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被視為賴政府新內閣的「亮點」—金管會主委彭金隆,金管會主委最後為何最後由保險專長的學者出任?金融圈解讀,因為在總統大選時,賴曾向多名業界大老請益,當前金融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大家不約而同指出,金管會要求保險業必須接軌「新一代清償能力指標(ICS 2.0,以下簡稱ICS)」。而在ICS的關鍵議題上,賴政府找了「保險界人緣王」彭金隆出任金管會主委。針對此,前行政院長、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也分享了對ICS和對新主委彭金隆的觀點。全文如下:

財經內閣掀牌日,恰與金融記者餐敘,當場媒體朋友關心自由派的學者出掌金管會,是否會偏向業者?我的答覆是:也許會是比較像彭教授的彭主委,但應該還是彭主委!意思是擔任主委,或許還是可以思想開明奔放,但必須綜合考量各方的利益與立場,以及政策的可行性,不致於過分理想化。

兩年前壽險公會改選,兩位候選人各出奇招,其中共同的政見,就是ICS(保險資本標準),政見反映選民(壽險公司)所好,可見ICS一直是業界至為關心的議題。話說ICS係IAIS(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在2019/1/1於阿布達比開會通過的計算標準,目的在避免IAIG(國際活躍保險集團)的系統性風險。2020/7/7有意引進ICS躊躇滿志的金管會,邀集國內業者會商,也許基於情面,也許為表示氣魄,據說與會各單位均表示支持。緊接著,同年9/25一群觀察敏銳的保險學者,舉辦了一場ICS研討會,我應邀開幕致詞,身為台灣唯一曾任IAIS的執行理事,當時確有點甘冒不韙,對ICS的引進持保留態度,理由是台灣沒有符合「國際活躍保險集團」的業者,事後我也知悉主管機關的老友,對我言論多少有些微詞。而那天負責閉幕致詞的正是彭教授!

有趣的是,事隔一個月,2020十月間,至少有兩家媒體先後討論此一敏感議題,巧的是也都訪問到彭教授,如果綜合媒體所述,可以看出彭教授持平務實的態度:ICS可以是一種計算方法,至於如何適用,則是監理策略的層次(同理IFRS 17的適用亦與增資與否無關,因為那是政府的監理手段);用淨值比來判斷清償能力,好像是用體重計來量身高,並不合宜。其實在當時,已經可以看出彭教授,在參酌各方面意見後,已充分掌握問題核心,出招也能兼顧理論與實務,而且挺有幽默感。

經過三年的折衝,2023/7/25金管會發布ICS的在地化及過渡措施,江湖上稱為台版ICS,其中將各種資產的風險係數都予以在地化(調低),雖比原先RBC的規定仍嚴,但給予緩衝期十五年,其作用有如小型地震次第釋放壓力,衝擊力自然減少。兩天後,7/27彭教授投書報端,談保險業的監理指標問題,分析監理指標的前世今生與來龍去脈,結語提到「未來TW-ICS實施時,淨值比應該走入歷史,畢竟好指標一個就好。」凡此去年七月的措施與主張,應均符合本人2022/8/20在報紙專欄「燕瘦強穿環肥衣的ICS」的呼籲:「燕瘦環肥,各擅勝場,何必強穿同套華服」。

彭教授即將成為彭主委,記者朋友不必過分擔心,也無須過度期待,尤其在ICS問題上,主委在教授時代,就已經展現注重feasibility的特質,何況金管會在去年也已鋪下務實的基礎,應該不會有窒礙難行的意外。倒是主管機關既從善如流訂有「在地化、過渡化」的台版ICS,何不考慮我2022年另一建議:台版的IAIG,或許有人質疑,這豈不是一國兩制?事實上,美國的NAIC(各州保險監理官組織)對類似議題,長期以來不就是一國兩制?黑貓白貓,能抓鼠的就是好貓!

#ICS #AI #指標 #金管會 #彭金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