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張朝欽綜合外電報導】作為投資人主要避險工具,並且隨著各國央行放鬆貨幣政策,預計黃金價格在2024年底之前仍會繼續上漲,並且明顯創下歷史新高。從長遠看來,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可能是之後金價的主要驅動力。

在經過兩年低迷之後,黃金價格在2023年12月觸及每盎司2150美元的歷史新高,突破2011年的紀錄,而2023年低位為10月6日的1810美元。

金價在2020年大漲21%之後,2021年下跌約35%。而儘管2022年各國央行升息幅度較大,該年黃金跌幅仍限制在0.31%的小跌。

黃金在2023年初從1835美元起步,在四月達到2048美元,隨後受到美元升值的抑制,並穩定在約1900美元。一直到該年最後兩個月,金價再次上揚。

金價在最後兩個月的揚升,主要原因,首先是各國央行積極補充黃金儲備,推升需求,特別新興國家的央行,他們被認為是黃金的大買家。例如中國央行的操作,據世界黃金協會(WGC)的資料,中國央行截至第三季累計購買181噸的黃金。

荷蘭ING集團的策略師Ewa Manthey說,歐美在決定凍結俄羅斯資產之後,各國擔心俄羅斯會制裁其它國家資產,以及俄羅斯轉為重視外匯儲備,都推升了各國央行對黃金的偏好。

此外聯準會在去年透露出降息訊息後,美國公債殖利率下降,也增加了黃金的吸引力。12月21日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降至3.89%。此外當時市場對美降息的預期也越來越強烈。

而在10月初加薩走廊爆發的以色列和哈瑪斯(Hamas)份子的戰爭,無疑的在年底推升了金價。為了支援哈瑪斯,葉門的胡塞武裝份子隨後攻擊了紅海的商船和運輸船,同樣為金價上漲提供動力。

關於2024年驅動金價的因素,所有的人都在看聯準會的動向。市場先前預期聯準會在2024年3月開始降息,但是聯準會最新的一月會議打壓了市場降息期望。澳新銀行(ANZ)分析師David Hynes認為,聯準會在今年下半才會開始降息,而且黃金和利率的反向相關關係會加劇,而且降息階段的金價上漲幅度,會大於升息階段的價格下跌幅度。

荷蘭ING集團預計,聯準會將在5月降息,今年總共降息150基點(10碼)。

此外各國央行將購買更多黃金,澳新銀行估計購量仍將遠高於500噸的趨勢線。ING預測,由於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經濟前景,各國央行將在2024年繼續成為買家之一,購買量將與2023年持平或超過。

考慮到所有因素,各家銀行紛紛對2024年金價走勢提出預測,多數認為,隨著各國央行在2024年持續放鬆貨幣政策,金價將繼續上漲。德意志銀行在歲末時指出,金價在2024年底之前將達到2250美元。而瑞銀(UBS)在一月時預估,金價今年將升約10%,年底前最高見2250美元。金價在一月已站穩2000美元,似乎更多專家有更樂觀的看法。

澳新銀行預測,2024 年金價平均價格可能為2043美元,高於2023年的1917美元。2024年價格區間將在1830至2300美元之間,衝破歷史新高,並為各家預測最高者。該行認為,隨著烏克蘭戰爭和中東緊張情勢持續,全球經濟放緩,以及美國總統大選的不確定性,將刺激黃金投資。

CNBC市場分析師Robertus Andrianto Serin也預計金價平均可能達到2300美元。

交易平台Laba Forexindo的Ibrahim Assuaibi,他的預測較溫和,交易區間將為1830美元至2100美元之間。Traderindo的創辦人Wahyu Laksono則預計 2024年黃金交易價格將在1800美元至2300美元之間。

荷蘭ING認為,決定性因素是聯準會降息,以及美元走弱、全球經濟動盪,以及央行持續大量買黃金。並預計全年的平均價格為2031美元。

關於2025年,分析師對金價預測各不相同,較為分歧,但是持續抱持樂觀預測。Serin認為會來到驚人的2500美元。Laksono則認為,金價創新高,不是是否會發生的問題,而是何時發生。特別屆時美國經濟會因寬鬆政策而趨向穩定,而且以哈紛爭和俄烏戰爭,以及美中之間角力仍將持續,分析師們多認為,到2025年時,金價將更多地由地緣政治來決定,而不是由貨幣政策。

自古以來,黃金始終是危機時期的首選。而與其它大宗商品一樣,黃金價格始終在波動。但根據資料,黃金在過去十年呈現穩步上漲的局面。多數分析師預測,金價在未來幾年將繼續上漲。

#央行 #黃金 #美元 #時報 #金價 #降息 #分析師 #以哈戰爭 #俄烏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