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改革法案,行政院覆議失敗後,4個憲政聲請機關聲請釋憲及暫時處分,憲法法庭全部受理且馬上開庭審理,連立委翁曉玲都質疑不合常理,但從昨天開庭過程,尤伯祥大法官等人的提問,可以看出其心證明顯,只有綠色價值,大法官恐淪為特定政黨的守護者。

15位大法官中,包括司法院長的許宗力等7位大法官,今年10月底任期屆滿,離開憲法審判工作,先前憲法法庭對外公告,原訂辯論的禁止選前公布民調案、受刑人勞作金案,因待審案件甚多,討論費時,恐無法在7位大法官任期屆滿前審結,所以先將2案的言詞辯論庭延期,但卻將國會改革法案的釋憲案「超前」插隊排入審理。

立委翁曉玲也因此特別對反對國會調查權的許宗力、許志雄大法官聲請迴避,但憲法法庭不到24小時就駁回。黃國昌更批評,憲法法庭開庭前一天下午,才允許閱卷,連總統及監察院、行政院被憲法法庭受理的理由,他在卷證資料中都找不到。

前監委仉桂美也質疑,當年監察院提出的年改釋憲案,「許宗力大法官們」認為,不是監察院因行使職權有違憲爭議,因此不受理聲請案,但如今憲法法庭要要受理監院的國會改革法案釋憲聲請,大法官們要推翻之前的見解,要有理由。

國會改革是人民透過選舉,選出的民代制訂法律後,希望透過國會的監督,讓以前很多資料因行政機關以機密為由,遮掩無法看到的資料,受到外界檢視,這是人民的知的權利,為何大法官們急著用暫時處分,「凍結」實施直接民意所產生的法規範?

尤伯祥在憲法法庭上的提問,憂心賴清德總統拒到立院國情報告是否會遭杯葛,蔡宗珍官問立院,一旦裁准暫時處分有什麼不利益?多位大法官在法庭上的激情言論,急於政治表態,不只讓其心證顯現,更讓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度,跌落萬丈深淵。

#大法官 #監察院 #憲法法庭 #國會改革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