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之前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國政府正在起草制裁方案,試圖切斷部分中國的銀行與全球金融系統的聯繫,盼能夠迫使北京停止對俄羅斯軍事生產的商業支持。

報導指出,自俄烏戰爭爆發以來,中國一直遵守西方不向俄羅斯提供武器的警告,但自從布林肯2023年訪問北京以來,中國那些可用於軍事的商業商品出口卻出現激增的情況。美國官員表示,中國現在是電路、飛機零件、機器和機床的主要供應國,這些援助使莫斯科得以重建其軍工能力。

報導表明,美國官方希望透過中國的銀行失去獲取美元的管道,和歐洲貿易的動盪等舉措,來影響北京改變立場。這些銀行是對俄羅斯商業出口的關鍵媒介,處理付款並為客戶公司提供貿易交易信貸。

報導引述美國官員說法表示,如果外交手段未能說服北京限制其出口,那麼針對銀行的制裁將是一個升級選項。美國官員在最近幾周的私下會議和通話中增加對北京的壓力,警告華盛頓準備對相關中國金融機構採取行動。

美國財長葉倫4月初訪中時也撂下狠話,如果有任何銀行促成有利於俄羅斯國防建設的重大交易、出口軍事或軍事、商業雙重用途的商品,都將面臨美國制裁的風險。

不過,也有美國官員擔憂,上述的作法可能打破美中脆弱的和緩關係。切斷中國銀行獲取美元的管道,比針對個人和公司的常規制裁有更廣泛的影響,因此通常被作為最後手段。這種制裁通常會使銀行面臨困境,影響其所有客戶和客戶群,尤其中國正面臨越來越多的信貸問題。

拜登政府去年曾簽署一項行政命令,授權財政部制裁幫助俄羅斯軍工複雜體的銀行。但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智庫的研究員Alexandra Prokopenko認為制裁效果恐怕很有限。

Alexandra Prokopenko直言,過去受到制裁波及的主要的中國銀行其實逐漸被更不知名的地區性中國銀行所替代,這些銀行在以美元計價的經濟中的工作很少,因此它們不太害怕美國的制裁。

#軍事 #俄羅斯 #美國官員 #制裁 #中國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