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國演義》的故事裡,赤壁戰敗的曹操逃至華容道,遇到了諸葛亮安排的關公。華爾街知名操盤手闕又上所著的新作《你沒有學到的資產配置:巴菲特默默在做的事》中,以此故事為例,探討了資產配置的智慧。諸葛孔明料定曹操必經華容道,也知道曹操曾有恩於關公,但還是讓關公鎮守華容道。關公立下軍令狀,若不能提曹操人頭來見,甘願受罰,結果關公還是放了曹操。

這也如諸葛亮所料,他告訴劉備說這是夜觀星象,曹操命不該絕,而且曹操一死會讓孫權獨大,不利三國鼎立,也借這機會讓關公還了曹操人情,當然,《三國演義》是野史,可以像電影劇本有較大的戲劇張力,正史《三國志》可不是這樣記載了。

假如一切可以重來,又真要索曹操之命,應該派誰去呢?舉凡受曹操恩惠的理當避嫌,其他人如張飛、趙子龍,都可以完成使命,以資產配置的管理角度來說,曹操和關公的關係是「正相關」,擺在一塊,只有讓風險增加,而不是減少。

商品正相關度越低,越能分散風險

類似的歷史重演在項羽攻打劉邦的彭城之役,劉邦最後脫逃,也是用了舊情讓楚將丁公放自己一馬,劉邦和丁公也是「正相關」,如果遇到一個沒有任何關聯的將領(即為「負相關」),未必賣這個人情,劉邦過不了那一關,歷史也會改寫。在資產配置裡什麼是正相關?為什麼在投資上要盡量避免?因為兩個資產彼此方向一致,齊漲齊跌的結果就是不能產生互補,而負相關資產則是會一漲一跌形成互補,進而降低波動度。

資產的正負相關性(時報出版提供)
資產的正負相關性(時報出版提供)

正相關緊繫風險,負相關資產緩解投資風險

根據統計,大型股跟小型股這兩種資產,往同一個方向移動(漲跌)的相關性高達78%,比例如此之高,這就是正相關,而公債和大型股同步移動只有24%的相關性,這兩種資產的正相關度較低,能達到局部分散風險,至於公債和商品之間,同步移動的比例為-14%,這種負相關的組合就是一個理想的資產配置。當投資時間夠長,會經歷不同的投資環境和不同型態的股災,各種資產之間的正負相關係數也在改變,不必懷疑,它就跟戀人之間的關係一樣,不能說分分秒秒,但絕對是月月年年在改變。

各類別資產間投資回報相關性(時報出版提供)
各類別資產間投資回報相關性(時報出版提供)

冰淇淋+火鍋料:負相關資產有效降低風險

用簡單例子來說明,如果有兩家企業,一家賣冰淇淋,一家賣冬天的火鍋料,這兩種商品受天候影響極為明顯,冰淇淋公司第一年夏天業績700萬元,到了冬天掉到剩400萬元;第二年夏天業績衝到850萬元,冬天又掉到550萬元,隨季節變化相差很大。相反的,火鍋料公司夏天生意不好,業績只有400萬元,到了冬天幾乎翻倍到750萬元;第二年夏天業績又掉回450萬元,冬天才又衝到900萬元……投資者擁有這樣公司的股票,心情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

負相關締造穩定,資產配置藏睿智

然而,這兩種原本震盪劇烈不受青睞的投資,在資產配置中正好利用兩者的負相關,做出良好的組合,平衡了淡旺季的業績波動,如下圖中的灰色曲線,呈現緩慢且穩定的成長,且這樣的波動度多數人都能接受,投資就不會因為股價劇烈震盪而輕易地被甩出去,所以這樣的一個負相關,在資產配置中扮演了一個非常穩定的角色。

負相關的資產組合(時報出版提供
負相關的資產組合(時報出版提供

在資產配置中要避開正相關資產,若是兩個資產彼此方向一致,齊漲齊跌的結果就是不能產生互補,而負相關資產則是會一漲一跌形成互補,進而降低波動度,投資就不會因為股價劇烈震盪而輕易地被甩出去。

華爾街知名操盤手及《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闕又上著作《你沒有學到的資產配置:巴菲特默默在做的事》(時報出版提供)
華爾街知名操盤手及《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闕又上著作《你沒有學到的資產配置:巴菲特默默在做的事》(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獲得《時報出版》授權,節錄《你沒有學到的資產配置:巴菲特默默在做的事》一書。

#曹操 #劉邦 #資產配置 #巴菲特 #闕又上 #時報出版 #書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