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各大機構、經濟學家都以樂觀態度押注聯準會(Fed)將會很快降息,美股也受這股風潮帶動而一飛衝天。但美國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不僅高於市場預期,且達到近半年高點,降息預期急速冷凍,押注6月降息的交易員從年初的98%一路自由落體到如今只剩3%,更有外媒悲觀預言,現在的問題已經從何時降息變成「會不會」降息。

Fed主席鮑爾於16日發表談話,表示在未看到更多證據支撐通膨降溫的信心前,將不會輕易地開始降息,相反的,這些數據卻加強了Fed維持目前利率的可能性。鮑爾也提及Fed青睞的通膨指標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PCE),他強調2 月核心通膨率為2.8%,在過去幾個月中幾乎沒有變化。考量到強勁的勞動力市場以及通膨至今取得的進展,鮑爾研判,讓高利率政策有更多時間繼續發揮作用可能是適當之舉。

吳嘉隆指出,目前通膨下滑卡關,就是卡在房屋租金下跌速度比預期緩慢;以及每小時薪資成長率還停留在4%以上,這也是為什麼關於就業市場現況的就業報告之前一出爐,10年期美債殖利率就旋即上揚。目前每小時薪資成長率已進入橫向整理, 造成通膨數據經過過去幾個月的下跌之後,如今也開始進入橫向整理,這讓聯準會的官員現在不但不敢再提降息,甚至有人已警示未來仍不排除繼續升息。

貨幣政策是聯準會跟華爾街之間的一場博弈,吳嘉隆說道,貨幣政策表面上是聯準會單方面做出宣布,但實際上聯準會必須考慮到市場的反應,華爾街就代表著整個市場,所以這時雙方就會處在一個博弈狀態。既然是博弈,就會有虛虛實實,有時聯準會講話很強硬,行動卻很軟弱,有時則反之。

而一般投資人想最快摸清這場博弈的結論,最簡單的辦法就是透過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的聯準會觀測工具(FedWatch),來掌握整體市場對於未來利率的預期。然而數據本身不會說話,必須加上理論的解讀,才會產生對投資人有意義的結論。

吳嘉隆透露,FedWatch的關鍵密碼就是「70%」,一旦高於此, 表示市場對這樣的利率水位有高度一致性的認同,而聯準會的策略向來是順勢而為,會遵照市場一致性的共識來做出決策與行動。如果聯準會不願意順勢而為,選擇推翻市場一致性的預期一意孤行的話,它就會為此付出代價;例如金融市場就會出現恐慌性拋售賣壓、出現系統性風險等等,最後逼得聯準會不得不向市場低頭,這種現象就是華爾街對聯準會的逼宮。

更多關於通膨、利率與債券之間的牽引連動,殖利率史上最長倒掛為何經濟還不見衰退?以及聯準會決策模式的詳細分析,詳情請見本周工商時報【財經相對論】。

#CPI #降息 #吳嘉隆 #聯準會 #決策模式分析 #鮑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