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假期結束不久,劉德文的身影,便出現在了福建寧德福鼎動車站。他把福鼎籍台灣老兵蔡國偵的骨灰罈,鄭重交到蔡家人手上,圓了他們將近30年的心願,隨後又馬不停蹄返回台灣,準備在5月15日再一次啟程。下一站目的地是湖南、河南——他要再護送兩位老兵「回家」。

劉德文是台灣高雄市左營區祥和裡「里長」。從2003年接到第一份來自老兵「伯伯」的委託開始,他已無數次跨越海峽,用雙肩包把200多位老兵的骨灰罈送回大陸,並交到他們親人的手裡,讓漂泊半生的落葉終得以歸根。他也因這一善舉,被稱作「靈魂擺渡人」。

兩岸同胞同根同源、同文同種,是血脈相連的一家人。劉德文用實踐證明,海峽的距離,始終阻隔不斷兩岸同胞的骨肉親情。近日,58歲的劉德文告訴南都、N視頻記者,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最好的教育就是敬老尊賢。他在一次次護送中,與老兵家人成為了「比血緣更親的親人」,感慨兩岸有著割不斷的血脈親情,也用行動感召台灣下一代,「要知道自己的祖先從哪裡來,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裡」。

●「竭盡所能圓尋親者的心願」

劉德文剛剛結束了一趟行程。

5月8日,他在福建寧德福鼎動車站出站口,把福鼎籍台灣老兵蔡國偵的骨灰,鄭重地交到蔡家人的手中,為他們等待了近30年的團聚,畫上了句號。

這是劉德文今年以來送「回家」的第七位老兵。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他才回到台灣兩天,卻已經訂好了15日的機票,馬上又要飛往湖北,隨後奔赴湖南、河南兩地,再送兩位老兵「回家」。

這段來往於兩岸的「擺渡」旅程,起始於2003年。

劉德文出生在台灣屏東,很小的時候就去了高雄打拼。2002年開始,他作為高雄市祥和裡「里長」為社區服務。那時,祥和裡住著1800多位老兵,都是單身獨居的老人,他們的親人大多在祖國大陸。

劉德文告訴南都記者,老兵們都是獨身一人,很多事情從來只靠自己。他成為「里長」之後,把他們當做自己的父輩來對待照顧,有幸能夠得到信任,成為他們心中無關血脈的「至親」,托付身後之事。

2003年,一位「伯伯」在臨終之際托付劉德文,將骨灰帶回家,埋在父母墳前,讓十幾歲離鄉後一去不回的兒子,能夠盡盡孝道。「我當時就跟伯伯說:沒問題,『里長』一定會圓你的心願。」

劉德文把這一次承諾視作緣分。費盡周折,他在2004年聯繫上了這位老兵在湖南老家的親人,背著「伯伯」的骨灰,渡過海峽,了卻一樁夙願。此後,更多人通過兩岸的媒體、在大陸做生意的台商、網絡等渠道找來,委託劉德文找尋親人的骨灰,帶回大陸,落葉歸根。

兩岸中國人不管走了多遠,始終盼著葉落歸根;不論分離多久,終將團圓。劉德文重視每個請托,他知道,「很多尋親的人希望通過我找到答案」,他也向每個前來拜託他的人說,「我會竭盡所能地幫助你們,圓你們的心願。」

去年,劉德文護送老兵燕銘功的骨灰回到山東。(《南方都市報》)
去年,劉德文護送老兵燕銘功的骨灰回到山東。(《南方都市報》)

二十一年來,劉德文不辭辛勞、奔走兩岸,足跡遍佈大陸20多個省份,先後帶著200多位老兵的骨灰回故鄉安葬。與此同時,住在祥和裡的老兵數量也日漸凋零,如今僅餘19人。

劉德文把同老兵的相處視作一種緣分。直至今日,他仍會每天和社區裡的老兵見一面,問候打招呼,「最起碼在這一刻,我們不要有遺憾」。他說,能夠照顧老兵們,是他的榮幸,「我非常開心」。

如今,劉德文往來大陸的次數,已基本固定在一個月三次。為了節省一些交通費,他從最開始一趟只帶一位老兵的骨灰罈,到現在嘗試一趟帶兩個,不斷加快自己的步伐。去年一年,27位老兵的骨灰經由他的護送,結束半生的流浪,回到了故鄉。

●「要知道自己『根』在哪裡」

來向劉德文「找答案」的人越來越多。

據他介紹,目前人們托他尋找的老兵已經有100多位,找到的已有35人,其中有27人的公證文書已經完成。

接下來,劉德文將盡快把27位老兵的骨灰送回大陸的家。如果得知老兵的兒女仍然健在,他會優先處理,盡量滿足健在兒女的心願——接父親「回家」,與母親團圓。

這些旅程,經常是由劉德文獨自完成,陪伴他的,是一個已中度磨損的紅色雙肩包。

這個雙肩包被劉德文背在胸前,裝著老兵的骨灰罈,走過全國大大小小無數個城市,從未缺席。劉德文說,背帶斷了就用繩子加固,一路縫縫補補,雙肩包一用就是十三年。

劉德文把雙肩包視作連接自己和老兵感情的象徵。「我堅持用紅色,因為回家是喜事。」

劉德文說,自幼就被教育「長輩在前,晚輩在後」,所以他一直堅持把雙肩包背在胸前。「我作為晚輩,自然是要扶著長輩『回家』。」

「敬老尊賢」是劉德文常常提到的字眼。「這是我們的優勢,也是祖先的教導。要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最好的教育就是敬老尊賢,這不僅是對長者的禮讓,也是美德的傳承。」

去年,馬英九首次來到大陸,一償尋根祭祖的夙願,表示「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這是我們中國人道德教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今年4月,馬英九再次率領台灣青年踏上大陸,在廣東、陝西、北京尋根、參訪、交流,受到廣泛關注。

劉德文說,馬英九兩次參訪大陸期間,他剛好都在送老兵回大陸的行程中。這也讓他深刻體會到,兩岸同胞同根同源、同文同種,是血脈相連的一家人。而淺淺的一灣海峽,阻隔不斷兩岸同胞血濃於水的骨肉親情。「我們仍將祖先放在心裡,希望瞭解自己的祖先從哪兒來。」

他始終認為,要讓下一代知道自己的根基何在。

劉德文的先輩生活在江蘇,後來從福建移居到台灣,他已是第六代。背負老兵骨灰穿越海峽送歸回鄉期間,他也意外找到了家族根柢。

在台灣劉氏宗祠裡,刻在中廳上的堂號為「彭城」,這是江蘇徐州的古稱,意在提醒後代子孫,不能忘記先輩故土——

有一年,劉德文前往徐州沛縣送歸老兵骨灰時,翻閱當地族譜才發現,自己所屬的「德」字輩就在其中,是第73代後人。

當地送給他一本族譜,他興奮地帶回台灣,「父親好高興。」他告訴一雙兒女,「要知道自己『根』在哪裡」。後來,再到大陸為老兵尋親時,他也會專程搭車到沛縣祭祖。

●「兩岸間的血脈親情割不斷」

尋找老兵的個中艱苦和危險,常常難以向外人道。

劉德文所在的高雄市位於台灣南部,來回南北一趟將近800公里。他還記得,花費時間最長的一次,足足用了一年半的時間,跑了32趟才找到老兵,「平均一趟產生的費用就是近5000元新台幣」。

對於劉德文而言,尋找過程中中暑是家常便飯,只要進入土葬區開始尋找,他有時候連吃飯都會忘記。一次事故中,劉德文不慎跌入兩米深的坑洞中,斷了多根肋骨,住院多日。

這一趟一趟的來回,讓今年已58歲的劉德文全身酸痛,常常是「藥膏貼布不離身」。

但身體的疲累,在把老兵送「回家」的那一刻,就消失殆盡了。

劉德文笑說,一直很自豪,在大陸各地都有自己的「家人」。他口中的「家人」,便是苦苦等待多年,從他手上接過親人骨灰的老兵家人。

「雖然此前從未相處過,但在我把老兵送『回家』的那一刻,我們就變成了親人。這短短幾天的相處,勝過幾十年的感情。」他向南都記者感慨道。

逢年過節,劉德文都能收到大量來自祖國大陸的問候電話和微信,都是他曾經幫助過的老兵家人送上的祝福。他笑稱,大家「雖然沒有血緣,但比血緣更親」。

今年4月初,台灣花蓮發生7.3級地震,劉德文收到不少來自大陸的關心。「親切地叫我劉叔、伯伯、大哥、舅舅或者德文的人都有,問我還安全嗎,我都會逐一跟他們報平安。」

護送老兵「回家」的行程往往是緊湊的。即便如此,也有不少老兵家人在得知劉德文的行程後,約著要和他見一面。

去年,劉德文送一位老兵回到山東廣饒,那裡還有他在18年前曾見過的另一位老兵的家人。老兵家人知道他來了廣饒,熱情地招呼他去家裡吃飯,還給他安排了住宿的酒店。劉德文還記得,那天天氣寒冷,老兵家人看到他衣著單薄,擔心他受凍,連忙張羅著給他送了一件全新的羽絨服,讓他「非常感動」。

「我一直說,要走親,人越走越親。」今年4月,馬英九、洪秀柱、傅崑萁等接連率團參訪大陸,在劉德文看來,他們在兩岸間的穿梭交流,能讓更多台灣同胞認識大陸,從而搭建起兩岸同胞交流的平台。

劉德文回憶道,2003年,他在送老兵「回家」的途中,需要先經停香港,「有時候甚至需要折騰兩到三天」,包括直航航班、航點減少,都對出行造成了不便。他盼望,能有更多兩岸直航航班和航點恢復。

兩岸同胞有共同的血脈、共同的文化、共同的歷史。劉德文也在大陸感受到,「我們講的是普通話,文字也看得懂,生活習慣一模一樣,就像在走自家廚房一樣,心是安定的,不會不適應。」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劉德文對南都記者感歎說,無論過了多久,隔著多少輩,都割不斷兩岸間的血脈親情。

(何嘉慧/南都記者)

(本文來源:《南方都市報》、N視頻「心手相連向復興」系列訪談)

#老兵 #大陸 #骨灰 #兩岸 #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