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農曆新春後的第一篇專文以「一杯咖啡看公平待客」為題,討論不歧視與公平待遇的一體兩面,以及公平待客將道德提升至法律義務的問題。專文如下:

甜甜圈基本上是美國文化一部分,近來因一訴訟案件,開始注意到有關的新聞。在美國,知名的甜甜圈品牌頗多,為避免廣告嫌疑,權以D牌稱之。如逛D牌公司網站,可以發現許多其引以為自豪的數字,例如每秒賣出60杯咖啡,換言之,每年就二十億杯;(奇怪,不是賣甜甜圈的?)沒錯,該公司主張甜甜圈搭配咖啡!何況公司在西班牙的據點,就以咖啡為名。另一個有趣的數字,也與咖啡有關,在網站上公司號稱有兩萬五千種點選咖啡的方式(there are 25,000 ways to order coffee),姑不論咖啡品種,添加各種口味諸如焦糖、椰子、香草、杏仁、藍莓等,是有許多選擇,相信也沒人認真算過。而本文開始所提訴訟,就因25,000種點選方式而起。

本年初,美國加州有律師提出消費者團體訴訟,提告人因患乳糖不耐症,要求將咖啡中的牛奶去乳糖或更換為植物奶,D公司回應須加付0.5-2.15美元,不想引爆歧視爭議。美國自1990年起原即有身心障礙者法(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即有名的ADA法,原意係為保護身心障礙者在就業上免受歧視,其後因「障礙Disabilities」解釋範圍擴大,爭議糾紛也就不斷增加。這次官司號召約五十人,賠償金額高達五百萬美元,固然就一般人而言,一杯原加牛奶的咖啡,如改用黃豆、燕麥、椰子或杏仁奶等,需多付牌告所示0.5-2.15元不等的金額,無非是反映成本而有不同的售價,沒啥歧視問題。但因消費者自稱係屬ADA法下病症的患者,不應因疾病而有不同的給付,主張受到歧視,目前類似案件已有多起,正由不同法院審理中。

ADA立法原意,在使民眾不因疾病或身心障礙,在就業、就學、居住方面,遭受歧視或不公正待遇,如果沒有扭曲立法原意,只因規避食物中的敏感原(或口味偏好),調整咖啡配方,視不同配方而有差別定價,談歧視似乎言重。不過原告律師主張,D公司僅於告示中周知,如對特定原料過敏,須告知服務人員,而就補救方式,則將imposing a surcharge。但ADA法律要求在協助身心障礙者去除問題時,不得有nondiscriminatory treatment,也不應要求附加費用,因此D公司已構成歧視,應負賠償責任。該案各執一詞,孰是孰非,Let’s wait and see。

如果D牌甜甜圈案件發生在台灣,因台灣也有類似的「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該法第五條也涉及消化、新陳代謝方面的功能障礙,卻無關教育、就業的處遇,是否屬立法意旨所關切?是否造成交易次序紊亂?人際關係互信的解體?其實這也牽涉國人對不歧視與公平對待的解釋。

表面上,不歧視與公平待遇是一體的兩面,也涉及將道德提升至法律義務,類似問題,2015年金管會為保障金融消費者權益,避免2008金融海嘯重演,引行政程序法第165條為法據,訂定公平待客原則,用意良善,但各界對公平待客各有銓釋。其實在早期,金融機構就將客戶基於風險、信用予以分類分級管理,純屬風險管理,無關歧視,KYC風行後,這種分類又更細緻。前述金管會的指導原則,八成內容「金融消費者保護法」已有含括,其餘條文也早散見於各金融法規,基本上只能算是彙總整理。唯二有關公平或歧視的規定,應是提及財務弱勢或高齡客戶的宣示性條文,而行政程序法第165條早已言明只是行政指導,所以公平待客規定,應該只是金管會努力保護消費者的象徵,希望不會衍生類ADA的後遺症。

甜甜圈咖啡依不同添加食材而有差別訂價,其他行業公平待客,其實依法執行應該就夠了!公司治理不也要求對全體股東要Equal Treatment?

#數字 #時報 #歧視 #咖啡 #公平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