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Humane

的結果
  • AI Pin失敗啟示錄

     AI發展迅速,可能徹底改變我們與設備和周圍世界的互動方式。大型語言模型的持續推出,推動AI熱潮和投資。最近被吹捧為「AI時代第一款重大消費設備」的Humane AI Pin,成了將複雜的AI產品引入市場的一個警示故事。  AI Pin為一款可穿戴設備,讓使用者擺脫智慧手機的束縛,利用語音命令和投射在手掌上的小型雷射與AI功能互動。該設備由前蘋果員工開發,被定位為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者,一個可以處理從回答問題,到捕捉時刻,再到控制智慧家居設備的「第二大腦」。  可惜大家似乎對AI Pin大失所望,科技記者和網紅抨擊該設備性能遲緩、功能受限。華爾街日報將AI Pin描述為「不酷」,而一位知名網紅甚至稱AI Pin為「我所評測過的最糟糕的產品」。  對AI Pin的主要批評之一就是它對使用者命令的回應速度極為緩慢,這與我們習慣於來自Siri或Alexa閃電般的反應相差甚遠,這種延遲對於一個旨在提供無縫、免手介面的設備尤其致命。  AI Pin的AI能力不穩定,而且往往完全不準確,有時會提供錯誤資訊,或在執行基本任務,例如識別物體或播放特定歌曲會遇到困難。設備傾向於自信地傳遞虛假資訊,像大型語言模型一樣產生似是而非的回應。  AI Pin的困境顯示了設計和工程一款能夠可靠執行各種任務並提供無縫、回應迅速的使用者體驗的AI設備所涉及的複雜性。  導致AI Pin掙扎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它對協力廠商AI模型和技術的依賴,該設備的軟體建立在由OpenAI等公司建立的大型語言模型之上,這些系統本身就存在局限性和偏見。  由於AI Pin無法完全控制這些AI元件的基礎性能,所以糟糕的集成和用戶體驗最終反映在產品的評價。  這引發了一個更廣泛的問題,即當前AI生態系統的潛在陷阱。在科技行業中,「被鎖定在一個關鍵供應商」的風險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挑戰,而像ChatGPT這樣生成式AI工具的興起,只是加劇了這一擔憂。  Humane AI Pin的故事,將為複雜的AI消費品帶入市場的挑戰提供了警示性的案例,儘管AI轉變我們個人和職業生活的潛力依舊巨大,但AI Pin的失敗突出了採取更加謹慎、周到的產品開發,及部署方法的必要性。  隨著AI競賽不斷升溫,企業和消費者都需要在快速發展技術的興奮中保持清醒認知,了解當前的局限性和陷阱,而不是先推出先贏。(作者為台北商業大學前校長)

  • 海納百川》AI Pin失敗啟示錄(張瑞雄)

    AI發展迅速,可能徹底改變我們與設備和周圍世界的互動方式。大型語言模型的持續推出,推動了AI的熱潮和投資。最近被吹捧為「AI時代第一款重大消費設備」的Humane AI Pin的發佈,成了將複雜的AI產品引入市場的一個警示故事。 AI Pin為一款可穿戴設備,讓使用者擺脫智慧手機的束縛,利用語音命令和投射在手掌上的小型雷射與AI功能互動。該設備由前蘋果員工開發,被定位為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者,一個可以處理從回答問題到捕捉時刻再到控制智慧家居設備等廣泛任務的「第二大腦」。 可惜大家似乎對AI Pin大失所望,科技記者和網紅一致抨擊該設備性能遲緩、功能受限,以及AI能力不可靠。華爾街日報將AI Pin描述為「不酷」,而一位知名網紅甚至稱AI Pin為「我所評測過的最糟糕的產品」。 對AI Pin的主要批評之一就是它對使用者命令的回應速度極為緩慢,有時需要長達10秒的時間才能給出一個簡單問題的回答,這與我們習慣於來自Siri或 Alexa這樣的助手的閃電般的反應速度相差甚遠,這種延遲對於一個旨在提供無縫、免手介面的設備來說尤其致命。 AI Pin的AI能力不穩定,而且往往完全不準確,有時會提供錯誤資訊,或在執行基本任務(如識別物體或播放特定歌曲)時遇到困難。設備傾向于自信地傳遞虛假資訊,像大型語言模型一樣產生似是而非的回應。 AI Pin的缺陷突顯了AI消費個人化的持續挑戰,儘管在自然語言處理和電腦視覺等領域快速進步,但將這些進步轉化為連貫、使用者友好的產品仍然是非常困難。AI Pin的困境顯示了設計和工程一款能夠可靠執行各種任務並提供無縫、回應迅速的使用者體驗的AI設備所涉及的複雜性。 導致AI Pin掙扎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它對協力廠商AI模型和技術的依賴,該設備的軟體建立在由OpenAI等公司建立的大型語言模型之上,這些系統本身就存在局限性和偏見。由於AI Pin無法完全控制這些AI元件的基礎性能,所以糟糕的集成和用戶體驗最終反映在產品的評價。 這引發了一個更廣泛的問題,即當前AI生態系統的潛在陷阱。在科技行業中,「被鎖定在一個關鍵供應商」的風險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挑戰,而像ChatGPT這樣生成式AI工具的興起,只是加劇了這一擔憂。 Humane AI Pin的故事為將複雜的AI消費產品帶入市場的挑戰提供了一個警示性的案例,儘管AI轉變我們的個人和職業生活的潛力依舊巨大,但AI Pin的失敗突出了採取更加謹慎、周到的產品開發和部署方法的必要性。隨著AI競賽的不斷升溫,企業和消費者都需要在對這一快速發展技術的興奮中保持清醒的認知,瞭解當前的局限性和陷阱,而不是先推出先贏。(作者為台北商業大學前校長、叡揚資訊顧問)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影》淹死數千貓!越南屠夫金盆洗手 親吐「很抱歉」

    越南北部太原市屠宰場老闆范國營(Pham Quoc Doanh,音譯)近日主動關閉了自己經營的貓屠宰場及貓肉餐廳,他每個月淹死多達300隻貓咪,提供食客貓肉,數年來屠殺過數千隻貓。范國營自白,許多販賣到屠宰場的貓都是別人的寵物,他為此感到「很抱歉」,坦言「都是為了錢」才會踏進香肉產業,他對於終於脫離香肉產業感到開心。 綜合非營利組織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新聞稿、英國「地鐵報」(Metro)、《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報導,在太原市經營屠宰場與香肉餐廳的范國營,日前主動聯繫國際人道協會,希望關閉屠宰場及餐廳,請國際人道協會協助安置屠宰場內待宰的20隻貓咪。 他說已經進入貓肉產業5年,先前以賣其他食物維生,但收入不足以支撐全家人,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改賣貓肉,強調過去從沒想過要賣貓肉。 他描述自己會在桶子裡一隻一隻淹死待宰的貓咪,將貓咪抓進水桶裡時,還會用棍子壓住牠們,每個月約屠殺300隻。他坦言,宰殺過程中看到貓咪受苦的樣子,讓他感到很抱歉,「都是為了錢,因為我必須賺錢養家」。 在別無選擇下,范國營找上國際人道協會,獲得協會撥款,協助他關閉屠宰場、餐廳,改為開設雜貨店。 12月初他將屠宰場最後20隻貓咪打包,由協會協助安置,他表示:「我真的很想離開貓肉產業一段時間了,而且希望盡快轉換到其他產業。當想到這幾年來我屠殺過、供應過的數千隻貓時,令人心煩意亂。」 他說偷貓在越南非常盛行,許多販賣到他的屠宰場的貓咪,就是某些人的寵物貓,「我對此非常抱歉」,他對於能夠離開貓肉產業感到高興。 國際人道協會指出,越南香肉產業中,每年約有100萬隻貓被屠宰,全數都是偷盜來的家貓或街貓,調查顯示,約有87%民眾曾經歷過家貓失蹤或友人的家貓被偷。 報導指出,吃貓肉在越南仍相對普遍,數十年來,貓肉被視為壯陽聖品或幸運符,新冠疫情期間,甚至被視為能促進健康的「超級食物」。不過這類觀念近年來已逐漸下降,根據一份10月份調查,目前只有21%的越南民眾仍食用貓肉,71%支持禁止吃貓肉及貿易。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