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Kaitzindex

的結果
  • 《金融》陳(沖):基本工資不該隨便喊價 要注意流行歌反映的民意

    【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本週五即將審議基本工資,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再次呼籲,廿一世紀以降,不論何黨執政,都倡議提高基本工資,立意正確,但隨意喊價(例如2024三萬元),不思鑽研基本功夫,對OECD常用的Kaitz index乃至跨國比較,吝於為之,我自2012起即要求或呼籲勞政單位核實計算Kaitz index,但是十年以來基本工資仍流於情緒綁架,決策不像現代國家。 陳(沖)最新專文如下: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反正這兩件事就同時發生了! 2024年的候選人要注意流行歌反映的民意! 今年八月初,一首「羅剎海市」在華語世界爆紅,播放次數據稱超過八十億次,歌曲藉聊齋誌異的小說,冷嘲熱諷當前社會現象,諸多隱喻,需要推敲,發唱迄今,已有兩岸三地的許多雜誌,專文分析羅剎海市背後的意涵,於茲不擬贅述或重複。有人反應不甚理解歌詞的內容,評論者說得好,歌手刀郎在替眾人呻吟所受的委屈,每人可就不同的感受對號入座,如果心中真正缺乏感應,恭喜你!一定是沒有委屈、沒有怨恨,是幸福的人。 幾乎同時,在英語世界出現一首民歌,Rich Men North of Richmond,由名不見經傳的藝人Oliver Anthony作曲主唱,一夜走紅,甚至被譽為大眾國歌(Everyman anthem)、藍領聖歌(Blue-collar anthem),在YouTube上線三天點閱超逾五百萬次,甚至成為上周共和黨辯論提問的引子,許多媒體對此現象雖不欣賞,但也同意走紅主因,是反映了底層民眾的心聲。 North of Richmond指的是維基尼亞州首府Richmond北方,而華府就在一百哩處,里奇蒙以北或以南,恰是富人菁英與勞工階級的分界,美國文化不像中華文化遮遮掩掩,光瞧歌名,就知道甘苦人在向好野人叫陣,一開唱,就打動藍領階級的心坎,「我出賣靈魂,勞碌終日,工作超時,只為幾文臭錢」(I’ve been sellin’ my soul, workin’ all day. Overtime hours for bullshit pay),往往引起一片嘶吼吶喊。大約三分鐘的歌聲,句句點明各種不同的社會問題,從低薪(bullshit pay)、貧窮(nothing to eat)、通膨(dollar ain’t shit)、苛稅(taxed to no end)、到無形控制(total control),甚至提到兒童時,用minors on an island,一般認為是影射富豪Epstein在私人島嶼狎玩兒童甚至淫媒的醜聞,貧富差距立顯。對不公平的社會,歌手哀訴「希望夢醒,這一切不是真的,但是它卻是」(Wish I could just wake up and it not be true. But it is),其中多少無奈。 無奈、委屈的情緒,不論是透過隱晦辛澀的文字,或是藉快人快語的歌詞,在東西半球都引起底層的共鳴。美國選舉將屆,歌曲隔週即登上共和黨初選辯論舞台,海峽對岸雖無選舉,八十億次點播也算一種投票,托爾斯泰名言,every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國情不同,當然有不同委屈,不過unhappy的感覺是一樣的。 台灣的unhappy是啥?也許是對兩岸的不安、也許是對政治帶來的不確定,但如暫退到現實生活,聊舉一例,對Anthony所提的低薪,應該都有所感。本週五即將審議基本工資,廿一世紀以降,不論何黨執政,都倡議提高基本工資,立意正確,但隨意喊價(例如2024三萬元),不思鑽研基本功夫,對OECD常用的Kaitz index乃至跨國比較,吝於為之,我自2012起即要求或呼籲勞政單位核實計算Kaitz index,但是十年以來基本工資仍流於情緒綁架,決策不像現代國家。 實在不願談現今是否羅剎海市的「花面逢迎,世情如鬼」,也不願談是否「黑白顛倒,是非不分」,看看太平洋兩岸兩首歌,不妨對號入座一下,你心中是否有無奈?是否有委屈?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