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圓走勢與美元匯率息息相關,而美元的強弱又受到許多因素影響,短、中期趨勢兩樣情,外銀指出,短期內聯準會維持偏高利率,美元將保持強勢甚至上漲,中期來看,一是聯準會降息預期,二是隨著美國大選將近,聯邦政府不斷增加的債務可能成為選舉的關鍵議題,進而壓抑美元的表現,亞洲貨幣在經歷了2024年上半年的弱勢後可望逐漸回穩。

法國巴黎銀行財富管理香港首席投資策略師譚慧敏表示,由於部分國家已經開始降息,美國仍維持現在偏高的利率,美國相對其他已開發國家的利率差距拉開,短期內利差大,使得美元保持強勢,但隨著美國經濟放緩,將逐漸趨向2%目標,美元中期的表現將會減弱,屆時非美貨幣就會開始回穩。

渣打銀行認為,在基本情境下,美國經濟將實現軟著陸,聯準會今年可能只降息一次。預期美元指數(DXY)在1~3個月內小幅上漲至106,因聯準會維持利率的時間比其他主要央行更長。然而,一旦聯準會在下半年開始降息,美元指數可能疲軟至105。整體而言,美元3個月的前景仍有機會上漲,但12個月的前景則將在區間內波動並看跌。

星展集團指出,市場預期美國經濟呈現軟著陸,聯準會降息預期使美元指數(DXY)在2024年下半年可能貶值至100至107區間的下緣。今年第1季美國實質GDP季增年率降至1.3%,為2022年第2季以來首次低於2%。美國家庭已經耗盡因肺炎疫情而產生的超額儲蓄,低收入消費者對支出變得更加謹慎。美國經濟諮商會報告也指出,70%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未來12個月可能陷入衰退。在經歷艱難的第1季後,通膨可望再次放緩,促使聯準會在下半年降息50個基點。

美元的中期走勢除了受到降息因素影響之外,星展集團指出,美國聯邦政府債務不斷增加,根據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對美國聯邦債務占GDP比率的預測顯示,2024年債務占比為99%、2034年為116%,到了2054年將達到166%,可能成為11月5日美國總統大選的關鍵議題,並進一步成為壓抑美元的原因之一。亞洲貨幣在這一背景下,有望在下半年逐漸回穩。

#聯準會 #債務 #降息 #美元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