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總統大選,民眾黨異軍突起,吸引不少年輕選票,讓藍綠兩黨都有危機意識,特別是國民黨,支持者高齡化的問題十分嚴重。國民黨也出現檢討的聲音,最近一些學者提出國民黨改革倡議,其中第一項就是年輕化的改革。希望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加入國民黨。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日前還向青年朋友喊話,「不覺得其他政黨太過擁擠了嗎?國民黨這邊還有很多空位!」

培養未來從政菁英,引導年輕黨員歷練,活化國民黨決策體制與風格等意見,都是擲地有聲的見地。但是吸引年輕人入黨是一回事,吸引年輕選票又是一回事。看看民眾黨就知道。以目前民眾黨的規模能提供年輕人從政的機會恐怕遠不如藍綠兩黨,可是卻能吸引年輕族群的狂熱支持,國民黨應該想想其中的原因。

當然民眾黨贏得年輕人支持的原因很多,除了柯文哲的個人魅力、對藍綠兩黨的厭惡以及逆反心理外,與年輕世代的一些普遍想法不無關係。這種普遍想法在網路時代與全球化時代還具有一點全球的普遍性。

許多社會觀察家發現在網路時代與全球化時代成長的「Z世代」,他們在政治上與社會上有一些共通的立場與想法。所謂的「Z世代」,通常指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出生,到2010年代初期為止的年齡層。與主要透過電視新聞接收新聞的老一輩相比,Z世代主要透過社群媒體接收訊息,因此他們更容易接觸來自網路的訊息,更多元,更國際化。這對他們的政治認同與社會關心的形成有很大的影響。

一般說來,Z世代比起前幾個世代更重視性別平權與社會正義。這一代支持LGBT性少數的權利、重視性別平等和接受墮胎權。在經濟上,Z世代對社會主義的看法比前幾代人更包容。對於社會多元化也抱著較寬容的心態,反對政府灌輸特定族裔或宗教的觀點。

Z世代也很重視氣候變遷的議題,他們相信氣候變遷的科學性,也更願意投入環保運動,對綠能與電動車的接受度也比較高。

這些思潮在各國也展現出政治影響力。去年波蘭變天,趕下執政多年的保守派政黨,結束「選舉威權」,跟年輕人特別是年輕女性反對限縮墮胎權有關。

Z世代的政治認同也與前幾個世代有很大變化,就以認同感最強的猶太裔為例。新一代的美國猶太裔青年認為猶太身分是文化與族裔認同,與他們的父祖輩有很大的不同,不再把猶太復國主義視為理所當然的政治支持。在2021年皮尤調查中,30歲以下的美國猶太人有37%表示美國政府過於支持以色列,比例也高於任何美國基督教派。雖然2/3的65歲及以上的美國猶太人表示,他們對以色列有非常強烈或某種程度的感情,但在18至29歲的人中只有48%有同樣的感覺。

Z世代自認是進步派或自由主義的人增多,對傳統政黨的認同不高,對政治權威象徵的信任感較低,對傳統媒體的使用與信任也較低。

如果觀察國際上Z世代的政治立場與社會態度,就不難發現台灣的年輕族群多少也有相同的一些趨向,也可以多少解釋2024年柯文哲現象。所以國民黨要吸引年輕族群靠的不是「位子」,更要靠「腦子」。(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民眾黨 #Z世代 #國民黨 #藍綠兩黨 #年輕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