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 日,台灣與印度以視訊簽署引進印度勞工的MOU,這消息不但讓產業界稍解缺工之苦,移工匯兌業者也開心備戰,尤其是業界一哥統振(6170)。統振2019年推出Qpay,提供泰國、印尼、越南等三國移工匯款服務,去年在全台75萬移工每月約110萬筆移工小額匯款中,以四成市佔率奪冠,每月穩收逾5000萬元手續費。

外界多以為,統振是賣東芝電池、預付卡起家的老牌貿易商,但創辦人陳敦仁其實是在中東地區槍彈雨林中賣玩具時鐘奠定基業。農曆年前,霸王寒流來襲全台民眾追雪的這天,75歲董事長陳敦仁在統振內湖總部接受CTWANT記者專訪,親揭他「拚性命」的創業奇遇歷程。

靠著在中東銷售玩具時鐘,陳敦仁打下了統振成長的基石。(圖/陳敦仁提供)
靠著在中東銷售玩具時鐘,陳敦仁打下了統振成長的基石。(圖/陳敦仁提供)

陳敦仁自輔仁大學外文系畢業後,進入叔叔的貿易公司學習,奠定貿易基礎,「只要是不違法的東西,都可以賣。」29歲時,也就是1977年,陳敦仁決定自立門戶,成立「統振」,帶著一卡皮箱闖天下。

「因為中東戰爭、石油危機,伊朗被禁運,當地人常說一句話『inshallah(若主願之)』,意思就是不知道明天阿拉要叫我做什麼,所以他們付款都是直接付現金。」陳敦仁選擇遠赴中東,從伊朗起步,「除了毒品、賭具以外,什麼都賣。」他以銷售孩子玩具、時鐘、鬧鐘為主。

儘管在中東做小生意,不會被倒帳或欠帳,但要冒著生命危險。「有一次我跟人聊天,對方說,你們坐辦公室的人很好賺,做一做就有錢可以拿,我們做工的人一天才多少錢,我回說『你不知道,我們在外面怎麼樣死的。』」陳敦仁把在中東的經歷講給他們聽,對方聽了就不敢再講話。

陳敦仁真的險些命喪中東,但不是遇上戰爭,他要別人猜猜發生什麼事,從來沒有人猜中過,CTWANT記者也只猜中一半「跟吃的有關。」

在中東經商,讓陳敦仁印象最難忘的是當地的飲食。(圖/陳敦仁提供)
在中東經商,讓陳敦仁印象最難忘的是當地的飲食。(圖/陳敦仁提供)

「有位卡達客戶請我們吃當地最豐盛的餐點,那是一種用樹葉包著的土產,面對客戶盛情難卻,我吃了當天就拉肚子,一般人拉肚子兩、三天就虛脫了,那時候我拉肚子六天,可能是過敏問題,差點死掉,而且還沒有藥,只有台灣帶去的臭藥丸(止瀉藥)。」陳敦仁說時輕鬆,但難忘當下的無助。

此外,他還要進入荒漠。「那時候的杜拜都是沙漠,路標就是電線桿,拜訪客戶時,對方報路都是說,前面過去第九根電線桿,右轉四根,再左轉幾根就到了。」陳敦仁突然幽默地說,「我最失敗的是,如果那時候花500塊美金(買地)的話,現在就發了。」

為要打入中東市場,陳敦仁每年都待上一個月,他省錢買最便宜的機票,在曼谷轉機過夜,「每趟去中東,前一晚先飛到泰國曼谷,放鬆一下,隔天再飛到中東繼續打拼。」「其實中東娛樂限制多,不能喝酒、不能聽音樂,女人都蒙面紗不能看,很多都不行。」

如此奔波四年,總算在中東市場奠定事業基礎,與此同時,他觀察到,中東因為被禁運,當地時鐘電池需求很好,統振因而步上另一條道路,1986年先是取得東芝一次性電池代理權,六年後拚出銷售No.1進而取得二次充電電池經銷權,在從代工手機電池切入代銷預付卡,意外發現移工族群的需要。

如今統振已是75萬移工族群預付卡及匯款最大的服務商,而營收獲利也逐漸回穩,2023年營收為22.63億元,雖然較2022年下滑8.5%,但毛利率從2023年第2季已來到31%,第3季續增到34%;前3季每股稅後純益達2.68元,幾乎追平2022年全年的2.73元。

但「中東通」的創辦人還想創新事業,他正將眼光轉回以色列。「以哈戰爭去年10月7日開打,原本已規畫10月6號有兩個人要過去以色列爭取天然萃取產品的代理權,但因為戰爭而暫緩。」陳敦仁一如47年前勇闖中東的貿易商,伺機而動,不同的是,他不用再自己獨闖。

更多 CTWANT 報導

#移工 #統振 #匯款 #預付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