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AUKUS

的結果
  • 日本正加入軍備競賽

     AUKUS(澳英美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是由澳英美國於2023年公布的一項重要協議。旨在應對中國大陸於印太地區日益增長的實力,並作為三方合作對抗其崛起,共同研發量子運算、海下技術、極音速、人工智慧(AI)和網路科技等先進領域。  據英國媒體於4月7日報導,AUKUS協議將開始討論引入新成員事宜。華盛頓敦促日本參與其中,將其列入協議以作為「第二支柱」。以下幾點分析:  就其優勢而言:一、增強嚇阻力量,因其擁有先進的自衛隊和軍事技術,若參與將為協議於區域的戰略合作上,帶來更多的選擇性與靈活性。  二、軍事技術合作:日本在科技和工業技術方面的實力不容小覷,可促進成員之間的軍事技術和資訊共享,對提升技術能力能達到實質上的效益,從而使美國豐富對大陸的戰略規劃。  三、地緣戰略的再平衡:日本的參與將為亞太地區提供一個新的機制,以制衡或平衡大陸的影響力,這對於維護地區多邊主義和戰略平衡具有重要意義。  四、穩定台海與東海局勢:按照日本「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的政策立場,將有助於維護台海和東海地區的穩定,這對於防止地區衝突的升級具有重要作用。  就其劣勢而言:一、各國關係緊張:可能會使大陸認為類似於北約的軍事同盟將於亞太地區形成,引起地區內國家擔憂。  二、惡性軍備競賽:可能會加劇印太地區的軍備競賽,不僅對地區和平穩定構成威脅,也將造成軍事開支增加和武器裝備擴散等問題的出現。  三、外交合作壓力:極有可能使大陸施加無形的壓力,並影響其區域內的外交立場與經濟、文化、學術上的交流合作。  四、區域安全困境:日本的參與,可能會引發印太區域安全及局勢更加複雜的安全困境,同時導致亞太地區安全環境的不確定性增加。  根據《日本國憲法》第九條,日本軍事力量僅能用於自我防衛,日本政府在考慮加入AUKUS協議時必須謹慎,以避免違反憲法規定而造成局勢升溫。  總之,日本是否加入AUKUS協議,以及這一決定對亞太地區安全的影響,將是一個需要持續觀察和評估的問題。以上分析基於當前的新聞報導和局勢發展,具體情況還需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 語言文化不同 日本入AUKUS困難大

     澳洲總理艾班尼斯9日表示,「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未計畫增加成員,打破了外界認為日本可能很快就會加入AUKUS的傳聞;澳洲學者撰文分析,AUKUS仍是一個非常新的合作夥伴關係,組織美、英、澳3個同樣說英語且文化上非常接近的國家間已非常困難,要讓文化相當不同、在軍事化上相當保守的日本加入困難更大。  AUKUS「第一支柱」的合作範圍為核動力潛艦的技術轉移、開發及部署;「第二支柱」則涉及極音速武器、反潛作戰、精確導引彈藥及人工智慧的技術轉移及共同開發。  澳洲國立大學(ANU)戰略及防務研究中心(SDSC)國際安全及情報研究教授布拉克斯蘭德(John Blaxland)9日在非營利網站「The Conversation」撰文指出,AUKUS短期內不太可能正式邀請日本成為的「第一支柱」合作夥伴。儘管日本擁有AUKUS非常需要的先進技術能力。  文章指出,AUKUS仍是一個非常新的合作夥伴關係,仍在盡力將澳英美三國的高水平的政治支持轉化為實際利益,這包括確保起草和實施的程序機制,以允許成員間進行技術轉移,要組織這在三個使用相同語言且文化上非常接近的國家已非常困難。作者認為五眼聯盟成員有家庭般的親密合作,其他國際盟友是無法複製五眼聯盟間的聯結。  此外,日本也以相對容易受到網路攻擊和間諜活動而聞名。70多年來,日本一直在安全上依賴美國,因此在保密和網路安全方面採取相對寬鬆的做法,儘管最近已展開立法以解決這些缺陷;在所設想的技術共享被證明有效之前,澳英美都不願意再有新的核心成員加入AUKUS。  文章指出,在AUKUS的計畫周期內,三國將舉行多次選舉。最重要的是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這將鞏固聯盟的方向。

  • 澳英美擬按AUKUS協議 與日進行「第二支柱」合作

    在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美國總統拜登舉辦峰會前夕,澳洲、英國和美國發布聲明指出,三國正考慮按「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AUKUS)安全協議與日本合作,加強防務聯繫。 AUKUS成立於2021年,旨在共同加強軍事實力,以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日益強勢的存在。AUKUS協議由2個「支柱」組成,第一支柱是為澳洲提供維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艦;第二支柱則是推動先進能力技術項目,加快人工智慧(AI)、量子、先進網路能力、高超音速能力、電子戰等關鍵技術的發展,並將其應用於軍事。 據法新社報導,澳洲、英國和美國發布的聲明說,日本的實力及其與3個國家密切的雙邊防務夥伴關係「使得它可能成為參與者」。聲明稱,「自AUKUS成立以來,隨著我們工作的進展,我們各國都明確表示願意讓其他國家參與第二支柱項目。在過去2年半中,我們為快速、大規模地提供先進軍事能力奠定了堅實的三邊基礎。」 聲明指出,在尋求未來合作機會時,三國將考慮技術創新、融資、工業優勢以及充分保護敏感數據和訊息的能力。 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9日在坎培拉對記者說,日本的參與僅針對協議的第二支柱,而不是成為成員國。他說,「日本自然是個候選者。」 與此同時,英國國防部也強調,AUKUS第一支柱將永遠維持澳、英、美三方合作格局。路透引述英國防大臣夏普斯(Grant Shapps)說,「我們一直都說,隨著第二支柱工作進展,我們將讓更多國家參與其中,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將進一步加強夥伴關係。」 這項聲明是在訪問華盛頓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峰會前幾小時發表,2人預計將在峰會上討論日本在AUKUS「先進能力」項目中的角色。 自AUKUS成立以來,日本即被視為在印太區域中,最有可能納入第二支柱的國家之一。然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林芳正8日說,日本尚未就與AUKUS合作作出任何決定。

  • AUKUS擬攜手日本推動高科技研發 也向韓國招手?

    美國、英國和澳洲的防長8日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在「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第二核心高超音速武器、反潛作戰及人工智慧(AI)的共同開發方面,「正在探討與日本的合作」。年內將啟動同日本的談判。這是美英澳首次公布AUKUS的夥伴國。而據韓聯社9日報導,AUKUS在發表聯合聲明釋放擴員訊息之前,已向韓國政府說明有關內容。 AUKUS開展「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兩大軍事合作項目。作為第一支柱的核動力潛艦部署和開發將繼續僅限美英澳,不尋求與他國的技術合作。第二支柱的核心內容則是在AI、量子、網路安全、高超音速飛彈等8個領域共同研發相關技術。 組成AUKUS的澳洲、英國、美國等3國防長8日發布聯合聲明,提到AUKUS已發展出必要的原則與模式,以利第二支柱「個別計畫」納入額外夥伴,相關商議將於今年展開。聲明指出,AUKUS將與潛在夥伴討論互利合作領域;考量日本的能力及其與「所有3個成員國」的既有密切雙邊防衛合作關係,澳、英、美正「考慮」就AUKUS第二支柱與日本展開合作。 韓聯社9日報導說,上述聲明首次提及日本將是該項目的潛在合作對象,並稱2024年將與有力合作對象國開始協商相關事宜。在此情況下,AUKUS向韓方說明有關內容的背景引發關注。 據悉,韓國政府在上述聲明發表之前已與AUKUS(澳英美聯盟)方面就有關事宜進行溝通。韓國外交部一名官員稱,韓方與美英澳三國就AUKUS相關事宜保持溝通,並在經濟安全、高端技術等多個領域開展緊密合作。 分析指出,若韓方決定參與AUKUS的第二支柱項目,恐怕會面臨諸多外交問題。由於AUKUS被認為是帶有牽制中國色彩的軍事同盟,因此就AUKUS相關事宜做決策時,韓方不能不考慮對華關係。 上述官員稱,韓方支持包括AUKUS在內的有關各方努力維護域內和平與繁榮。期待AUKUS第二支柱項目合作朝向促進印太地區安全與經濟合作發展的方向推進。

  • 邀日本加入 AUKUS將宣布啟動「第二支柱」合作談判

    英媒指出,美國、英國和澳洲將開始就「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AUKUS)安全協議引入新成員進行談判,華盛頓敦促日本參與其中,以嚇阻中國。 AUKUS成立於2021年,旨在共同加強軍事實力,以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日益強勢的存在。中國稱AUKUS協議是危險的,可能刺激地區軍備競賽。 據路透援引英國《金融時報》6日報導指出,熟悉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美國、英國和澳洲國防部長將開始就AUKUS安全協議,引入新成員進行談判,華盛頓敦促日本參與其中,以嚇阻中國。AUKUS防長將於8日宣布,啟動與該協議「第二支柱」相關的談判, AUKUS協議由2個「支柱」組成,第一支柱是為澳洲提供維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艦;第二支柱則是推動先進能力技術項目,加快人工智慧(AI)、量子、先進網路能力、高超音速能力、電子戰等關鍵技術的協同發展,並將其應用於軍事。 《金融時報》指出,澳英美不考慮擴大第一支柱。 另外,日本駐澳洲大使館的一名官員本月稍早前告訴法新社,日本正在研究如何就AUKUS的第2個目標,深化與澳英美合作。岸田將於10日在華盛頓會見美國總統拜登。日媒早前引述美國務院副國務卿康貝爾(Kurt Campbell)稱,日本與AUKUS的潛在技術合作將列入議程。

  • 澳英美潛艦計畫 有助台海和平

     美國國務院第二號人物、副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3日表示,「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的潛艦計畫可能有助於嚇阻中國大陸,讓陸方不對台灣採取任何行動。澳媒指出,坎貝爾暗示,萬一台海兩岸爆發戰爭,AUKUS助澳洲打造的潛艦可能派上用場,從遠距離發射常規炸彈。  美國、英國和澳洲三方在2023年公布AUKUS計畫細節,根據相關協議,美國將在2030年代初向澳洲出售3艘維吉尼亞級核動力潛艦,如果需要,澳洲可以選擇額外採購2艘。而此一多階段項目,終將以英澳生產和運營的新級別潛艦SSN-AUKUS呈現。這些潛艦將能執行匿蹤、長距離任務,但配備常規武器系統。  先前美英澳一直不願公開將AUKUS與台海局勢連結起來,澳洲還稱並未承諾在任何台海軍事衝突時支持美國。坎貝爾則罕見地把台灣與AUKUS夥伴關係連結起來。他在華府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出席對話時表示,像AUKUS這種聯合努力對印太地區的安全愈來愈重要,而核潛艦將在台海提供強大的嚇阻力。  據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坎貝爾認為,AUKUS有潛力涵蓋來自多個國家的潛艦,密切協調運作,可以從遠距離發射常規炸彈(ordinance),而這「在各種狀況(scenarios)下都具有巨大影響力,包含在兩岸的情勢。」他補充說:「與其他國家密切合作,不僅在外交方面,還包括防衛領域,會具有更廣泛強化和平穩定的結果。」  坎貝爾還提到,他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推動「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政策,曾給外界美國將注意力從歐洲移開的印象,如今則他大力推動印太區域以外的國家參與印太事務。他舉例說,美國與英國多次就台海議題深入討論和推演,英方大力參與美方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的努力,這項努力既堅實且持續發展中。  另外,美國國務院發布簡短新聞稿指出,坎貝爾3日與歐盟對外事務部祕書長沙尼諾(Stefano Sannino)討論大陸帶來的挑戰,包括北京對俄羅斯國防業的協助。兩人也同意美歐電動車科技的轉型,需多元化供應鏈的支持,還同意需維護台海和平穩定。這是坎貝爾一天之內二度談到台海。

  • 美副國務卿坎貝爾:4月美日峰會將磋商日與AUKUS合作

    美國常務副國務卿坎貝爾21日在東京都內的美國大使官邸接受記者採訪,透露4月的美日首腦會談預計將磋商日本與「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AUKUS)在機器人等尖端技術領域的合作。據共同社報導,坎貝爾期待稱:「在安全保障和技術方面有日本能發揮較大能力的領域。」 AUKUS成立的目的有兩個主要支柱(pillars),其一在於幫助澳洲取得常規武裝的核動力潛艦,其二是著重於發展先進的作戰能力,包含人工智慧(AI)、網路安全、水下無人機、電子戰、高超音速武器等。 坎貝爾表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作為國賓訪美並於4月10日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會談時,「將商討第二支柱」。作為具體領域,除了機器人技術外,坎貝爾還提到了網路和反潛戰相關合作。 坎貝爾說,日本「非常明確」的說,沒有興趣參加AUKUS的核潛艦項目。 岸田訪美之際,還將首次舉行美日與菲律賓的三國首腦會談。考慮到中國在南海加強活動,坎貝爾強調「三國會談將變得非常重要」。他介紹稱,會談將討論軍事演習和訓練、基礎設施、科學技術等領域的具體合作措施。坎貝爾還透露,屆時將商討實現對話的定期舉行。

  • 紐澳2+2會談開始 吐瓦魯喊挺台

     紐澳於1月31日就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的合作展開談判,紐西蘭外交部長皮特斯(Winston Peters)表示,「美國必須在太平洋地區採取更多行動,以抗衡該地區其他政治影響力。」另外,角逐新任吐瓦魯總理的前總理索本嘉(Enele Sopoaga)及現任總理拿塔諾,接受媒體訪問時均強調力挺與台灣之間的邦誼。  皮特斯在接受訪問時說,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一直忽視該地區,造成了其他國家填補其中的真空。報導指出,雖然皮特斯沒有提到中國,但近年來,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在太平洋區域的安全、國防、援助和基礎設施等問題上的競爭有所加劇。  太平洋地緣政治成為焦點,太平洋島國諾魯與我於1月15日斷交後,另一個邦交國吐瓦魯也傳出邦誼不穩,將角逐新總理的吐瓦魯財政部長塞夫.潘恩紐(Seve Paeniu)宣稱,吐瓦魯將在大選後重新檢視與台灣關係。但另一位有意角逐新任吐瓦魯總理的索本嘉在接受中央社訪問時強調,若擔任新總理,吐瓦魯與台灣的關係在他的領導下不會成為問題。  另外,據《美國之音》報導,針對印太局勢,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拉特納(Ely Ratner)30日與澳洲國防部第一助理部長菲利普(Bernard Philip)於五角大廈進行會面,雙方討論了美國和澳洲之間不斷增強的國防和安全合作。包括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行動安全的重要,並重申了台灣海峽和整個印度—太平洋地區維持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  根據美國五角大廈的新聞稿,兩位官員強調,他們持續加強美國和澳洲之間的「牢不可破的聯盟」,致力於進一步深化美澳聯盟在幾個關鍵優先領域的防務合作,包括透過澳洲企業進行的國防工業基礎合作。

  • 紐西蘭總理盧克森:將研究加入AUKUS好處

    上月底宣誓就任的紐西蘭總理盧克森(Christopher Luxon)20日說,面對「更具挑戰性」的世界秩序,他將研究加入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AUKUS)的好處。 據《路透》報導,紐西蘭和美國互稱親密戰略伙伴,但兩國的聯盟關係因1980年代紐西蘭禁止美國的核動力或武裝軍艦訪問而中斷。 澳洲、英國、美國於2021年9月15日宣布成立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美國早前曾提及,歡迎紐西蘭加入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稱向紐西蘭敞開大門。 正在澳洲進行首次訪問的盧克森(Christopher Luxon)說,這項協議著重於共享軍事技術。他也說,美英澳合作開發武器和採購項目,將有助於確保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據美國「防務一號」網站報導,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協議由兩個「支柱」組成,第1支柱是為澳洲提供維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艦,第2支柱是推動先進能力技術項目,加快人工智慧(AI)、量子、先進網路能力、高超音速能力以及電子戰等關鍵技術的協同發展,並應用於軍事。 盧克森在與澳洲總理艾班尼斯一起出席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感興趣的是第二支柱,希望探討紐西蘭參與新技術項目的機會。」不過,盧克森重申紐西蘭的無核立場,他說這沒有協商餘地。

  • 推AUKUS核潛艦計畫 澳洲:因應而非加劇軍備競賽

    澳洲國防工業部長康洛伊(Pat Conroy)今天表示,印度太平洋地區陷入大規模的軍備競賽,澳洲計劃採購核動力潛艦是在因應而非加劇這場軍備競賽。 路透社報導,澳洲與英國和美國達成的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計畫將耗資2450億美元,目標是在2040年前建造新等級的核動力與傳統武裝潛艦,中國批評這項計畫可能掀起軍備競賽。 康洛伊在坎培拉回應國內政壇對AUKUS計畫成本高昂與野心龐大的批評時說,AUKUS對澳洲國防而言至關重要。 他在全國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發表演說時,將澳洲面臨的情況比擬為二次大戰前的局勢。他說:「這場軍備競賽為自1945年來規模最大,這也是為何我駁斥…澳洲某種程度上在加劇軍備競賽的說法。我們是在因應這場軍備競賽。」 他說:「衝突遠非不可避免。」他又說,澳洲承受不起在國防方面投資不足的後果,「我們必須能在衝突開始前嚇阻,而且當然要在波及我國之前嚇阻」。 澳洲國防軍的改革措施將保護澳洲北部通道與海上貿易路線列為首要之務,澳洲今年也加強了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軍事演習,包括本月25日在南海與菲律賓首次聯合巡邏。 康洛伊說,澳洲的核動力潛艦艦隊在承平時期將用於蒐集情報,在戰爭時期將用來打擊敵方目標。 康洛伊回應記者提問時說:「我們在卡拉薩(Karratha)周圍或達爾文(Darwin)外海設哨警戒不只是在保衛澳洲,我們還需要有能力阻止敵人靠近,並盡可能在遠離澳洲的地方威脅潛在對手的資產。」 他說,澳洲的專屬經濟區為世界第3大,柯林斯級(Collins-class)柴電潛艦艦隊要航行數千公里才能抵達巡邏地區,航行時使用的燃料比巡邏時還多。 他說,柴電潛艦在海上執勤時有一半時間是在航行,然而,核動力潛艦在相同任務的航行時間僅占15%到20%。(譯者:張曉雯/核稿:盧映孜)1121128

  • 澳洲政府示警中國駭客威脅 AUKUS機密成目標

    澳洲通訊局公布網路威脅報告指出,由中國政府資助的駭客組織,恐入侵各地政府及關鍵基礎設施,並警告「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協議機密,可能會成為駭客目標。 澳洲通訊局(Australian Signals Directorate,ASD)為澳洲主要情報機構,其功能是攔截來自國外的電子訊號,昨天通訊局發布2022-2023網路威脅報告。 報告顯示,澳洲遭受網路攻擊次數與規模都在增加,在2022-23財政年度間,澳洲各地個人與企業向執法部門提交近94000份網路犯罪報告,每6分鐘就有一起,較上一財政年度增加23%,平均攻擊成本則增加14%。 報告指出,澳洲關鍵基礎設施經常遭受針對性的惡意網路攻擊,在2022-23財政年度間,就有143起關鍵基礎設施遭攻擊事件,較2021-22財政年度所記錄的95起有所增加。這些事件大多是低階的惡意攻擊。 報告強調,網路行動日益成為國家行為者進行間諜活動或外國干預的首選,這兩者也已經取代恐怖主義,成為澳洲主要安全問題,且AUKUS協議內的相關技術機密,很可能成為駭客竊取和搗亂的目標。 AUKUS協議誕生於2021年,被視為數十年來最重要的安全措施之一,旨在應對中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擴張。而協議的核心內容,是首次為澳洲海軍配備核動力潛艦。 報告指出,在某些情況下,國家行為者可能會開發客製化技術來執行攻擊行動。今年5月,澳洲通訊局與國際夥伴發布俄羅斯開發的惡意軟體Snake網路攻擊報告。 內容敘述受中國支持的駭客組織「伏特颱風」(Volt Typhoon)一系列的攻擊活動,不僅影響美國關鍵設施部門網路,這樣的間諜行為也可能會對澳洲產生威脅。 影響澳洲關鍵基礎設施的網路安全事件有3個類型,包括帳戶或憑證洩露,資產、網路或基礎設施受損,以及阻斷服務攻擊,這些事件約占57%,其餘則是資料外洩與惡意軟體攻擊。 在澳洲通訊局發布網路安全報告前,五眼聯盟(Five Eyes)國家情報首長曾於10月中旬共同發布一份罕見聯合聲明,指責中國竊取智慧財產權,並利用人工智慧(AI)對各國進行網攻和間諜活動。

  • 澳洲擬修法強化AUKUS合作 增洩露技術罰則

    澳洲擬修正「國防貿易管制法」,強化與AUKUS夥伴美國、英國之間的國防技術合作,並立法若與外國人分享「國防戰略物資清單」中敏感技術,將視為犯罪行為,最高處10年監禁。 澳洲政府發布「2023國防貿易管制法案修正案」(Defence Trade Controls Amendment Bill 2023)之徵求意見稿。澳洲媒體描述這是建立軍事版的澳、英、美自貿區。 澳洲政府表示,2023年國防戰略檢討(2023 Defence Strategic Review)明確指出,澳洲面臨日益惡化的戰略環境,政府致力於確保澳洲國防出口管制框架能跟上澳洲安全環境的新挑戰。 澳洲政府表示,這項修正草案將創造免受澳洲出口管制許可約束的環境,支持澳洲與英國、美國的工業、高等教育與研究部門,減少技術移轉壁壘與貿易成本。這些改革旨在促進「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的合作創新,建立無阻礙工業基礎的關鍵一步。 此外,澳洲政府也在修正草案的備忘錄指出,這項修法將為澳洲及合作夥伴提供發展優勢,如果不大幅改變AUKUS合作夥伴在國防工業與技術上的合作模式,就不太可能充分發揮AUKUS的潛力。 同時,修正草案還將加強澳洲的國防出口管制框架,若向外國人提供「國防與戰略物資清單」(DSGL)中的技術、貨品或是服務等,將被視為刑事犯罪,最高處10年監禁。 雪梨晨驅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報導指出,曾任澳洲總理、現為澳洲駐美大使陸克文(Kevin Rudd)說,隨著美中爭奪全球主導地位,西方與中國研究人員間的正常科學合作將變得越來越困難。(編輯:張芷瑄)1121114

  • 美軍核潛艦交付延宕 恐排擠AUKUS造艦時程

    美國海軍新攻擊潛艦芮科佛號(USS Hyman G. Rickover)入列,但交艦比原定時間晚9個月,凸顯美國造艦量能恐無法如期撐起AUKUS協議提供澳洲核潛艦的計畫。 根據美國海軍大西洋艦隊潛艦部隊指揮部(Commander, Submarine Force Atlantic)資料,芮科佛是美軍現役維吉尼亞級(Virginia-class)核動力攻擊潛艦。作為海狼級(Seawolf-class)的低廉替代選項,維吉尼亞級正接替除役的洛杉磯級(Los Angeles-class)核潛艦,洛杉磯級已除役29艘。 美國媒體指出,計畫項目檔案原排定的芮科佛號交艦時間是今年2月,但卻遲至10月8日才交付。另一艘維吉尼亞級核艦潛紐澤西號(USS New Jersey)原訂上月交艦,但美國海軍現在說要到年底。 根據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協議,美國將於2030年代初期開始交付售予澳洲多達5艘維吉尼亞級潛艦的首艘,填補澳洲在美、英協助下的國造潛艦成軍前戰力縫隙。 美國海軍海上系統指揮部(NAVSEA)在說明兩艦的聲明中稱「材料因素與測試延宕影響兩艦交付時程」,並說「這是因海軍對潛艦品質把關、講求需能執行高度戰備狀態才願交艦所致」還說芮科佛號與之前入役的10艘維吉尼亞級潛艦一樣出色。 但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海軍高級研究員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新曝光的芮科佛號與紐澤西號延遲交艦一事,仍反映承包造艦的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杭廷頓英格爾斯工業(HII)在應付海軍要求潛艦「更大、更複雜」時遭遇的挑戰,因後續艦要加裝許多更先進的聲納等各項系統。 美國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下的海權小組委員會今天舉行聽證,檢視海軍能否負荷同時開建維吉尼亞級和更高端哥倫比亞級(Columbia-class)潛艦。 拜登政府在1060億美元援助烏克蘭、以色列的包裹法案裡編列34億美元供強化美國軍工業基礎。美國海軍稱這筆錢對「改進造艦與後勤妥善率、支應AUKUS承諾至關重要」。 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USNI News)指出,今年稍早維吉尼亞級潛艦製造商通用動力、杭廷頓英格爾斯工業累積的落後時程已達400個月。造船廠每年只能交付1.2艘,要到2028年底維吉尼亞級的產能才達一年2艘。

  • 共同應對中國威脅 美英國防領袖討論AUKUS合作

    美國防部長奧斯汀18日在五角大樓與正在美國訪問的英國防大臣夏普斯(Grant Shapps)舉行會晤,雙方討論了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對以色列的攻擊、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持續入侵,以及英美兩國對中國的警戒。 美中在太平洋地區的激烈競爭加劇了緊張局勢。2021年9月,美英澳3國宣布成立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AUKUS聲明指出,將共同捍衛印太地區的共同利益,美英也承諾協助澳洲建造核動力潛艦艦隊。同時,澳洲和英國也持續敦促美國政府放寬對科技和資訊共享的限制,並認為這些限制會削弱AUKUS。 據《美國之音》報導,奧斯汀在18日的談話中,提到AUKUS及其應對中國的共同目標。奧斯汀說,「AUKUS繼續展示我們合作夥伴關係的力量,這是實現我們共同安全目標的世代機會。」他說,「我期待討論我們的密切合作,包括我們如何共同應對中國的破壞穩定行為。」 夏普斯則在談話中表示,有鑑於中東地區和烏克蘭所爆發的衝突,「自由不是免費的」(Freedom isn't free)不僅只是一句口號,他認為自由民主國家必須為自由受到威脅的事情挺身而出。他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警惕伊朗、中國和其他不信仰我們所渴望的民主世界的國家,因為他們抵制且不相信我們所有人都希望生活在民主世界。」

  • 紐西蘭行動黨魁:不因害怕中國放棄AUKUS

    紐西蘭將在14日舉辦國會大選。民調領先的國家黨領袖盧克森已表態若組成政府將「探索」加入AUKUS。可望與國家黨組聯合政府的紐西蘭行動黨領袖西蒙昨天也表示,不能因害怕中國放棄與AUKUS的未來。 「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是由澳洲、英國和美國於2021年9月15日聯合宣布成立的軍事外交安全合作夥伴關係。外界多認為AUKUS是為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擴張。中國則多次抨擊AUKUS,批評此舉是「典型的冷戰思維」,將引發地區軍備競賽、損害區域和平穩定。 目前紐西蘭未參與AUKUS。下任總理熱門人選、國家黨(National Party)領袖盧克森(Christopher Luxon)在9月辯論會中表態,若成功入主政府,他將「看看紐西蘭如何參與AUKUS」、並將「探索」加入AUKUS協議。 盧克森並承諾將紐西蘭國防預算增加一倍,從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增加到2%,等於趕上澳洲國防預算現況。 此外,未來可望與國家黨建立聯合政府的紐西蘭行動黨(ACT New Zealand)領袖西蒙( David Seymour)昨天接受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訪問表示,紐西蘭不能因害怕中國而放棄與AUKUS的未來。 西蒙表示,紐西蘭應該致力於按比例參與澳新團國防軍(Anzac defence force),不能指望澳洲或美國無條件提供援助。 西蒙表示,若紐西蘭以任何形式加入三邊協議,北京勢必會抵制,但「你需要真正的勇氣去說出你要做的事」、「如果因為害怕可能發生的事而不去做,那你就因為恐懼而放棄了」。 西蒙更直言,紐西蘭2008年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時犯下重大戰略錯誤,「我們把自己的命運與中國連在一起,假設中國正在變得更加民主」。 根據紐西蘭電視台(TVNZ)近幾次民調顯示,國家黨支持度持續領先執政黨工黨(Labour Party)。但從預估席次來看,國家黨需要與行動黨及紐西蘭第一黨(New Zealand First)合作,才能過組成半席次並建立聯合政府。 紐澳媒體預估,行動黨可望於14日大選後與國家黨聯合組成政府,西蒙可能成為下一任紐西蘭財政部長。紐西蘭國會今年3月29日首度成立「國會跨黨派台灣友誼小組」,西蒙也是成員之一。 紐西蘭行動黨副黨魁范維爾登(Brooke van Velden)及國防事務發言人麥陶華(James McDowall)曾於5月29日訪問台灣4天,強調行動黨「不畏中國施壓、力挺台灣立場」。(編輯:馮昭)1121006

上市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上櫃Top5

上漲
下跌
漲停
跌停

主要市場指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