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第175期(台灣金融研訓院)
《台灣銀行家》第175期(台灣金融研訓院)

由於美國總統的重大政策,對全球的政經秩序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因此現在大家都密切注意11月5日美國總統大選的發展。研究2位總統候選人的重大政策與影響,則是超前部署的第一步,特別是對外貿易政策,提早思考可能到來新政策的因應對策。

川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間開始大幅調高中國貨品的進口關稅,整體平均稅率從4%調高到19.3%,所涵蓋的貨品也高達66.4%。拜登(Joe Biden)上台後不但維持川普時代的做法,今年5月還宣布再調高一系列中國進口產品關稅,包括電動車關稅將增至100%,半導體與太陽能產品由25%增至50%,反制中國產品以低價進行傾銷。而川普則表示,他當選總統後,將對中國貨品的關稅提升到60%,對所有進口車將課徵100%的關稅。也就是說,巨幅調高對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可說是當前美國朝野兩黨難得的共識。因為傳統上汽車工人比較傾向民主黨,拜登若讓中國電動車搶了這些支持者的飯碗,後果堪慮。同樣地,密西根與俄亥俄州是重要的搖擺州,也是汽車工廠聚集地,川普若能搶下這些州,將有如吃了大補丸。

特別是對於中國以對外傾銷的方式來解決其產能過剩問題,各國都認為是開錯處方下錯藥,不但無助於其製造業獲利率逐漸下滑的趨勢,還將以鄰為壑。各國認為中國應該以刺激其內需才對,否則通縮的惡果將更為嚴峻。然而雙方的歧見似乎越來越大,接下來可預期中國也一定會有報復手段,下一輪關稅大戰很難避免。

今年2月,美國商務部將8家中國公司加入實體清單,使得拜登任內被納入出口黑名單的中國企業正式超過前總統川普時期的306家。也就是說,拜登除了持續川普時期的關稅手段,對中國的科技禁運也是不遑多讓,防止中國獲得尖端晶片等能用於人工智慧領域的創新技術。今年4月,美國商務部將管制名單再加入6家中企,其中4家的理由是採購美國商品以支持共軍現代化,另2家則因協助俄國軍購及協助伊朗採購無人機零件。也就是說,美國兩黨對於中國使用美國技術來提升其軍事實力的疑慮越來越高,對中國科技脫鉤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全文請見第175期《台灣銀行家》(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金融研究所資深研究員)

#拜登 #川普 #中國 #重大政策 #進口關稅調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