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近期在搜尋引擎鍵入「國防部」,會跳出顧立雄的新聞,因為傳聞現任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將轉任國防部長。國防部長可說是台灣兵凶戰危下,極重要的新政府人事。而這項「傳聞中」的人事,讓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最新專文「快樂島,戰雲密布」一文,更顯字句鏗鏘、語重心長。陳(沖)全文如下:

快樂島,講的不是寶島台灣,而是南太平洋的島國諾魯,十八世紀英國人初次登陸,見到當地人文景況,命名為Pleasant Island(快樂島)。戰爭,也不是一般所稱火網交織的戰況,而是外交戰、金融戰、卡位戰的延伸。

諾魯,以人口論,是世界三小國之一(另兩國為吐哇魯、梵諦岡,都是我邦交國),拜地緣政治之賜,今年在世界各大媒體,尤其是台灣媒體上佔有重要版面。首先是年初宣布與中華民國終止外交關係,並與中國大陸建交,顯示澳洲(以及背後的美國)影響力的退縮。其實去年11/14諾魯政府與本迪戈銀行(Bendigo Bank)的一紙聯合聲明即已看出端倪。

諾魯人口萬把人,使用澳幣為國幣,本身沒有金融機構,早期由澳洲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設一分行,服務諾魯民眾,至2015年改由澳洲中型機構本迪戈銀行進駐,因國土方圓21.3平方公里,開輛車半小時就走遍全國,以往出口主力的磷酸鹽(其實就是鳥糞)又已挖掘殆盡,因此沒有商業理由繼續留在諾魯,在前述聯合聲明中除安撫民眾存款無虞外,實在無話可說,故只表示將專注本土、簡化業務,決定裁撤國外唯一分行,但為接手銀行順利交接,仍將維持營運至今年十二月,至於接手者將由澳洲政府及亞銀(ADB)負責尋覓。這種聲明只擺明一件事,「我要走了,沒人來接」,而諾魯當局也束手無策,試問閱讀聲明的民眾作何想法,正在此時,諾魯與台北關係生變恰巧也在醞釀之中。(其實當時麻煩台灣銀行設間分行,不計盈虧提供服務,或許可以緩衝)。

澳洲各銀行皆無意從事賠本生意,諾魯民眾基本金融服務,眼看即將大開天窗,三月中旬中國銀行代表團造訪諾魯,消息傳出中資銀行有意填補本迪戈銀行撤離後的市場空缺,這下澳洲(乃至美國)的面子掛不住,三月下旬澳洲廣播公司報導,本迪戈銀行表示,為能orderly transition,其在諾魯的服務將延至2025/6,換言之,不論這場連續劇如何收場,一場在南太平洋的金融戰,已悄然開打。

諾魯沒有本身的貨幣,人口又只有一萬一千人,中國正在推動CBDC(央行數位貨幣),這是絕佳機會在南半球實際推展數位人民幣的試點,只要免費送一萬多個手機,加上幾百個POS機台,就可取代澳幣,兼可滿足該國金融需求,又可墊高西方國家重返島國的門檻,加上原在當地占8%的華人僑民,取得諾魯控制權,對北京而言,只是剛好而已。

控制諾魯有何意義?除踏入傳統上歐美勢力範圍的象徵意涵外,諾魯雖然GDP不到1.5億美元,但戰略地位重要,一次大戰前,德國即據此為基地,二次大戰期間,日本更在此建小型空軍基地,最高曾駐軍兩千人,作為進軍太平洋的跳板,形同偌大太平洋中不沉的航空母艦。加上過去二十年間,諾魯曾多次運用小國優勢或國際組織會員地位,以外交承認,換取財政利益。國家雖小,只要適當運用槓桿,仍可在國際社群中獲利。

戰爭絕不是只有軍事戰,甚至還輪不到槍砲上場。年初的斷交,表面上我們不過折損一個比鼻屎還小的邦交國,實際上卻是裡子面子皆失,看列強在南太平洋的細膩過招,金融戰、外交戰、資訊戰接續登場,始知國際情勢遠比國安大員想像的複雜。

快樂島,因地緣政治,已不復快樂;那美麗的寶島呢?

#諾魯 #銀行 #本迪戈 #澳洲 #寶島 #金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