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傳出茶壺裡的風暴,立委陳玉珍抱怨立法院長韓國瑜「太中立」,似乎是期待韓國瑜變成民進黨的陳耀祥,這實在是把韓國瑜「做小了」。回想2018年韓國瑜的聲望,可以說橫跨藍綠,幾乎是一尊「行走的菩薩」,國民黨千萬不可殺雞取卵,韓國瑜也不會再為國民黨陪葬。

正常來說,立法院長沒有太大實質影響力,畢竟合議制的原則就是票多的贏、票少的輸,立法院長就像裁判,不該是比賽的主角。馬政府時期王金平能有那樣的影響力,是他堅持不進入表決程序,而讓國民黨的多數席次無用武之地,其實是不對的。

而在民進黨完全執政時,二任立法院長蘇嘉全、游錫堃其實都沒有讓人太大的記憶點,在野黨要抗爭也好,要杯葛也罷,法定時間過後就是進入表決,結果自然是被民進黨碾壓。蘇嘉全、游錫堃中立的原因不是因為人格比NCC主委陳耀祥高尚,而是因為「不需要偏頗」。

因此,現在藍加白已是國會多數,只要韓國瑜中立主持議事,就可藉由表決決定法案,那國民黨到底還期望韓國瑜幫忙什麼?民進黨其實寧願韓國瑜不中立,還可以累積一點相罵本。韓國瑜現在的作為,才是對國民黨最大的幫忙。

再者,以韓國瑜的高度,也早就不是國民黨所能局限的。2020年韓國瑜在高雄市長任期內參選總統,結果慘遭「雙殺」,他真的不用再為國民黨陪葬。

展望未來,韓國瑜該做的絕對不是國民黨的打手,而是超越黨派、族群,能夠融合社會、化解對立的精神象徵。現在不只民眾黨的立委對韓國瑜很是尊敬,就連民進黨的立委王世堅,也不得不承認韓國瑜表現「符合全民期待」。

以韓國瑜這樣的作為,好好累積4年,「選總統」都已經是小看,而是台灣社會已經太久、太久,沒有出現一位大部分人都服氣的「公道伯」。陳玉珍是有戰力的立委,可能是被民進黨欺負太久,現在拿到多數,就急著想要一吐冤氣。

但別忘了劉備的名言,「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每與操反,事乃可成」。國民黨要實現政黨輪替,就應該做與民進黨相反的事。民進黨腐敗,國民黨就應該廉潔;民進黨偏頗,國民黨就應該中立;民進黨雙標蠻橫,國民黨就該一以貫之。

國民黨有些人認為可與民進黨「比爛」,這是不知道自己的條件。民進黨繼承著台灣民主運動的資產,國民黨卻背負威權時期的原罪,國民黨如果跟民進黨一樣爛,絕對會被台灣民意掃進歷史的灰燼。(作者為國會助理)

#立委 #陳耀祥 #國民黨 #立法院長 #韓國瑜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