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媒體上鬧得轟轟烈烈、由立法院所通過的國會改革相關法案,雖經執政當局退回立法院覆議,但覆議不通過,故執政當局乃聲請憲法法庭審理,但這勢必將產生司法權與立法權之分際的問題。

國會改革修法生效後,總統、行政院、監察院及民進黨立法院黨團聲請釋憲及暫時處分,憲法法庭於10日進行準備程序。我國憲法第44條雖有規定,「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者外,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但此規定並無法解決眼前所產生的問題。

於此,不妨先來觀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久的1947年,日本所制定的「有關在參眾兩議院之證人之具結及證言之法律」第6條第1項規定,「依本法具結之證人如作虛偽之陳述時,處3月以上10年以下徒刑」;第7條第1項又規定,「證人無正當理由而不到院,或於現在坐位上拒絕被要求須證言之事項,或不提出被要求須提出之文書,或證人拒絕具結或證言時,處1年以下監禁,此亦即為比徒刑較輕微的「不服勞務之自由刑」,或是10萬日元以下罰金。

該法第8條第1項規定,「各議院或委員會或參眾兩議院之合同審查會如認為證人有觸犯前二條所規定之罪時,應提出告發」;第9條並規定,「對證人或其親屬,無正當理由,就該證人之到院或證言或提出文書之事,強求見面,或恐嚇者,處1年以下徒刑或10萬日元以下罰金」。

上揭法律規定,日本於1947年施行至今,已有77年之久,但在日本從未聽聞有人主張這些規定有違憲之嫌。最近我國所通過的國會改革法案,其中有關國會侮辱罪的法律條文,若無超越上述日本的法律,則顯然無違憲可言;反之,如有超越,我國憲法法庭是否應審理此案件?就此,筆者大膽提出對此事的看法,以供我國大法官諸公參考。

首先,日本最高法院向來以司法不干預政治問題為理由,拒絕審理政黨之間政治問題的糾紛,用以保持清高地位,以免傷及國民對其所作判決之信賴。日本最高法院的這種作風,是否可作為我國憲法法庭之參考?

其次,大法官諸公如不贊同此看法,則謹請大法官諸公想想,現在之大法官均由民進黨籍的總統所提名,並經由當時立法院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占絕對多數的立法院所同意,而被任命之,故現在的憲法法庭如作出有利於民進黨的判決,則不論以任何理由,均難免使憲法法庭的公正性、公平性立即破產。

故筆者認為關於政黨間政治問題的爭執,仍學習日本最高法院的作法,拒絕審理,比較聰明。蓋政黨間之政治問題與爭執,本來則應於立法院解決也。(作者為國立中興大學前校長)

#大法官 #立法院 #憲法法庭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