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冷氣黑手起家,巨漢一路做到最高等級的半導體無塵室,超過35年的實績積累,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蓄著長鬍,沏上一壺自己栽種的好茶,無塵室工程廠巨漢系統科技董事長王滄鍊散發著濃厚的藝術家風格;談笑風生的背後,成立超過35年的巨漢,可是躋身半導體熱潮的贏家。

巨漢專精於高科技廠房無塵室整合型工程服務,包括力成、力積電、京元電、南亞科技、台灣光罩等都是客戶;2022年更以每股稅後純益(EPS)34.24元,榮登當年度興櫃市場每股獲利王。不只如此,以巨漢2022年營收高峰超過47億元、員工不到90人估算,人均營收貢獻已超過5000萬元。

從做冷氣空調起家,巨漢是怎麼跨入半導體產業?

「我做工的啦!早期做冷氣,算是黑手。」當年王滄鍊與同學林敬堯(現為巨漢董事),退伍後一起創業打拚,落腳在竹科附近。他回憶,雖然金額很小,維修一台冷氣3千元,但可以賺兩千元,「技術工嘛!但是那個很累啦,雖然只是小小的工程行,營收也做到1億元。」

1989年巨漢正式成立,從傳統的水電行,跨足到公共工程業務領域。王滄鍊直言,園區的工程,如果你沒經驗、沒有口碑,基本上不大會給你做,一開始要打進去很難。「那個年代,我們為了拿業績,估價的時候就準備虧錢了,就是為了要累積那些實績。」

承攬公共工程時,也間接認識一些電子廠商,巨漢初期靠著幫PCB、光電廠商建置無塵室來累積經驗。隨著半導體快速崛起,1994年,巨漢拿到第一家半導體廠無塵室訂單,客戶是記憶體廠商華邦電,取得了跨進半導體領域的門票。

巨漢總經理羅瑞鴻解釋,半導體無塵室與一般無塵室之間難度差異性就在粉塵數。要做到半導體無塵室等級需要到一級,一般PCB廠是一萬級,數字代表的就是環境測試的粉塵數量多寡,可見半導體要求是幾乎零粉塵。在電力、空調、環境控制與水氣製程管路等廠務設施系統,穩定性要求也更為嚴格。

打敗國外大廠 收服台灣光罩

在台灣光罩營運長黃郁斌眼中,半導體核心就是無塵室,建置得好,就能在營運管理上帶來相當優勢。因為半導體廠是24小時運作,廠務系統要求很高,百分之百不能出錯;就像科學園區電力系統是雙迴路,一邊故障另一邊馬上接上來,必須非常可靠。

黃郁斌透露,自己以前待過太陽能廠、封測廠時,就與巨漢合作超過15年,見證了巨漢的規模持續擴大與進步。以邁入第36年的台灣光罩來說,以前都用國外一級廠商,服務雖然很好,但是價格太高;台灣光罩在2020年決定引進本土廠商,公開招標後,巨漢取代了原本的國外廠商,發現品質一樣好、CP值又高。

他觀察,早年業界都是用2D套圖,也就是供應商聚在一起談,管線設備等會不會互相打架;而巨漢早在2011年左右就導入BIM系統(建築資訊模型),因此能夠精準模擬。巨漢很早就有成為一級無塵室廠商、數位化的決心,若開始施工前規畫精準,電腦模擬過,就不用修修改改。「你可以想像無塵室很擠,有三層結構,上面一米的空間,擠滿了各式管線,配置必須要很精準。」

巨漢能做到不輸國外大廠的能耐,便是逾30年的累積發揮功效。巨漢近年獲利表現穩步成長,2023年雖受到半導體市況修正、客戶資本支出進展遞延影響,EPS仍繳出13.54元成績。

案子量體將放大 切入晶圓廠

羅瑞鴻不諱言,巨漢過去做的案子量體較小,未來將朝量體放大的方向走,「過往都是做半導體的後端封測比較多,我們現在已經切到晶圓廠,晶圓廠的期程會長一點,不過也是必經的陣痛期,希望在營收與EPS取得進一步的平衡。」

巨漢30多年來,做到工安零重大事故、與業主零訴訟、零壞帳成就;法人指出,這個行業的關鍵,其實不是看產品,整合廠商的能力才是這個行業最重要的特色。「巨漢毛利率高達4成,相較於同業約2成的毛利,資源極大化應是關鍵。」

富邦證券資深副總吳春敏觀察,公司的管理方式剛柔並濟,對員工的要求非常嚴謹、採取精兵政策;但同時給員工的福利也相當好,員工的滿意度與向心力高,自然回饋在公司的業績上。

目前巨漢在手訂單約90億元,半導體產業景氣仍相當看好;受惠5G、AI潮流將驅動高科技業增加資本支出,以及ESG與碳中和議題衍生新商機下,王滄鍊有機會率團隊衝出下一波業績高峰。

(圖/今周刊提供)
(圖/今周刊提供)

文章來源:閱讀全文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大兒子7年不聞不問、告別式也不來…母親心寒「生前1招」剝奪不肖子6千萬遺產繼承權

40歲不婚住家裡,存款1千萬靠存股領股息,可以提早退休嗎?理財教練:500萬就夠了,揭退休3大迷思

鴻海攻上150元卡關!台股4月重開局,廣達、技嘉⋯7家「老AI股」重獲市場眼光:它被外資喊到410元

#興櫃 #巨漢 #黑手 #半導體 #無塵室 #王滄鍊 #力成 #力積電 #京元電 #南亞科 #光罩 #華邦電 #PCB #5G #AI #ESG #碳中和 #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