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即使投資人已經完全放棄對聯準會今年降息的押注,但全球經濟穩健增長,或許就足以帶動股市重拾屢破紀錄的強勁升勢。

在創下去年11月以來最大單周漲幅後,標普500指數重新向3月創下的歷史高點扣關,投資人現在想知道本月早些時候美股走軟會是短暫即逝,還是央行推遲降息將再度帶動美股走低?

一些投資人認為或許可以從1990年代的市場找到答案,當時股價飆漲了兩倍多,儘管那些年的利率一直都處於目前我們看到的水準,原因無他,只是因為當時經濟成長強勁,為股市的大放異彩提供跳板。雖然此時全球前景的不確定性較高,但仍有足夠的動能推動股市上行。

Martin Currie基金經理Zehrid Osmani表示,你必須了解為什麼你可能處於今年降息幅度減少的情境,如果這與經濟比預期更健康有關,那麼在典型的震盪「反射動作」之後,強勁的經濟可能支持股市反彈走高。

美國通膨仍然超出央行目標,市場今年初對聯準會全年至少降息6次、各25個基點的預期已經縮減至降息僅一次。不斷升高的地緣政治風險,以及全球各地選舉結果的不確定性,也導致股市震盪加劇、這一波漲勢在4月熄火。

與此同時,對全球經濟的信心卻反而增強,數據顯示美國經濟成長穩健,且中國近來也出現復甦跡象。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上修全球經濟成長預測,而根據彭博所做的調查,歐元區經濟可望從 2025年開始加速成長。

Roundhill Investments執行長David Mazza表示,雖然最近的數據顯示美國上季經濟增長急劇放緩,但應該對這些數字持「保留態度」,因為它們掩蓋了仍然強韌的需求,「我仍然相信我們不需要靠降息來重拾看漲情緒,但我確實認為情況會比較棘手一些」。

標普500指數在第一季站上歷史新高後出現一些短期回檔,這被認為是合理的。根據彭博的數據,在1991年至1998年間,標普500指數有數次回落多達5%後出現新一輪反彈,而非出現10%或跌幅更深的修正。這個比較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現在該指數的集中程度比1990年代高出許多。現在的前五大股票—微軟、蘋果、輝達、亞馬遜和Meta Platforms都是科技股,且佔總市值近四分之一,這使得標普500指數更容易陷入劇烈震盪。

除了經濟成長穩健之外,還有其他利多因素,包括債息上揚和企業財報。

根據BMO Capital Markets所做的分析,標普500指數的報酬率往往債息走高有關。分析顯示,自1990年以來,當10年期公債殖利率高於6%時,標普500指數的平均年化漲幅接近15%;而當10年期公債殖利率低於4%時,該指數的平均年化漲幅為7.7%。

BMO首席投資策略師Brian Belski在給客戶的報告中指出,這是因為債息走低可能反映出經濟成長乏力,反之亦然。

由於對聯準會降息的預期降溫,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在過去一周一度觸及今年高點4.74%。

本財報季的初步結果顯示,即使利率高漲,但仍有約81%的美國上市公布業績超出市場預期。根據彭博的數據,美國上市公司第一季獲利估將較去年同期成長4.7%,優於財報季登場之前所預估的成長3.8%。此外,受訪的分析師預估,標普500指數成分股企業的獲利繼去年成長放緩之後,今年可望成長8%、2025年估將成長14%。

摩根士丹利投資管理公司投資組合經理Andrew Slimmon表示,如果2024年完全都不降息,那麼明年的企業獲利預測可能更高。

美國銀行策略師Ohsung Kwon表示,即使不降息,蓬勃成長的經濟也將持續提振股市。但他也警告經濟放緩而通膨仍然高漲,將是最大的風險所在,「如果通膨是因經濟動能而變得很黏,那對股市來說並不一定是壞事,但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一定是」。

#標普 #指數 #降息 #出現 #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