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張朝欽綜合外電報導】2023年已過去,德國面臨的各式問題依舊存在,首當其衝的是高能源價格問題,以及產業的逐漸「去工業化」、極右派動盪,移民和缺工等,紛紛受到檢討。

然而面對2024年,多數專家的焦點首先仍就放在能源政策的批評。雖然兩年前爆發的俄烏戰爭,突顯出德國能源供應的脆弱,以及隨後帶來連串的通膨等問題,然而政府仍持續「脫碳」工作,包括在2023年關閉最後一座核電廠,雖然這跟脫碳沒多少關係;以及燃煤發電廠的關閉,凸顯出扭曲的、以意識形態能源政策。

在俄烏戰爭前,德國工業需要的廉價能源,來保持產業競爭力,但預計2024年德國企業支付的電費,將是國際競爭國家的3倍。與國際相比,中國和印度從未參加對俄羅斯的制裁,此外美日韓等競爭國家,也將從德國失誤的能源政策中受益。

因此在2024年,德國的「去工業化」將持續,這要歸因於超高的能源價格;越來越多的德國公司也將投資在能源價格低廉的國家。德國近70%的資金流向其它歐洲國家,此一趨勢將在2024年繼續下去。

德國已經被當地許多媒體貼上標籤,從歐洲經濟火車頭,轉而被戲稱歐洲病夫,經濟成長在2024年也不樂觀。根據德國工商管理局最近對2200多家工廠的調查,35%的企業對2024年抱有負面展望,38%預計產出會下降。

在德國經濟居核心地位的汽車業當中,德國生產的汽車有3分之2以上出口到國外,但由於高昂的能源和人員成本,德國作為汽車生產基地的吸引力越來越低。Ifo研究院負責人Clemens Fuest說,隨著電動車的推廣,中國的崛起​​,一旦電動馬達取代內燃機,中國就會用廉價的電動車湧入德國和歐洲市場,最後佔據主流地位。他認為歐洲汽車製造商屈服於中國品牌,只是時間的問題。中國的汽車製造商背後有國家支持,工資也低廉,環境管制鬆懈,能源價格也相對便宜,現在沒人能阻止他們。

此外由於歐洲央行(ECB)的貨幣政策,建設成本高、融資條件差,德國房地產價格自高峰以來已經下跌了10%以上,預計2024年還會再跌。2023年底房地產商Signa的破產,在高利率和原材料成本激增之下,2024年結果可能是更多房地產開發商和建築公司將逐漸走向破產。

在2024年1月德國各地出現數十萬人反極右派和AfD黨的抗議遊行。然而這也突顯出極右政治勢力逐漸嶄露頭角,根據政府收集到的資訊顯示,民粹主義勢力將大大增加,政治體制將受到打擊。如果德國政府沒有在移民政策做出重大轉變,政府如果繼續違背民眾的多數意見,例如接納更多的難民,極右勢力將在德東數個地區的選舉大有斬獲。特別是德東地區的德勒斯登市(Dresden)已成為半導體聚落,吸引著許多外國投資。

此外德國將面臨數位化的困境,聯合政府沒有大力推廣AI,只考慮徵收AI稅,因為AI會導致許多工作喪失,進而減少國家稅收。這些問題在2024年也不會獲得解決。

最後德國在2024年也不會成為富裕國家。2022年德國公共社會支出佔GDP的26.7%,比OECD平均的21.1%高出5個百分點以上。其它包括高稅收和高關稅,都損害了德國對企業或個人的吸引力。

#電費.能源 #時報 #德國 #核電 #能源價格 #移民 #缺工 #俄烏戰爭 #歐洲病夫 #汽車 #電動車 #房地產 #半導體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