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與習近平日前進行視訊通話,雙方都說彼此「進行了坦誠和建設性的討論」,這是含糊的說法,顯示華府與北京仍有重大分歧。

針對最敏感的台灣議題,美國亟欲維持印太地區安全與穩定,中國大陸則有意改變現行國際秩序。對此,夾在兩強權之間的台灣又該如何應對大國政治的新常態,才能達到真正避險?

台灣確實面臨尷尬處境,既希望能以國家身份深化與各國的互動往來,又期待能與中國大陸和平相處,至少短期內不願談到統獨問題,所以維持台海現狀至今仍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最大共識。

其次,台灣樂見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重視台海和平穩定,願與各國攜手合作,反制中共的擴張野心,這也是朝野政黨的少數共同立場之一。

首先,從馬習二會可看出,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關鍵就在「反台獨」。因此,國民黨除持續宣示此立場,應該有行動方案。國民黨大陸黨代表許弘霖曾聯合黨代表,於全代會連署提出成立由主席朱立倫擔任組長的「反台獨工作小組」,希望國民黨能把反台獨工作積極落實到具體工作行動上。這是所有國民黨黨員、海外與大陸台商所期盼的,也是維護台海和平的重要關鍵工作。

其次,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過往有與中國大陸密切交流的豐富經驗,深受肯定。對此,黨中央應將智庫轉型為交流平台,除了繼續推動兩岸智庫往來與對話,並得以與美國智庫交流分享,甚至成為不可或缺的美中對話重要橋樑。這是相當關鍵的環節,因為智庫較無政黨包袱,得以暢所欲言、既能避免雞同鴨講,又可避免擦槍走火,可成為國民黨的防火牆。

為何國民黨智庫能有此功能?畢竟兩岸同文同種,共享中華文化與歷史,較能精準解讀中共語言。更重要的是,台美互信深厚,遠超過美中之間的猜忌,所以若智庫能發揮交流平台的功能,定能擴大國民黨在台美中三邊關係的影響力,帶領台灣避開戰爭風險。

基本上,兩岸執政黨若能藉由各自表述對兩岸關係立場的方式達成某種默契,模糊化「一個中國」意涵,就有機會為潛在的台海衝突風險降溫。

台灣樂見美國與中國大陸持續對話溝通,也支持民主聯盟反制中共軍事脅迫行為的共同行動,惟鑑於兩岸問題的敏感性與戰爭風險,台灣人民還是希望透過對話化解歧見,避免發生極可能引爆美中衝突的任何風險。(作者為美國賓州大學國際公共管理系碩士生)

#中國大陸 #反台獨 #國民黨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