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IgG

的結果
  • 新冠輕症也可能有後遺症 研究曝這類人風險最大

    不論輕症、重症,許多新冠患者在康復後,仍舊持續出現呼吸短促、胸悶、極度疲勞、注意力及記憶力下降、腦霧等長達數月的後遺症,統稱為「新冠長期症狀」(long COVID)。目前仍不清楚這些後遺症出現的確切原因,不過瑞士研究發現,染疫期間特定抗體濃度較低的患者,以及氣喘患者,出現新冠長期症狀的風險較大。 英國《衛報》(Guardian)報導,瑞士蘇黎世大學醫院(University Hospital Zurich)的研究團隊25日在國際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發表最新研究,研究人員招聘175名新冠患者及40名健康成人作為控制組,並且持續追蹤123名患者後續狀況長達6個月、50名患者長達一年,同時採集他們的血清樣本進行分析。 研究發現,後續出現新冠長期症狀的患者,血清裡測到的IgM抗體及IgG3抗體濃度較其他患者低。當患者染上新冠,IgM抗體是體內最早、最快出現免疫反應的抗體,後續才會再產生IgG抗體,提供人體較長期的保護。 台大公衛教授陳秀熙先前曾表示,患者約在染疫後1至2周出現IgM抗體,隨著病毒清除,IgM抗體濃度會遞減,之後再產生IgG抗體,IgG抗體能在體內停留長達數月。因此如果民眾體內驗出IgM抗體,通常代表處於感染初期,屬於正在感染或近期感染;IgG抗體檢測如果呈現陽性,代表曾經感染,處於染疫恢復期或後期。 瑞士研究團隊將這項抗體特徵與年齡、是否有氣喘、以及相關症狀細節相結合,得出新冠長期症狀的風險評分,後續額外對395名新冠患者測試這份評分表。 研究第一作者切維亞(Carlo Cervia)指出,這份測試沒辦法預期一個健康成人患上新冠長期症狀的風險,唯有染疫再合併參考相關症狀才能預估,不過整體而言,針對患有氣喘、且IgM抗體及IgG3抗體濃度較低的新冠患者,可以預先假設他們的風險較高。 研究結果預期能鼓勵氣喘患者接種疫苗,以預防出現新冠長期症狀。

  • 巴西總統稱體內抗體高 決定不打疫苗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決定不再接種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苗,稱自己體內的免疫球蛋白G(IgG)抗體高,但專家指出,IgG含量高,不等於能夠中和新冠病毒。 雖然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一直反對COVID -19疫苗接種,但他至少在8次公開場合中說過,他會是最後一位接種COVID-19疫苗的巴西人。 昨天,波索納洛接受巴西廣播電台Jovem Pan訪問說,他決定不再接種疫苗,因為他的IgG抗體含量991,所以沒有必要接種疫苗。 巴西聖卡塔里納聯邦大學(UFSC)傳染病和疫苗教授羅梅洛(Oscar Bruna Romero)說明,人類血清和細胞外液中的免疫球蛋白(Ig)存在5種類型,分別是IgA、IgD、IgE、IgG以及IgM,IgG是含量最高的一類,具有抗病毒、中和病毒、抗菌及免疫調節的功能,但僅IgG並不代表身體對抗病毒所需的所有防禦。 一個人的IgG測試呈陽性,只是說明血液樣本中存在新冠病毒,對方曾經感染COVID-19或已經接種疫苗,而IgG高,也不等於能夠中和新冠病毒。 羅梅洛指出,波索納洛的IgG達991,只是意味著他有免疫反應,不表示能夠保護他不感染新冠病毒。 巴西免疫學會主席克福里(Renato Kfouri)也指出,IgG的高低不能代表什麼,與提供人體免受新冠病毒侵襲的保護之間,不存在影響關係。 此外,巴西免疫學會科學委員會主席維奧拉(João Viola)指出,IgG只針對新冠病毒的一部份,例如S蛋白起作用,所以無法中和整個病毒。 維奧拉指出,已證明IgG低的人可能針對新冠病毒有很好的反應,因為呈現良好的細胞反應;反之亦然,如果細胞反應失敗,IgG再高也不會有高效反應。 克福里和維奧拉均表示,科學尚未發現能夠確定一個人對新冠病毒免疫的有效參考值,而免疫所需的抗體含量可能因人而異,因為這將取決於個人的身體健康條件、年齡等因素。 巴西國家衛生監測局(Anvisa)聲明中也警告,坊間用來檢測COVID-19的工具,不應用來證明對新冠病毒的免疫程度:「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關於防止新冠病毒進入和複製到細胞的中和抗體最低量的定義,以提供免疫保護,防止感染、再感染、重症和新變種。」 維奧拉指出,疫苗可以幫助人體抵禦病毒入侵,且與自然感染病毒相比,不同劑量和追加劑更可促進對COVID-19做出更一致有效的反應,因為疫苗不只誘發單一類型的反應,同時還保留一種記憶,保存在身體已經接觸的病原體的記憶數據中,如果病毒將來再次出現,人體可以產生抗體。(編輯:高照芬)1101014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