批判普丁及其政權的政治工作影響,尤莉亞相對低調,以保護一雙兒女避開夫婿政治工作帶來的影響,不讓克里姆林宮那一大票折磨丈夫的人傷害孩子們,人前不掉眼淚,以免讓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稱心如意。 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為期3天,各國政治人物、將領、外交官多達好幾百人齊聚於此,主要議題包括加薩走廊的以哈戰爭、俄烏戰爭、美國保衛盟友的承諾會否因為川普重新執政而生變。納瓦尼暴斃消息令本次會議大為震撼,主辦單位臨時邀請納瓦尼的妻子尤莉亞上台發表談話。尤莉亞的聲音因悲憤而發抖,質疑有關丈夫死亡的報導是否屬實,忍著哀慟的情緒要求普丁政權負責,「他們很快就會為此付出代價」。 尤莉亞說,自己到底該留在慕尼黑還是立即搭機飛到孩子們身邊,她左右為難,經過思考,倘若丈夫與她易地而處,他會希望留在慕尼黑:「我確信他會站上這個講台。我想對全世界呼籲,呼籲現場的每一個人、世界各地的人們,共同打倒這個邪惡禍害。打倒俄羅斯這個恐怖政權。」她說,丈夫強烈反對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並呼籲以俄國石油天然氣的收入支付賠償金。 尤莉亞47歲,與丈夫納瓦尼同樣出生於1976年。1998年夏天兩人在土耳其與朋友度假時相識,這在蘇聯瓦解後的時代是很常見的戀愛故事,2000年結婚。納瓦尼是律師,尤莉亞是經濟學者,她曾在多家俄國銀行任職,多年來是納瓦尼不斷批判政府的危險處境之中做他堅強的後盾。鶼鰈情深的夫妻關係成為納瓦尼支持者著迷與敬佩的緣由之一。 納瓦尼夫婦育有1女1子,今年23歲的女兒達莉亞(Daria)就讀於美國史丹福大學,兒子札赫爾(Zakhar)還是青少年。納瓦尼在2010年開始抨擊普丁政權、指責高官生活豪奢、貪汙腐敗,尤莉亞避免成為外界關注焦點、全力保護兒女之餘,其實一直是納瓦尼政治工作重要合作夥伴之一,她常陪他出席抗議活動、出庭應訊,很偶爾會在媒體聯訪與他一起發言,大多數時候迴避關注。 2013年尤莉亞受訪時表示,她能想像丈夫成為俄國總統是什麼光景,但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第一夫人:「我希望他當上總統,因為我想要這樣一位克服如此大量難關的人。我認為他值得,我與他有相同信仰,我能想像他擔任總統。至於我本人,我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第一夫人。不管他從事什麼工作,我只會想著我是他的妻子。」 2020年8月,尤莉亞拋下熟睡中的兒女,搭機趕往西伯利亞營救夫婿。納瓦尼在返回莫斯科的航班莫名昏迷,疑似遭人使用神經毒禁藥毒害,尤莉亞後來親自請求普丁允許納瓦尼飛往德國治療,也經常向媒體說明他的病情。納瓦尼在德國撿回一命痊癒之後,2021年1月自願返回俄羅斯,尤莉亞依然陪在他身邊。丈夫旋即遭到逮捕、定罪入獄,她無數次赴監探望。 2023年描寫納瓦尼2020年中毒事件的紀錄片《納瓦尼》(Navalny)獲美國影盤最高榮譽奧斯卡獎肯定,經常謝絕媒體採訪的尤莉亞讓兒女陪她一起走上舞台,當場發表「丈夫因說實話、捍衛民主而入獄」的感言,並隔空對丈夫喊話:「我夢想著你獲得自由的那一天,我們的國家也將重獲自由。謝謝你,我的愛人,你要撐下去。」

  • 納瓦尼獄中驟亡 死前2天給愛妻「最後情書」曝光

    俄國總統普丁的頭號政敵納瓦尼(Alexei Navalny)2021年1月入獄後一直未能脫離監禁,去年12月甚至遭當局移監至直北極圈內條件惡劣的流放地。納瓦尼周四(15日)透過視訊出庭談笑風生,周五(16日)竟傳來在獄中突然身亡的噩耗,震撼國際社會。納瓦尼的發言人17日在社群平台發文證實,納瓦尼的母親已接獲他的死亡通知書。 路透社17日報導,納瓦尼的發言人亞爾米許(Kira Yarmysh)在社群平台X發文,她引述納瓦尼的母親接獲官方通知內容證實,納瓦尼已經死亡。亞爾米許也要求俄國政府立即把納瓦尼的遺體移交還家屬。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16日報導,在2022年出品、2023年勇奪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肯定的《納瓦尼》(Navalny)之中,納瓦尼透過加拿大導演羅爾(Daniel Roher)作品鏡頭向支持者強調「各位不許放棄」,寥寥幾字彷彿成了他留給支持者的遺言。他在片中談及政治理念與遭遇毒殺倖存的心情時直言:「倘若他們決定殺了我,這代表我們非常強大。我們必須利用這股力量堅持下去、不要放棄,要記得,我們是一股受到這群壞蛋壓迫的巨大力量。」 47歲的納瓦尼周四(15日)視訊出庭時還當庭拿自己一窮二白與法官高額薪資開玩笑,健康狀況看來不錯,豈料16日他在北極圈之內亞馬爾—涅涅茨(Yamalo-Nenets)自治區的流放地點宣稱,他散步時突然倒地不起,經搶救之後由醫師宣告不治。這個流放區位於北極圈以內,氣候嚴寒,條件很差,有「極地之狼」之稱。 納瓦尼出庭的前一天是2月14日西洋情人節。英國《太陽報》16日報導,他在情人節當天發了一封愛意滿滿的訊息給妻子尤莉亞納瓦納亞(Yuliya Navalnaya):「寶貝,跟你在一起,一切都像這首歌的歌詞一樣:我們之間隔著大城小鎮、機場的起飛燈光、藍色的暴風雪,彼此相距好幾千公里。但我感覺你幾乎每1秒都在身旁。我愈來愈愛你。」上述內容成了他生前發送給相伴26年、結縭24年愛妻的「最後情書」。 納瓦尼與尤莉亞1998年在土耳其度假時相識,2000年結婚,育有1女1子。律師出身的納尼亞從事政治工作,長年批判普丁與普丁政權,尤莉亞一直默默支持,夫妻感情深厚,她的外號是俄羅斯反對派的「第一夫人」。尤莉亞成為家庭主婦與夫婿的私人助理之前,她曾以經濟學者的身分在俄羅斯多家銀行工作。納瓦尼上街抗爭、出庭應訊,常可見到尤莉亞低調相伴的身影。 納瓦尼反對普丁不遺餘力,多次領導大型反對克宮的抗爭運動、批評官員腐敗,曾試圖競選首都市長、總統等公職未果。他多次遭到逮捕,甚至下毒、暗殺,然而納瓦尼次次逃過劫難,成了「殺不死的男人」,有如普丁的眼中釘。 納瓦尼2020年在俄羅斯中毒昏迷,尤莉亞趕赴西伯利亞救人,納瓦尼在柏林接受治療甦醒後的第一句就是:「尤莉亞,你救了我。」這一次,遠在德國參加慕尼黑安全會議的尤莉亞,再也救不了心愛的丈夫,夫妻情緣被迫畫上句點,天人永隔。

  • 普丁死對頭獄中身亡 納瓦尼生前直言:我有什麼好怕?

    俄國總統普丁的頭號「眼中釘」納瓦尼(Alexei Navalny),周五(16日)經由服刑監獄聲明在獄中死亡。此事發生時機頗為敏感,因為俄國即將再3月15日舉辦總統大選。俄羅斯調查委員會表示已對這起死亡事件按照程序展開調查。他的重要盟友高度質疑此事,直斥是普丁下的毒手。多年前他接受外媒訪問時表示,他知道挑戰普丁體制的確有危險,但是他並不害怕。 路透社報導,納瓦尼在獄中突然死亡的消息發布後,俄國盧布(Rouble)兌美元匯率立即走軟、一度逼近1美元兌93盧布。俄羅斯國際傳真社(Interfax)報導,亞馬爾—涅涅茨(Yamalo-Nenets)自治區的醫護人員花了半小時對納瓦尼施救,仍未能將他救活。 納瓦尼死訊發布後,他的左右手之一伏科夫(Leonid Volkov)在社群平台X寫道:「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國家政治宣傳。倘若這消息屬實,那麼這不會是『納瓦尼死了』,而是『普丁殺了納瓦尼』。但我1秒鐘都不相信他們的說詞。」納瓦尼另一重要盟友日丹諾夫(Ivan Zhdanov)說,當局應該在24小時之內向納瓦尼的親屬通知他的死訊,但目前尚未發出任何通知。 202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俄羅斯報人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向路透社表示,納瓦尼的死是「謀殺」,他認為是監獄嚴酷的環境所致:「我真心認為,關押條件導致納瓦尼死亡......他不僅遭到判刑,還遭人謀殺。」 納瓦尼是俄羅斯境內反對普丁人士的領袖,2010年至2021年在俄國領導異議人士,批評普丁與政壇高層腐敗、貪婪、生活豪奢,聲名大噪,長年遭到俄國安全當局鎖定。 他2020年疑遭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毒殺,後經救治倖存。他當時表示,2020年8月在西伯利亞中毒,在德國接受治療期間,西方國家實驗室檢測顯示有人對他施以神經毒劑意圖取他性命。克宮駁斥這項說法,並稱毫無證據他是神經毒劑中毒。 2021年1月他自願返回俄羅斯,令反對派欽佩不已。當局隨即逮捕納瓦尼,他因詐欺等罪名判刑11年半,2021年入獄至今。去年(2023年)8月又因幾項極端主義罪名在遭判刑,刑期增加19年。納瓦尼聲稱這些指控是針對他在2010年代領導反克里姆林宮運動的政治報復,也不指望自己能在普丁有生之年獲釋。 2011年納瓦尼在莫斯科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記者問他是否害怕挑戰普丁領導的體制?納瓦尼回答:「這就是我跟你不一樣的地方:你害怕,但我不怕。我知道有危險,但我為什麼要害怕?」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