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奔馳在直線賽道上的大車要進行過彎,需要相當的把握與過人的技術,因為掌握方向盤的人不僅要克服物理上的慣性,還要提防周遭的人車是否能夠及時應變。今年3月19日,上任不到一年的日本央行總裁植田和男(Kazuo Ueda)發動了一次政策大轉向,政策公布後金融市場水波不興,締造了一次平順的歷史性過彎紀錄。

日本央行3月19日貨幣政策決議可以拆解成4個部分來看:

第一,實施長達8年、全球碩果僅存的負利率政策終於功成身退

所謂負利率並非指一般商業銀行支付給存款人的利率,而是銀行存放在央行的流動準備金帳戶餘額(Current Account Balances)利率,這次由負0.1%上調至0.1%,同時無擔保隔夜拆款利率目標也調高為0%至0.1%。從利率調幅上來看,日銀踏出了審慎的一小步。

第二,終止殖利率曲線控制(Yield Curve Control)作法

取消10年期日本國債殖利率1%上限,改以機動性購入國債的微調方式來避免長期利率快速上揚。

第三,日銀未來將持續購入日本國債,規模仍維持在每個月6兆日圓

相當於每月釋出新台幣1.26兆元的龐大流動性,代表在民間消費與國內投資仍然保守的情況下,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基調不變。

第四,讓非傳統的貨幣政策工具退場

宣布停止購入ETFs和日本房地產投資信託(J-REITs),同時逐步減少商業本票和公司債的購買,並於一年後全數停止購入。因此,未來在資金流向的分配上,預期將發生結構性改變。

本次日銀決策重點在於貨幣政策架構的調整,這可說是日銀踏出的一大步。這次日銀的大動作並非轉為鷹派,而是「正常化」。若把日銀過去的非傳統(或「非正常」)政策視為一劑猛藥、偏方,「正常化」代表日本已有自信從深陷已久的通縮泥沼中脫身,有把握持續而穩定達成2%的通膨目標。

對於匯率的影響方面,由於早在去年下半年日銀即已開始釋出負利率政策退場的訊號,市場早有預期而預作因應(Price In),加上未來寬鬆政策仍將延續,故日圓匯價不漲反跌。未來在貨幣政策仍持續寬鬆下,日圓走勢不至於有太大變化,Fed的降息動向才是牽動美日利差及日圓匯價的主因。當然若日圓過度貶值(例如超過155日圓),日銀也可能會進場干預。

在3月19日決策會議後,植田和男與首相岸田文雄會晤,岸田表示「央行保持政策寬鬆是合適的。政府將根據與央行的政策協議,全力打擊通縮。」因此,今年除非物價情勢出現明顯上揚,否則日銀會繼續採取寬鬆政策,利率預估將暫時按兵不動。(本文作者徐千婷為合庫金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

#日本央行 #政策轉彎 #利率 #日銀 #日圓 #貨幣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