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和中天電視的訴訟已經17連敗,如此一敗塗地的戰績,證明NCC偏頗打壓媒體的行徑完全違法,而NCC竟仍不知悔改,大幅增列訴訟預算,拿納稅人的錢為錯誤的政策埋單。無論是NCC還是民進黨府院高層,都依舊不肯鬆開自己箝制媒體的那隻黑手,有鑑於NCC已成民主毒瘤,藍白應盡速在國會中通過修法,砍掉NCC對媒體的生殺大權。

陳耀祥無恥當打手

當初NCC裁定不予中天換照的依據,是諸多「所謂的」新聞處理不當事件,結果這些事件一一被司法還了公道,證明NCC關中天的決定根本在法理上站不住腳,但NCC仍死不認錯。日前國民黨立委徐巧芯質詢指出,2018年NCC編列的訴訟及法律諮詢預算僅150萬元,陳耀祥擔任主委後這項預算逐年飆升,2023年已高達1310萬元,每打一次官司,都在花更多納稅人的錢。

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在三立新聞台表示,可以用手機訊號分析立法院外群眾的資訊,引發監控、個資及政治偵防等質疑,王義川後來還辯稱「用膝蓋想都知道」,三立也陷入是否違反事實查證之爭議,但NCC只是要三立意見陳述,哪有當初對中天喊殺喊打的狠勁,對個資外洩及政治偵防的疑慮更是毫無釐清之效。如今的NCC,保護不了民眾免於詐騙,擋不住當權者的政治偵防,不思維護新聞自由與媒體自主,反而成了打壓媒體、箝制言論的劊子手,如果不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台灣珍貴的民主自由將受到嚴重毀壞。

國民黨立委羅智強、牛煦庭、王鴻薇等提出《衛星廣播電視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獲得包括民眾黨在內55位跨黨派立委的連署,修法重點是把捍衛新聞自由直接入法,新聞台執照期限調整為「永久」,執照被註銷者若提起行政救濟,於訴願期間或行政訴訟確定判決前,執照繼續有效,且修正草案通過後,「效力溯及既往,適用爭訟中案件」。換言之,中天新聞台可以依新法回復頻道,更重要的是,未來NCC再也無法以「換照」來要脅及箝制新聞自由。對於所有媒體而言,一把懸在腦袋上的鍘刀從此移除,終於可以不必冒著生命危險為民喉舌了。

環顧世界,哪個先進的民主自由國家會讓應該受媒體監督的行政機關來決定媒體的生存?執政者一旦擁有對媒體判生判死的權力,怎麼捨得不藉此謀取自己的政治利益?媒體獨立、新聞自由、民主的監督制衡,就此被關入了牢籠。只有拿掉行政部門這項權力,才能重建一個正常的自由言論環境。

重建言論自由環境

遙想37年前,蔣經國先生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和報禁,從此報紙可以自由經營,對執政者的批評再辛辣,也不用擔心被關報。如今政府關報已經成了完全無法想像的事,那麼,同樣是新聞媒體,為什麼行政部門關民營電視台關得如此理所當然?為什麼我們要繼續容忍NCC拿著不應擁有的鍘刀,把媒體砍殺得哀鴻遍野、讓新聞自由殘破衰竭、整個社會噤若寒蟬?37年前台灣就已決心走向尊重新聞自由的道路,為什麼今天媒體卻要在行政部門的鍘刀下膽戰心驚地討生活?陳水扁執政時雖屢受TVBS抨擊,卻仍表明「任內絕對不會關掉任何一個媒體」,何以到了現在,媒體自主與新聞自由反而倒退嚕?

中天被關台,只是NCC濫權的最極致例子,其餘諸如護航綠媒、任用「聽話」的主委和委員、配合高層意志扮演政治打手等作為,更是不勝枚舉。在民進黨綠色政媒合體下,電視頻道一片綠油油,吹捧之聲不斷洗腦民眾,哪裡還有民主社會應有的百花齊放與監督制衡?

藍委徐巧芯問行政院長卓榮泰,如果NCC換照案敗訴確定,中天要如何救濟,能重回52台嗎?卓榮泰先是不知所措,既而在陳耀祥提醒下答道,復台還有另外一套程序。老百姓的公道就這麼難討嗎?賴清德總統若認同鄭南榕主張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就應該認同《衛廣法》的修法,對電視頻道取消執照限制。此項修法並不表示對媒體放任不管,而是違法問題交由司法處理,市場問題交由閱聽大眾決定,不能再由NCC來換照關台。讓中天復台,是矯正NCC的不正義決策,更是重新為新聞自由灌注生機。

#新聞自由 #NCC #中天 #民進黨 #陳耀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