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最新數據顯示,2017~2022年期間,流入中國及東南亞(包括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資增長,其中,2020~2022年間,印度每年的外商直接投資流入是1990~2000年間的30倍,顯著高於中國的5.8倍以及東南亞的8.2倍;渣打銀行台灣企業、金融機構暨商業銀行事業總處負責人朱佳玲表示,近期有許多台灣科技公司首選設廠地點為印度,這也為印度和台灣投資者帶來新的機會。

渣打銀行東北亞區高級經濟師符銘財指出,印度近年的外商直接投資(FDI)顯著上升,主要是由於全球和地區供應鏈,尤其是科技公司尋求從中國撤出,因為離岸買家越來越認識到需要確保供應商能夠及時、安全地交付零部件,許多人認為供應鏈需要保持靈活、具有韌性和可持續性,以應對潛在的預期和意外衝擊,這與渣打對大灣區的年度調查一致,即在客戶考慮將產能遷出中國時,越南繼續位居客戶最青睞的投資目的地之首,而印度則是科技公司最青睞的首選。

對於電子業公司來說,印度相對具有吸引力的人口優勢和不斷增長的國內市場是其他關鍵投資吸引力,台商可以利用印度擴大技術供應鏈的願望,以及當局提供的各種激勵措施,如生產鏈激勵計劃和古吉拉特邦國際金融科技城(GIFT CITY)計劃帶來的潛在稅收和投資利益等。

符銘財提到,隨著美國貿易壁壘和關稅的增加,目前全球和地區供應鏈動態的轉變可能會導致台灣與東南亞、台灣與印度之間的雙邊貿易和投資不斷增長。事實上,台灣對中國的核准對外直接投資(ODI)在2023年降至佔總核准ODI的11.4%;低於東南亞的20%,且2023年台灣對新加坡、越南和印度的ODI總額佔東南亞總ODI的70%,較2017~2018年約50%明顯增長,顯示台商越來越有興趣在越南和印度擴展業務。

渣打銀行西印度與南印度全球子公司區域負責人Umesh Kejriwal指出,渣打銀行在印度已有150年以上的歷史,是第一個在印度推出外幣債券的銀行,在當地也是規模最大的外商銀行和第一大印度本幣債券發行商,此外,渣打在印度也很關注女性創業議題,協助女性創業路走得更順暢,基於上述優勢,加上台商在印度的投資有增加的趨勢,因此提供一些即將到印度投資的外資企業(包括台商)業務推進的辦法。

朱佳玲表示,想進入印度的科技公司近年來詢問合作的比例有顯著上升,由於渣打在印度是首屈一指的國際金融機構,同時也在東協各國都有據點,對於台商來說,要直接進入印度開業需要考量的層面很多,渣打除了能為準備進入印度的企業提供融資服務,也能根據企業的需求提供其他建議。

朱佳玲補充,因為印度幅員廣闊,每個地區的法規、限制和獎勵措施不盡相同,加上風土民情與台灣不同,對於台商可說是有一定複雜度和挑戰,因此當企業有投資印度的想法時,也會與台商針對當地的法規、選擇工廠的地點,或者可以和哪些夥伴合作等各方面給予建議,協助讓企業到當地投資設廠更順利,同時在跨境支付款項處理方面提供協助。

不過台商前進印度除了要克服當地的挑戰之外,還有距離較遙遠的問題,渣打銀行大中華及北亞區跨國企業本地業務主管陳施彰表示,有許多台商從中美貿易開始產生摩擦後,開始會思考在新加坡設置財政中心或財管中心,強化製造業的連結,同時降低資金只放在大中華區或東北亞區的風險,新加坡就可以作為企業的後盾予以支持,若台商有意前進印度,也可以將新加坡視為中介點,減少進入障礙,同時為台商提供支援。

#東南亞 #渣打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