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積極在中東展開新戰略布局,聯合國安理會10日通過美國提案,呼籲以哈立即停火並釋放以國人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日前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會面,就兩國簽署共同防禦條約一事達成共識。5月30日習近平參加中阿國家合作論壇第十屆部長級會議並發表演講,宣示以「兩國方案」解決以巴衝突,支持緩解迦薩地區人道危機、巴勒斯坦建國並加入聯合國戰後重建,中美中東戰略競爭各顯神通。

美沙結盟穩定中東

22個阿拉伯國家和阿盟已全部和中國大陸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會中發表的《北京宣言》,重申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與阿拉伯國家發展戰略對接。大陸「一帶一路」倡議協助中東國家推動多項大型建設計畫,從基礎設施建設到生產裝備升級,再到改善物流運輸,全面提升當地的建設,以應付全球能源轉型後的永續發展。

2023年沙烏地王儲沙爾曼與美國總統拜登以及印度總理莫迪,利用在印度馬德里舉行的G20峰會之便,簽署了「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IMEC)計畫,企圖與中方的「一帶一路」相抗衡,該計畫不僅規模遠不及一帶一路,現在更因迦薩戰爭而陷入停滯,中國在中東經貿合作上的影響力,美國望塵莫及。

以色列在迦薩地區的軍事行動,帶來嚴重的人道危機;無差別的攻擊造成大量平民死傷,甚至殃及聯合國組織與國際人道組織人員,因而引起國際公憤。美國卻視若無睹,繼續提供以色列軍火與資源,不但讓美國在全世界失去道德高度,更讓阿拉伯國家紛紛轉向,尋求中國在外交上的支持。

之前,俄烏戰爭引發美國與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金融制裁與資產凍結,也引起一些富裕阿拉伯國家的戒心,擔心一旦與美國交惡會遭受如同俄國的命運,決定分散資產風險,增加資產的多元化。習近平在論壇的講話也提到要加強中阿金融合作,歡迎阿拉伯國家在大陸發行「熊貓債」,並加入人民幣跨境支付清算系統。

習近平在演說中關注了中東的和平議題,相較於一些傳統大國,中國在中東的影響力起步較晚,相對利益糾葛與歷史包袱也較少,使中國在衝突各方中取得更大的信賴,讓中國更容易扮演調解者的角色。2023年北京促成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復交,歷史性的突破使中國在伊斯蘭世界贏得了極高的威望。今年4月中國還邀請巴勒斯坦的法塔和哈瑪斯到北京協商,為巴勒斯坦的建國與重建鋪路,更是展現北京的企圖心。

中國一帶一路攻勢

川普時代提議的《亞伯拉罕協議》,旨在促進以色列和沙烏地和解,因迦薩戰爭影響而停止推動。沙烏地表示,在巴勒斯坦問題未解決前,不會與以色列談判,但與伊朗的關係卻持續進展。消息指出,沙國王儲沙爾曼已同意訪問伊朗,沙烏地王室二十多年來首度訪問德黑蘭,標誌沙國在美國武力保障與中國調解下,可望與伊朗走向和解。

美國在經貿與外交影響力雖消退,但駐軍密度與數量之高為其他地區所無,許多國家依賴美國保護,特別是以色列和沙烏地,美國在中東的軍事存在非中國所能及。美國一度想抽離中東,將重心轉往歐洲和亞洲,特別是亞太地區,但迦薩戰爭發生後,中東地區不穩,美國短期內不會脫身中東。

美國失去中東是從反恐戰爭開始,一些阿拉伯國家願意支持美國的反恐戰爭,但對其文明衝突論則非常反感,對其推動政體改造更是戒慎恐懼。反恐戰爭的拖沓與失利,特別是拜登在阿富汗的倉皇撤軍讓美國失去威望。

就如同美國學者所指出,美國不再是阿拉伯國家合作的首選,中國的重要性日益提高,而中國的能源需求與「一帶一路」倡議也需要阿拉伯國家,雙方都視彼此為發展機遇,因而有了更深厚的合作關係。但美國在中東也有重大利益,不會善罷甘休,中東是中美競逐影響力的另一個重要戰場。

#中國 #美國 #阿拉伯國家 #迦薩 #一帶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