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環境惡化,衛福部陸續推動部分負擔調漲、醫學中心增額,就連掛號費也取消備查。熬過疫情的民眾,以為解封後將迎來「萬象更新」,沒想到卻是「萬物齊漲」。不只用電變貴,醫療階級化問題也加劇。免疫負債衝擊下,一人生病,全家受波及,就醫成本可觀,加上掛號費不屬醫療費用,低收、重大傷病者無從減免。漲聲響起之際,有誰想到就醫不平等問題?衛福部不應兩手一攤,任憑高昂的費用奪走弱勢就醫的機會。

部分負擔新制上路以來,就醫費用節節上升。今年遇上醫院評鑑,醫學中心增額3家,民眾好端端在固定醫院就醫,碰上升格,西醫門診基本部分負擔就從240元升至420元。若領取慢箋,還得付上至多300元的部分負擔,就連衛福部公務員看完病後,私下都直呼有感。

今年3月,衛福部又取消掛號費備查制度,在健保點值偏低、電費調漲之際,醫療院所雖強調會自律,但也坦言若不敷成本,醞釀漲掛號費。現行制度下,低收入戶及重大傷病者的醫療費用可獲補助,但掛號費不屬醫療費用,減免不減免,仍取決於各院所規定。

台灣多數人都屬核心家庭,受免疫負債衝擊,一人生病,全家也跟著生病,可觀的醫療成本,恐令弱勢不敢就醫。更令人擔心的是,國內仍有高達220萬名窮人,受限於《社會救助法》,被排除在社救體系外,連醫療費用也無法被補助。

如何對待弱勢,反映的是一個國家的道德底線,醫事司面對掛號費問題,不應兩手一攤,彷彿與自己無關,不只應設法避免聯合漲價、惡意削價競爭,更應對弱勢提出配套。至於《社救法》,準總統賴清德選前已承諾要修,只盼衛福部趕快動起來,以免承諾跳票。

#衛福部 #掛號費 #醫療費用 #重大傷病 #部分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