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IIF

的結果
  • IIF:外資7月續減持大陸債券並拋售股票

    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報告顯示,外國投資者在7月繼續減持大陸債券,且四個月來首次拋售股票。 香港信報報導,報告指出,由於全球經濟衰退風險、通膨與強勢美元吸走現金,新興市場連續第五個月出現投資組合外流,創下2005年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一輪資金流出。 IIF估計,7月大陸債券流出資金約30億美元。其他新興市場則有60億美元資金外流。 如果官方數據證實,這將是外國資金連續第六個月從大陸20兆美元的債券市場流出。 IIF又指,在同一時期,大陸股票市場外資流出35億美元。其他新興市場則流入25億美元。IIF認為,在未來幾個月,有幾個因素將影響資金流動,其中通膨何時觸頂與大陸經濟前景將成為焦點。

  • 《國際經濟》IIF:外資7月續減持陸債 4個月來首次拋售陸股

    【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發布的報告,外國投資人在7月持續減持中國債券,並為4個月以來首次拋售中國股票。  報告指出,受到全球經濟衰退風險、通膨高漲以及強勢美元影響,新興市場連續第5個月出現資金外流,創下2005年以來持續最久的「失血」記錄。  7月中國債券外流約30億美元,其他新興市場債券則流出60億美元。如果獲官方數據證實,這將是連續第6個月外資從中國規模達20兆美元的債券市場出逃。  IIF表示,7月從中國股市撤離的外資達35億美元,為4個月來首見淨流出;同一期間,其他新興市場則流入25億美元。 中國滬深300指數在7月的每一周都下跌,月線大跌7%,在內部受到國內疫情升溫與房市危機影響,外部則受到來自全球經濟可能陷入衰退的壓力。  中金公司在報告中指出,由於內外交迫,自7月以來中國A股呈現區間波動與普遍走弱的趨勢。  數據顯示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二季經濟增長大幅放緩,僅較去年同期微幅成長0.4%。  俄烏戰爭的影響還未消退,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又再加劇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IIF表示,未來幾個月,有幾個因素將影響資金流的動向,通膨何時到頂與中國經濟前景將成為關注焦點。  由於貨幣政策背離導致中國債息低於美債,外資自2月以來便一路減持中國債券。中國人行持續放寬政策以提振受新冠疫情重創的國內經濟,而美國聯準會則持續升息以對抗飆漲的通膨。

  • 《國際經濟》IIF預測:俄經濟今年萎縮15% 抹去過去15年努力

    【時報編譯張朝欽綜合外電報導】一家全球性銀行業組織表示,俄羅斯今年經濟將萎縮15%。西方國家的強硬制裁行動、企業大批撤離俄羅斯、俄國人才外流,以及出口大幅滑落等影響,將一舉抹去俄羅斯經濟過去15年來的努力。  國際金融協會(IIF)在一份報告指出,它不認為戰事會停火,並且在未來幾個月,西方制裁行動可能會擴大影響。  IIF的副首席經濟學家Elina Ribakova在周三的一場新聞會上表示,在入侵之後,西方制裁導致了30年投資的全面瓦解。另外歐洲如果要擺脫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歐洲經濟將在中期內遭受沉重打擊。 儘管俄羅斯經濟成長大幅放緩,該國人民的支出能力正在減弱,但是由於石油和天然氣價格飆升,使得俄羅斯經常帳盈餘在最近幾個月達到創紀錄水準。  但是Ribakova說,該盈餘和盧布匯率的反彈,不應該被視為是俄國經濟已經持穩,表現優於預期。  Ribakova指出,俄羅斯央行擁有豐厚外匯存底,俄國企業和消費者卻無法動用外匯,讓進口表現崩潰。  另外隨著時間推移,西方制裁的影響會顯現和更加嚴重,特別是如果歐洲開始大幅削減石油和天然汽進口的話,對俄羅斯更是加大打擊。  IIF還預估,俄國今年進口將萎縮28%,出口減少25%。  Ribakova也表示,西方制裁額外的措施,例如與金融系統或重要出口相關的,未來都有可能出現,並且會對俄國經濟帶來嚴重打擊,也會損害俄國持續進行戰爭的能力,然而,這些也會給施加制裁的國家帶來衝擊。

  • 陸GDP增長率預測 IIF砍至3.5%

     再有機構大幅調降大陸GDP增長預測。因應俄烏衝突、大陸防疫措施及美國收緊銀根,國際金融協會(IIF)預料大陸2022年經濟增長3.5%,遠低於之前預測的增長5.1%。  另外,摩根士丹利也把大陸全年GDP成長率預測從4月底的4.2%下調至3.2%。大摩認為,常規新冠檢測、閉環生產和政策刺激,將支持大陸經濟在6月反彈,旦反彈力道將低於標準,經濟全面復甦只能在沒有病毒出後才會實現。  3、4月大陸多地因防疫被迫封城,經濟動能隨之熄火。從官方近日公布4月數據來看,投資、消費、工業增加值全線下滑並低於市場預期,失業更攀升到6.1%,創下逾兩年來新高。機構幾乎一面倒看衰大陸GDP增長,認為全年無法保住5.5%成長率目標。  IIF表示,Omicron疫情在大陸的破壞性比預期的更大,將對經濟增長和資本流動造成重大影響。  IIF還將2022年全球經濟預測,由4.6%降為2.3%。G3(包括美國、歐元區和日本)2022年的增長率為1.9%。若單看歐元區,受俄烏戰爭影響,IIF將2022年經濟增長預測大幅調低2個百分點,至增長1%。IIF認為,根據最新估計,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上升,因為經濟顯著放緩後,可容許犯錯的空間很窄。  IIF還預期,流入新興市場的資金2022年可能較2021年減少42%。流入大陸的資金預估只有3,270億美元,遠低於2021年的6,680億美元。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暨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24日在報告中指出,疫情及相關的限制措施重創大陸經濟活動,將大陸2022全年GDP增長率由原本預估的4.2%下調至3%,並估計第二季GDP年增率將放緩到1.4%,以季增率來看將衰退8%。這是瑞銀月內第二度下調預測。

  • 中美大舉債 全球債務創新高

     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數據顯示,在中美兩大世界強權大舉擴張債務下,讓2022年第一季全球債務總額突破305兆美元,再度刷新歷史新高。其中,大陸第一季的債務規模就增加2.5兆美元,成為首季全球債務飆升的主因。  路透報導,IIF最新公布的全球債務監測(Global Debt Monitor)報告顯示,實際上第一季全球整體債務產出比(debt-to-output ratio)有所下降,但因中美債務激增,除了中國之外,美國也增加1.5兆美元,讓第一季全球債務規模因此增加3.5兆美元,再創新高。反觀歐元區負債則連三季下降。  外媒日前測算中國第一季的槓桿率已升至266.1%,為2020年第三季以來首次上升;上一季為261.2%。大陸官方智庫的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10日公布的報告也呈現相同趨勢,2022年首季的宏觀槓桿率大幅上升4.4個百分點,從2021年底的263.8%上升至268.2%,其中非金融企業部門升幅最明顯。  IIF報告進一步分析,受美國聯準會升息影響,新興國家和發達國家在內的許多國家也開始進入貨幣緊縮周期,而這些國家以美元計價的債務水準都很高。IIF指出,隨著各國央行逐漸收緊政策以遏制通膨壓力,較高的借貸成本將使得債務結構更加脆弱,對於投資人基礎相對單一、不夠多元化的新興市場借款者來說,風險可能更加嚴重。  IIF的報告顯示,銀行以外的公司債務和政府借款是貸款增加的最大來源,金融部門以外的債務超過236兆美元,較新冠疫情爆發初期的2020年高出約40兆美元。另一方面,第一季政府債務增長速度雖有放緩,但隨著借貸成本上升,主權資產負債表仍面臨壓力。  IIF指出,由於政府融資需求仍遠高於疫情前水準,大宗商品價格上揚可能迫使部分國家必須增加公共支出,以防止社會動盪。這對財政空間較小的新興市場國家將更加困難。

  • IIF:人民幣不會開啟貶值周期

     國際金融協會(IIF)首席經濟學家Robin Brooks等在5日公布的報告中表示,雖然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大跌的速度與幅度,堪比2015年8月匯改時期,但預計人民幣不會像當時一樣開啟貶值周期。  IIF認為,美元之前的走強,帶動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走高,所以近期人民幣的貶值是對美元升值的滯後反應,只是一次性的調整,讓貿易加權人民幣指數回歸俄烏戰爭開始前的水平。  此外,IIF也以疫情封控影響為由,將大陸2022年的經濟成長預期從此前的5.1%,向下調降至3.5%,但強調成長放緩並不會開啟另一輪貶值。報告強調,大陸政府深知貶值周期或引發資本外流的風險,尤其是在目前全球環境動盪的情況下。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也認為,本輪人民幣匯率貶值主要是由離岸集中補跌帶動的。同時近期居民與企業部門的貶值預期均未看到走高,市場預期仍較為穩定。因此目前尚且沒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匯率風險開啟,但具體到後續貶值速度問題,仍需持續密切跟蹤。  花旗則表示,在美國聯準會(Fed)較其他央行更為激進的收縮政策以及全球避險情緒的支撐下,美元短期或將繼續維持強勢,給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其他貨幣造成壓力。  不過花旗也指出,全球貨幣體系的多元化在同時進行,這種大趨勢下,人民幣的國際化有望進一步推進。整體來說,儘管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短期或因中美貨幣政策差異承壓,但大陸政府擁有充足的美元外匯存底以及各種金融政策工具,有能力在必要情況下穩定人民幣匯率。  花旗預計,長期美債收益率有70%可能性在年內觸頂。若大陸經濟增速回穩,中美國債息差回歸正值,人民幣匯價或將回穩。

  • 俄烏開戰後 中國市場掀撤資潮

     國際金融協會(IIF)美國時間24日公布最新報告指出,自2月底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外國投資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將資金從中國的股市與債市撤出,且其他新興市場未見資金進出異動,顯示情況不太尋常,或反映投資者擔心中國遭受與俄羅斯的同等制裁。  另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外國投資者3月以來,已退出約95億美元的A股投資,反映在俄羅斯被金融孤立後,投資者重新評估地緣政治風險。  IIF報告指出,大量資金已從中國股票和債券市場流出,但流入其它新興市場的資金卻保持增長,「這之前從來沒發生過」。債市方面,外資在2月減持中國債券的規模創紀錄。該機構分析,俄烏戰爭觸發全球固定收益投資者贖回,另一方面,俄羅斯央行受歐美制裁影響,促使莫斯科當局轉賣中國債券來籌資。  路透日前引用中債登資料計算,境外機構投資者2月減持中債登託管債券人民幣(下同)669億元,為2018年11月以來首度減持;其中減持國債354億元,為2021年3月以來首次減持。  股市方面,從中國股市流出的資金在2月底後也進一步加劇。數據顯示,2月25日~3月25日北向資金淨流出551.33億元。分析表示,除了中美監管措施影響外資看法,海外投資者撤離的部分原因,是擔心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可能以某種方式蔓延到中國。  報導指出,截至3月24日,當月通過與香港證交所連通的「滬港通」及「深港通」流出的資金可能成為自2014年該計畫開始以來第二大的月度縮減量。歷史上最大的一次發生在2020年3月,但當時是因新冠疫情震盪全球市場,境外投資者淨賣出106億美元的大陸股票。  國際金融協會首席經濟學家Robin Brooks表示,目前要斷言資金外流是由俄烏戰爭驅動,還是歸因於其他因素,仍為時過早,「但我們認為資金外流規模相當顯著,足以讓我們至少去思考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促使全球市場重新看待中國市場的可能性」。  ING Financial Markets全球債務和利率策略主管Padhraic Garvey也表示,目前說是趨勢為時過早,資金外流可能是俄羅斯危機明朗前,有投資者決定暫時不將到期債券收益再投資新出債券,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確認是趨勢或波動。

  • 國際金融協會警告:俄羅斯外債恐違約

     國際金融協會(IIF)表示,在西方國家聯手對俄羅斯發起前所未有的制裁規模後,俄國極有可能出現外債違約,而且今年經濟恐將遭遇兩位數的萎縮。  IIF預估,俄國央行的外匯存底中,有半數存放在對俄國進行資產凍結的國家,導致該國央行動用外匯來支撐匯率與經濟的能力遭到嚴重弱化。  IIF副首席經濟學家瑞帕柯娃(Elina Ribakova)於2月28日表示,如果俄烏衝擊繼續惡化、俄國債務違約與重整的發生機率也將升高。她說特別是倒債「極有可能」發生,然而外國持有的俄國債券規模相對較小、約在600億美元,使得衝擊有限。  瑞帕柯娃還補充,西方國家對俄國實施有史來最嚴厲的經濟措施,將使該國經濟陷入混亂,導致今年的國內生產毛額至少出現10%的萎縮,通膨也可能飆升至兩位數。  她表示:「這將帶我們回到1990年代,當時(俄國)經濟與全球經濟幾乎完全脫鉤。」  俄羅斯上週入侵烏克蘭,引發西方對其實行一系列制裁,當中包括凍結俄國央行資產、將俄羅斯數家銀行趕出全球銀行金融電信系統SWIFT,以及把多名個人和企業列入黑名單。  這些制裁也讓俄羅斯盧布兌美元匯率周一再度崩跌到歷史新低,西方投資者更是爭相拋售俄國資產。  俄國央行為了安撫市場,周一除了將指標利率從9.5%大舉調高到20%、還向當地銀行業挹注流動性與限制資本外流等。  然而瑞帕柯娃認為西方制裁還可能進一步升級,例如禁止歐美企業對現有的俄國公債進行交易、擴展被SWIFT禁止的俄國機構名單與豁免能源相關交易規定將被取消等。  不過她也認為,這些措施將加大全球經濟、尤其是歐洲所面臨的金融、貿易與擴散風險等。她還強調,在貿易方面,由於制裁關係使得俄國能源與其他商品出口更趨困難,勢必將帶動全球商品價格繼續飆高。

  • 《國際金融》IIF:俄羅斯極可能出現外債違約

    【時報編譯張朝欽綜合外電報導】一家全球銀行業團體周一表示,在西方國家的大規模制裁行動下,俄羅斯外債非常可能出現違約,今年經濟也可能出現雙位數的萎縮。  國際金融協會(IIF)估計,俄羅斯央行一半的外匯存底都存放在凍結俄羅斯資產的國家身上,將嚴重削弱了俄羅斯央行的政策制定能力。  俄羅斯央行在周一大幅提高利率,導入資本控制,並優先保護本國儲戶,而將外國投資人排在最後位。  IIF首席經濟學家Elina Ribakova在媒體的電話會議上表示,如果危機升級,那麼出現違約的可能性很大;不過外國人持有俄羅斯債務的規模相對較小,約600億美元,影響有限。 西方制裁導致盧布周一暴跌至創紀錄低位,而西方投資者正忙著拋售俄羅斯資產,俄羅斯發現自己越來越孤立。  Ribakova進一步指出,西方制裁可能進一步加強,將使俄羅斯經濟陷入混亂,今年很可能出現雙位數的衰退。另外據了解,將俄羅斯在國內持有的外匯轉換為盧布也在討論中,但俄羅斯央行此前不願意這樣做,因為希望避免國內儲戶受到衝擊。  IIF在周一發布的報告還指出,俄羅斯可能會實施銀行休息關閉,以避免發生銀行擠兌情形。Ribakova說,僅在上周五一天中,就有100億美元從俄羅斯銀行撤出。  IIF在先前的報告曾指出,如果俄羅斯最大的銀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和第二大的VTB銀行被踢出SWIFT全球銀行支付系統之外,預計俄羅斯整個金融體系將從根本上被破壞,對實體經濟產生深遠影響。

  • 恒大危機衝擊 陸債市資金外流創半年高位

    受到中國恒大債務危機影響,2021年9月份中國債市出現6個月來最大規模的資金外流,金額為81億美元。但由於各地新興市場大量發行新債,仍推動整體外資流入新興市場規模創6月以來最高。 路透6日報導,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顯示,9月份全球新興市場有價證券共吸引外資帳戶資金298億美元,數據同時顯示自中國債市流出的資金創下2021年3月以來最高。 9月份外資淨流入新興市場債務有價證券的淨額為262億美元,有343億美元流入中國以外的市場,中國債券市場則出現81億美元的資金外流。 另一方面,中國股市9月份迎來14億美元的外資流入,其他新興市場股市則取得流入22億美元。IIF數據顯示,中國股市資金流入創下3月以來最低,也遠低於過去12個月資金流入的平均值70億美元。

  • 《國際經濟》直逼300兆美元 全球債務再創新高

    【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國際金融協會(IIF)公布,第二季全球債務總額直逼300兆美元,再創歷史新高,但隨著經濟強勁復甦,全球債務占GDP比率下滑,為這場大流行病爆發以來首見。  全球債務雖然在第一季略為減少,但第二季再度反彈。截至第二季底,包括政府、家庭、企業和銀行債務在內的總債務規模增加了4.8兆美元,達到296兆美元,較疫前增加36兆美元。  IIF可持續性研究部門主管Emre Tiftik表示,如果借貸維持這樣的速度增加,我們預期全球債務將突破300兆美元。  新興市場的債務增加最為急劇,第二季債務總額較前一季增加3.5兆美元,達到近92兆美元。 不過,IIF報告亦指出全球債務前景出現正面跡象,自新冠疫情危機爆發以來,全球債務占GDP比率在今年第二季首次下滑。全球債務佔GDP比從第一季創下歷史新高的362%回落到約353%。  IIF表示,在其追蹤的61個國家中,有51個國家的債務占GDP比下滑,主要因為經濟活動強勁反彈。但在許多情況下,復甦力道仍不足以將債務占比推回到疫前水準以下。  根據IIF數據,僅有5個國家的不含金融業之總債務占GDP比低於疫前水準,分別為墨西哥、阿根廷、丹麥、愛爾蘭和黎巴嫩。  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的債務升高幅度更大;而在政府借款增加帶動下,不含中國的新興市場總債務在第二季升至36兆美元,創下歷史新高。  繼第一季小幅下滑之後,已開發經濟體債務在第二季再次攀升,尤其是歐元區。  但美國儘管家庭債務增長創下紀錄,但總債務約為4900億美元,創下疫情爆發以來新低。  今年前六個月,全球家庭債務增加1.5兆美元,達到55兆美元。IIF表示,近三分之一國家上半年的家庭債務增加,而家庭債務的增加與世界上幾乎所有主要經濟體房價上漲的情況相符。  此外,今年截至第二季,可持續債券發行總額已經突破8000億美元,預計年全球發行總額將達到1.2兆美元。

  • 新興市場股債資金外流 中國吸金使整體資金流入

    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顯示,8月外國投資者從中國以外的新興市場債市和股市撤出資金,這是2020年3月以來首次出現此類資金外流。 路透引述IIF報告顯示,中國以外新興市場的固定收益市場7月遭遇28億美元的投資組合資金外流,股市資金外流規模為30億美元,投資者對美國聯準會縮減刺激計劃感到擔憂。 不過,中國當局正進行監管打擊之際,中國市場仍吸引101億美元的資金流入,其中近三分之二流入債市,中國吸引資金流入也幫助新興市場債務整體淨資金流入。 IIF經濟學家Jonathan Fortun指出,展望未來,隨著許多發展中國家通膨接近峰值,且許多新興市場的實際利率為正,預計資金流動的前景在不久的將來會不斷改善。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