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結束後,何時降息世界都在看。富蘭克林投顧分析,第二季起面臨的投資變因不只有聯準會貨幣政策轉折,包括股市居高回檔震盪、美國總統大選與通膨降速等,通盤掌握有助於打造攻守皆備的投資組合。

若要提高整體資產防禦力,首選債券資產,現階段處於等待降息的過度期,優先納入複合債券型基金可靈活調整標的配置及兼顧領息收益需求,如果對債信評級更要求,不妨再加入一部分美國政府債GNMA基金。

境外基金觀測站統計顯示,今年第一季股市行情熱,但不減國人對固定收益資產的偏好,富蘭克林投顧現已總代理21檔境外債券基金,涵蓋11種債券類型,並獲得國內四大基金獎共計108座獎項肯定,產品線陣容完整且因應定期配息需求,也有多樣股份可供選擇,是投資人建構健康資產組合的要角。

當前市場仍充斥諸多變數,提升防禦不可缺少債券之力,債券基金專家富蘭克林於4月25日邀請富蘭克林坦伯頓美國政府基金經理人保羅.維克(Paul Varunok),從美國停止升息到步入降息循環的歷程,完整解析債市的機會與風險,同時引領投資人更深度認識極具特色的美國政府債GNMA。

富蘭克林坦伯頓美國政府基金經理人保羅.維克認為,多項經濟數據顯示美國通膨降速遞緩甚至可能回升,市場對聯準會降息的樂觀值正在消退中,最快今年七月啟動首次降息,至年底前共降息兩次,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介於4.5%至4.9%之間,而鑒於通膨仍高,就業市場依然強勁,也將導致通膨降速進一步呈現停滯狀況。

現階段各類債市殖利率高於過去十年均值,極具吸引力,在升息終止、靜待降息期間,收益機會依然可期。保羅.維克分析,特別是機構房貸抵押債(MBS),最大風險是因提前還款、進而導致該類資產資金池的現金流衍生不確定性,而今利率高懸連動房貸利率上走,提前還款率目前處在歷史低檔,風險已大幅下滑。

歷史經驗顯示,1995年來四次美國聯準會停止升息後,進場投資各類高品質債,雖然長年期債相對受惠於殖利率下滑,卻也伴隨較大的波動風險,因此經風險調整後報酬表現,機構房地產抵押債表現同步優於長年期債與存續期相近的公債、投資級債。

房地產抵押債中,美國政府債GNMA是唯一有政府信用擔保、具備與美國公債相同的「『高』信用評等(AA+)」、「長期提供優於美國公債的『高』收益」、「流動性『高』」的三高特質,因此深受主要國家央行青睞。

以日本為例,2018年以來配置在機構房地產抵押債的比重皆二成以上;中國近兩年的配置也處於歷史高檔水位,於8%左右逐步增加;而台灣配置比重在近兩年有約四成水準,2017至2020年間的多數時間則更有超過五成。

富蘭克林坦伯頓美國政府基金投資近600檔高品質GNMA等房地產抵押債,且不投資於次級抵押貸款證券(Subprime),嚴守分散布局及風險控管的投資哲學,經理人保羅.維克在證券化商品領域經驗長達32年,率領的團隊管理逾百億美元資產,平均產業經驗13年,且具有數據科學家運用量化分析模組等提高整體績效管理效益。

富蘭克林投顧表示,美國政府債GNMA長期表現穩健,2000年到2023年底的24個年度裡,僅有三個年度負報酬,而當股市重挫時,此類資產不只抗震有時更逆勢上漲,例如2008年金融海嘯,MSCI世界指數和史坦普500指數各下跌44%、37%,但美國政府債GNMA奮力突圍勁揚近8%;近十年地緣政治不安期間的表現,事件爆發後的一個月、三個月或六個月,這類資產皆有高於全球複合債和非投資級債的亮眼成績。

富蘭克林投顧建議,鑒於美國政府債GNMA高品質、較公債高的收益與高流動性等優勢,當市場充斥不確定性時,愈能彰顯其防禦甚至逆勢上漲的潛力,適合納入組合中分散風險、增加資產樣貌的豐富性。

雖然降息何時展開因通膨黏著而存在不確定性,但統計過去幾次聯準會停止升息或開始降息後,並不影響債券表現機會,關鍵仍取決於基金團隊的主動式管理功力。

富蘭克林債券專家集合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全球宏觀團隊、西方資產及布蘭迪全球四大債券團隊之力,在當前債市迎來罕見投資機會之際,透過廣度與深度皆備的配置策略,竭力創造收益率及資本利得的雙收契機。

富蘭克林投顧資深副總經理羅尤美分析,投資債券的機會與風險來源主要有三:利率(殖利率曲線的水位、型態)、匯率、債信。綜觀當前國際情勢存有四大主題可提供投資人靈活應對、規劃債券佈局策略。

一是地緣政治風險與股市居高震盪,需要債信最高且可暫泊資金的美元短票;二是順應景氣與股市多頭,必納到期殖利率極佳的B~BB級非投資等級債;三是把握美國降息、資本利得機會,不妨點將存續期較長的波灣債及全球固定收益型資產;四為分散美元資產、分享多元貨幣機會,可從當地貨幣債入手,包括全球固定收益型及新興市場債等,而交叉上述主題所帶來的債券資產利基,顯示透過美元複合債券型基金是撐起投資組合核心的要角。

羅尤美表示,富蘭克林坦伯頓債券團隊集合四大管理團隊,管理資產規模達5,660億美元,擁有跨越14國籍共425位的投資專家,縱觀全球產經樣貌、細究各債券類別機會與風險,以期為投資人創造最佳的固定收益投資經驗。現階段富蘭克林投顧總代理21檔境外債券基金、涵蓋11種債券類型,皆有強大的債券團隊為奧援,精準發掘全球債市契機,偏好收益型的投資人,富蘭克林投顧建議「雙收益組合」和「月富組合」,穩中求進很實「債」。

羅尤美認為,儘管目前市場對聯準會何時啟動降息的時間點有多方揣測,然而就歷史經驗,債市行情於停止升息後即開啟,而且不管是停止升息後或開始降息後,主要債券皆呈現上漲,其中美國高評級複合債指數的三年風險調整報酬高於其他主要債券類別資產,充份展現藉由高品質和分散的策略,可有效防禦存續期間或債信風險於不同情境下的不確定性。

回到投資債市的初衷,2000年網通泡沫破滅和2008年金融海嘯股市重挫時,高評級債上漲可抵減投組損失。再者,最近三次聯準會降息時期,美國史坦普500指數下跌19%~38%,反觀高評級複合債指數卻是上漲6%~24%。事實上,聯準會於過去11次降息時有7次遇到經濟衰退,顯示聯準會降息並不全然是股市的利多,尤其目前主要股市多攀至高檔,高品質債應可再扮演平衡股票風險的最佳利器,建議交由專業經理團隊的主動管理,精準分享各類債券機會。

#GNMA #美國政府債 #富蘭克林投顧 #收益 #等待降息 #債市殖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