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富比士》(Forbes)富豪榜出現以來,台灣有間集團的三個創辦人或其子女就一直在榜上,這間鮮少曝光的神祕公司,就是僅次於台塑集團的第2大石化公司長春集團,若沒有長春的特用化學品,台積電、蘋果手機、甚至特斯拉,都可能面臨停工。

長春集團聯合創辦人林書鴻以67億美元(約2100億元),名列2024年新春的《富比士》第四大台灣富豪。「公司成立以來就沒有虧過錢,因為不缺錢、所以也不用上市,專心做好自己就好。」96歲的林書鴻說起話來總是中氣十足、條理分明,捲翹的眉毛看起來非常精神。

長春集團三家核心公司,包括長春石化、長春樹脂和大連化工,這三家公司在2022年營收大約4366億元,這還不包括其他數十家關係企業,因為沒有上市,所以外界很難看清全貌,然而富豪榜仍能將其排上榜單,可見威力。

長春人造樹脂廠在1949年,由廖銘昆、林書鴻與鄭信義合夥投資設立,開發生產電木粉,1956年時成功開發並生產出耐水性極佳的尿素膠,讓台灣合板工業有史以來首次打進國際市場,接下來研發許多高品質的特用化學品,先後完成雙氧水、聚乙烯醇、冰醋酸、環氧大豆油、聚合醋酸乙烯乳化漿、醋酸、酯等下游產品。

鮮少在媒體前公開發言的鄭信義,就曾特別向記者說到,為長春賺下第一桶金的尿素防水膠,就是林書鴻在簡陋的工廠廚房不斷攪拌、憑手部感覺做混合比例的拉力測試,經歷千次失敗才做出來的產品。

台積電製程所需的電子化學品,長春是主要供應商。(圖/報系資料照、翻攝台積電官網)
台積電製程所需的電子化學品,長春是主要供應商。(圖/報系資料照、翻攝台積電官網)

而今,台積電5奈米製程所需的電子化學品—高純度雙氧水、TMAH(四甲基氫氧化銨)顯影劑、稀釋劑、醋酸正丁酯、銅電鍍液、鈷電鍍液等,長春都是主要供應商。

以雙氧水為例,他是台灣最大雙氧水製造商,也因為是世界第一最純的,才能作為半導體廠清洗晶圓的重要化學品,是台積電到美國、日本設廠時一定要帶著走的重要供應商。

1968年設立台豐印刷電路工業公司生產印刷電路板,為長春集團及日本三菱集團合資成立之關係企業,正式跨入電子業。

因為「斷料危機」,林書鴻提到,早年在做印刷電路板的積層板,有一次日本廠商幾乎停止供應銅箔,導致長春無法繼續生產,因此被迫著手開發銅箔,1987年起開始土法煉鋼,邊找資料邊試,各種不計成本地實驗,才能做出這樣地無可取代。

特斯拉的電池使用長春的銅箔,連外貿協會都以此推銷台灣製造的強大。(圖/報系資料照、中新社)
特斯拉的電池使用長春的銅箔,連外貿協會都以此推銷台灣製造的強大。(圖/報系資料照、中新社)

以銅箔來說,一般印刷電路板用的銅箔薄度大約在12至18微米間,手機與電動車的要低於8微米,這個已經很難做了,但長春生產的電解銅箔薄度只有5微米,可以提高電池效能,所以目前特斯拉美國廠高達60%電動車的電池,是使用長春的銅箔,長春在全球電動車鋰電池銅箔市占率約25%,包括苗栗廠和江蘇常熟廠,接下來還預計在北美投資設立鋰電池銅箔廠,業界估計,應用於5G伺服器與通訊基地台的RTF反轉銅箔,全球市占率應該也有六成以上。

林書鴻說,長春賺的錢都在投入研發和設備,若過去沒有持續研發,就沒有現在的高值化,台灣就是沒產油、沒天然資源,所以才要作石化工業,因為我們有人、有智慧,如果一桶油賣80美元,我們做出來的產品可以賣到400美元,這也能增加很多就業機會。

長春每年花在研發支出超過4%,比起很多科技業者還高,所以長春集團擁有上千項專利,大部分都是能走出實驗室、達到商品化獲利的優質專利,所以外界才會稱林書鴻是「石化業的愛迪生」。

最近他在大力研發的是碳補捉,其實他早在2011年就向記者提過,長春已開發出將二氧化碳「廢氣」轉為醋酸產品,笑說「這個算盤打起來不划算,但為了環境好嘛!」當時投資百億,只是為了理想,在2023年,長春集團已能穩定年消化12萬噸CO2、量產出60萬噸醋酸,目前還在持續研發且精進中。

近年來隨著全球對於碳排放越來嚴格,他想著要如何將CO2純化,達半導體能使用的標準,再創新商機。

更多 CTWANT 報導

#長春 #林書鴻 #台積電 #蘋果 #特斯拉 #石化界愛迪生 #銅箔 #長春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