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銀行家》第175期(台灣金融研訓院)
《台灣銀行家》第175期(台灣金融研訓院)

早在新一波通膨時代開始之前,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就曾在2018年批評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過早升息。川普當時的批評頗有道理,在他說出「聯準會已經瘋了」之後,許多人紛紛開始擔心聯準會失去獨立性。不久之後,市場在該年年底迫使聯準會停止升息。到了隔年年中,COVID-19疫情爆發之前,聯準會被迫開始降息,川普的發言彷彿洞燭先機。

川普在任內一直喜歡低利率。2008年金融危機的教訓,讓市場了解國會與聯準會往往無法及時反應大型危機。因此疫情一開始爆發,股市就隨即崩盤。川普在疫情中為了拯救經濟,領先全球推出直接支付的現金刺激方案。雖然每一位總統可能都會推出相同政策,而且川普並沒有因此連任,但這段經歷依然可能讓川普更加相信寬鬆貨幣政策的威力。

無論明年1月的贏家將會是川普或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金融市場和國際貨幣機構都在等待新任總統宣誓就職之後的變化。如果川普勝選,未知因素顯然會變多,但根據川普本人以及親信的言論仍可得知,他將繼續奉行有利於通膨的政策。當然,我們還是得記住,即使之前川普已經入主白宮4年,仍然很難預測他勝選之後,會不會再次爭取連任。

之前與聯準會交手的經驗,川普顯然記憶猶新。在今年的通膨率好幾個月連續提高,相關單位尚未討論是否要多次降息之前,川普就說鮑爾是「政治性」主席,並表示他勝選之後將找其他人來代替。雖然鮑爾最初就是川普任命的,但鮑爾並非經濟學家,以聯準會主席而言相當罕見。

另一方面,鮑爾似乎已經成為拜登連任的最大障礙。經濟和移民是本次選舉的兩大議題。今年2月,柯林頓和歐巴馬總統的經濟顧問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等4位經濟學家發表一篇廣為流傳的論文,該論文指出,央行為了壓抑通膨的升息,跟通膨的上漲一樣也降低了消費者的信心,影響拜登的支持率。

這種新的貨幣政策制度,提高了房屋和汽車等耐久財的貸款成本。一方面,由於經濟過熱,消費者手頭現金增加,房屋的供給無法及時因應,提高了房屋售價;另一方面,抵押貸款利率從原本的零點左右快速飆升,大幅提高購屋成本。這兩者都使房市受到大幅打擊。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新的價格制度明顯偏好某些群體,那些擁有房產,按照既定利率支付貸款或已付清貸款的人,淨資產大幅增值。全文請見第175期《台灣銀行家》(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聘研究員,廖珮杏譯)

#拜登 #川普 #通膨 #貸款 #鮑爾 #聯準會 #利率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