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啟動「晶創台灣方案」,要將台灣打造為世界IC設計重鎮國家,10年斥資新台幣3千億元經費,喊出發揮矽島實力還要迎上生成式AI浪潮,政府率先投入120億元點火布局。首座IC設計海外訓練基地,確定落腳捷克布拉格,但台灣必須先付出人力技術,在台灣自身缺工缺才的情況下,凸顯民進黨政府正在「為人作嫁」。

台灣利用自身半導體優勢提升國際地位已是眾所皆知,藉由各種國際合作協議站在世界舞台,此次於捷克布拉格設立首座IC設計海外訓練基地,是以協助培養當地晶片設計工程師做為宗旨。回顧民進黨執政以來,善於透過這類方式與世界大國交流,為了突破中國在國際上對台灣的封鎖,也一再藉由「晶片外交」做為突圍戰術。

捷克在台灣「晶片外交」的政策下已經掌握既得利益,期盼能在科技領域展開無償合作,捷克眾議長艾達莫娃去年率團專機抵台,來台後一開口就是索討晶片及半導體的科技紅利,難怪捷克方面強調「跟台灣合作,符合捷克重要利益」。直到今年,台捷已有了具體進程,但在建立實質外交互利的部分,台灣似乎只獲得有名無實的虛晃地位。

台灣半導體供應鏈隨著台積電赴美國、日本以及德國設廠,準經濟部長郭智輝表示,台積電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設廠,當地生活機能不夠健全,他反而更看好捷克的區位條件,並拋出政府可帶著台灣供應鏈赴捷克設立「類台灣半導體科學園區」。此話一出,顯然已對新東向聯盟畫出晶片分享的界限。

捷克曾經歷共產黨統治的歷史脈絡,加上先前中國未兌現2013至2015年間承諾的投資標的,捷克當然會在中國以外的國家,拓展其它合作關係。選擇亞太地區的「民主國家」深化合作,當中包含台灣、日本以及韓國等。其中,捷克選定台灣做為首要對象,顯然在外交站隊上有共同的假想敵。

台積電因地緣政治所迫,向外擴廠以求規避風險,讓國內科技頂尖人才舉家遷移支援海外設廠營運。日前傳出,赴美國與日本的工程師,陸續已有藉機移民的規畫,人才的流失,恐將導致我國產業發展失衡。

當政府積極進行科技外交之際,是否也該思考如何留住本土技術及人才,如何在經濟政策和科技優勢下安內攘外,才能拆解自身缺工缺才的未爆彈。

捷克顯然掌握台灣政府急於擴廠的心理,即便落地後可能遭遇各種挑戰,例如先前美國設廠就產生「水土不服」,加上歐洲國家與台灣政府合作,必然會抱持國家利益至上的盤算,既不會對廠商有過多挹注,恐怕也難期待對方能因此滿足我方政府的「政治期待」。

捷克政府從親中到友台,已掩蓋台捷晶片項目衝突的可能性。然而,捷克經常只要講一句「支持台灣民主」,往往就會讓民進黨沖昏了頭,進而疏忽捷克政治人物「友台行動」的背後動機。

且實際上,捷克政壇並非所有人都認同台灣,也非全數主張與中國切割,友台舉措是否真心真意,從捷克政壇上演的兩岸矛盾情結便知一二。

台捷晶片衝突已浮出檯面,民進黨在抗中意識下繼續「為人作嫁」,意圖透過晶片外交站上國際舞台,打造對抗中國體制的民主聯盟。姑且不論這是否能替台灣換取實質國家利益,抑或只是得到民主虛名,台灣自身缺工缺才的危機引信早已被徹底點燃。

未來,台捷晶片一旦在人才技術上產生衝突,是否還能恪守「台捷友好」的美麗境界?恐怕政客自己已是心知肚明。(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副研究員)

#晶片外交 #台積電 #捷克布拉格 #外訓練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