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政院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台積電日本廠在熊本風光開幕,「經濟學人」以日本廠較美國廠擁有more luck(更多的幸運)為題,不足一頁的篇幅,卻只簡述日本政府補助、行政支援、股東協力,似未展現世界級媒體的高度,也失去從地緣經濟及地緣政治立場觀察,可能會有的重大影響。

國際媒體似乎羨慕「台積日本廠」是幸運兒,但以台灣言,更在乎的是在全球半導體競爭中,(至少中期)台積電是否贏家?台灣是否仍可以保持優勢?這又牽涉到地緣政治的複雜捭闔。

回顧歷史,1985年廣場協議後,列強聯合干預外匯市場,日圓、馬克號稱「有秩序」升值,引發日本泡沫經濟,導致日本失落十年、二十年,甚至是失落的卅年。八零年代曾居全球半導體霸主的日本,也因此大幅勢微,業界戲稱是「從世界第一到市占0.1」。日本自然急切想翻轉這種失落的劣勢,由這次日本政府一出手就補助台積電4,760億日圓(第二廠據云將再補助7,320億日圓),即可見端倪。

而開幕當天日本媒體喊出「黑船2.0」,竟以台積電日本設廠,與1852年代美國海軍准將M. Perry以船堅炮利打破日本長期鎖國政策的事件相比擬,也足見日本上下對此新廠的重視。看看日本前後四百年來的發展,能被譽為另一次黑船事件,台積電應也算是面子十足,然而這風光背後,不是沒有陰影。

回想去年ASML案件,西方國家運用1996年的瓦聖納協議(Wassenaar Arrangement),阻止荷蘭廠商輸出DUV光刻機至中國大陸(2019年已限制較低階的EUV),有效打擊大陸高階晶片的發展。但日本本身是瓦聖納成員,取得晶片生產最關鍵設備,不會受到限制,此一優勢,足使日本重建半導體霸業再現曙光。

陳冲指出,晶片行業,並非單打獨鬥就可完勝,台積征日,同行生態系夥伴據說就超過百餘家。日本雖然暫非半導體霸主,但生產半導體所需材料與設備的供應商,卻陣容整齊、軍容壯盛。以EUV關鍵設備的塗布顯影機為例,日本即占全球九成以上的市佔率,而微影製程關鍵材料的光阻劑,日本也有世界逾八成的市佔率,至於擴散機、研磨機、氟化氫、過氧化氫等也都供應全球六成的需求。2019年日韓貿易戰,其中是非曲直難斷,但日本因掌握上述原料,應是韓國不得不迅速收場的主因。台積電日本廠雖然並非先進製程,但透過其中的日本股東,配合地緣政治運作,重建日本完整的上中下游生產線,扳回失落的卅年,非不可能。

陳冲指出,台積電是否真有黑船2.0的分量?還要走著瞧;日本能否翻轉失落的卅年?我們無從關心,吾輩只擔心在地緣政治的角力下,台灣半導體的優勢能否維持?

觀察國際現勢,政府輔導扶植半導體周邊關鍵產業,建立不受制於人的生態系,勿讓「一個人的武林」孤芳自賞,恐是當務之急。日本在2003年發布半導體產業戰略,歐盟更早在2021年即有Digital Compass(數位羅盤),我們是否更應有一前瞻的Roadmap(路徑圖)?

國際貨幣基金高層,近來不斷呼籲世界各國如不能合作,也要理性競爭(Compete rationally),這種逆勢操作,也許是經濟學家一廂情願的想法。眼看著地緣經濟的碎片化,還真懷念全球化時代,將比較利益極大化的國際分工。

#陳冲 #台積電 #地緣政治 #半導體 #黑船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