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TikTok的所有權受到美國國會的審查,美國國會將就強制出售這款社交媒體APP的法案進行投票。據法國廣播電台報導,最近關於歐洲可能全面禁止視頻共享平台TikTok的建議則不太可能實現。因為歐盟有自己的方式來處理視頻應用程序。據網媒Politico稱,全面禁令還不是其中的一部分。

報導稱,在歐洲向中國開出的所有槍聲中,全面禁止TikTok的威脅可能只會傷及北京的皮毛。歐洲官員越來越多地對中國技術設置圍牆和調查。歐盟調查人員上周突襲了安全掃描儀製造商同方威視在荷蘭和波蘭的辦事處,調查了有助於其削弱歐洲競爭對手的國家補貼。這次突襲是在最近對中國政府對電動汽車、風力渦輪機和醫療設備的支持進行審查之後進行的。多年來,中國的華為一直是安全官員的修理對象。

報導稱,最近有關歐洲可能全面禁止視頻共享平台TikTok的建議不太可能實現。

歐盟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在周一的POLITICO選舉辯論專欄中表示,歐盟「不排除」美國式的TikTok禁令,她是歐洲人民黨 (EPP) 的主要候選人。她的呼籲得到了她的政治對手、盧森堡社會黨領先候選人施密特(Nicolas Schmit)的謹慎支持,儘管施密特表示,他對禁止TikTok的看法「非常美國化」。

美國上周通過了一項有爭議的法律,規定TikTok的所有者、總部位於北京的字節跳動必須在一年內出售該應用程序,否則將面臨禁令。然而,在整個歐洲,TikTok鴿派仍然比鷹派佔據上風。

荷蘭綠黨歐盟議員金·範·斯帕倫塔克 (Kim van Sparrentak) 告訴《政治》雜誌,「我反對對TikTok禁令。」他曾參與起草《人工智慧法案》等幾項主要的歐盟科技規則。她說:「禁止一個平台,而其他平台也這樣做,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癥狀管理。」

她還說,Meta的Instagram和Facebook,存在諸如TikTok的應用程序設計之類的擔憂。批評者稱這種設計讓年輕人沉迷於手機以及平台螢幕。

歐洲議會副主席、捷克自由派政治家查拉松瓦 (Dita Charazonvá) 上個月在一次 POLITICO 活動中表示,「我們的情況與美國不同。我們多年前就意識到了這些挑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數位服務法》,要求平台採取不同的行為。」

報導稱,歐盟立法者在過去的授權中花了大部分時間起草新的歐盟規則手冊,規定TikTok等平台必須如何監管線上非法內容或禁止某些濫用的主導行為。就在上周,歐盟委員會已經根據其中一本規則手冊《數位服務法》對TikTok採取了行動。因此,TikTok暫停了一項獎勵與新推出的TikTok Lite應用程序互動的應用程序功能,因為歐盟擔心該功能會助長網路成癮。

根據規定,TikTok等平台可能會被暫時中止,但該措施只會作為糾正平台內容嚴重侵權的最後手段,而不是美國和其他國家針對該應用採取行動的國家安全擔憂。

安全官員的擔憂主要集中在懷疑TikTok的數據可能被濫用於間諜活動,並且容易侵犯隱私。美國政府一直直言不諱地擔心TikTok是潛在的中國間諜工具。但TikTok一直否認構成安全風險。

針對美國的禁令,TikTok上周表示美國該法律違憲,並將在美國法庭上提出質疑。據Politico稱,安全擔憂也蔓延到了歐洲。去年,歐盟委員會禁止官員在手機上使用TikTok,比利時、荷蘭、奧地利、瑞典、芬蘭和愛爾蘭等眾多歐盟成員國也禁止使用 TikTok。

然而,在歐盟範圍內實施禁令的建議的問題在於,歐盟對國家安全問題沒有正式發言權。此前打擊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舉措表明,歐盟在科技安全問題上的決策是如何經過多年的外交努力和複雜的規則拼湊而成的,而這些規則在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解釋。

克羅地亞總統佐蘭·米蘭諾維奇明確表示,禁止TikTok可能會面臨同樣的障礙。他周三反駁了范德賴恩的言論,並指出歐盟國家應該能夠自行決定是否禁止該應用程序。

其他歐盟國家領導人似乎也不熱衷於禁止TikTok,甚至承認TikTok可以作為政治競選有用工具。德國總理蕭茲於四月份加入了該APP。法國總統馬克宏 (Emmanuel Macron) 在該APP上擁有大量受眾,擁有420萬粉絲。

俄羅斯、歐洲、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特蕾莎·法倫在社交媒體X上打趣道說:「讓我猜猜,習近平會在他的清單中添加什麼內容,以要求馬克龍在巴黎鋪上『紅地毯』時不要做什麼。」

#TikTok #歐盟 #美國 #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