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走春拜年,親友團聚除了面對各種「問候攻勢」,還可能變成同輩親戚的「炫耀大會」。一名台積電工程師表示,他最討厭過年,因台灣社會把GG捧的高高在上,但過年表哥表姐都從美國回來圍爐,不是史丹佛博士就是在矽谷谷歌,讓他覺得自嘆不如;但有網友回應,「美國外商裁員說炒就炒,這一年矽谷砍多少人你知道嗎?反觀台積電好像沒有炒魷魚問題,只有你能否待下去的問題」。

一名網友在Dcard發文「台積又怎樣?」他提到,每年最討厭過年,平常台灣社會把GG捧的又高又厲害,但過年表哥表姐堂弟堂妹都從美國回來圍爐,這些同輩親戚有的是史丹佛博士,也有人在矽谷谷歌工作,「看到他們的臉笑笑的,彷彿嘲笑著我這台積RD(研發工程師)」,讓他哀嘆,一山還有一山高。

貼文曝光後,網友反應一面倒,認為原po心態不夠正向,「生在這種高收入家庭就別抱怨了, 許多家庭連讓後代翻身的資源都沒有」、「先把你心態壯大吧!是你瞧不起自己還是別人」、「硬要跟別人比,只會心累而已,親戚總是有特別厲害的,什麼都要比,做人幹嘛這麼辛苦」、「這什麼詭異的鄙視鏈…每個工作都有自己的專業性,完全以金錢和地位來看待他人完全不可取」。

還有其他網友提醒,「在美國的移民也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辛苦,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堂/表兄弟姐妹和自己的生命歷程不同,沒什麼好比較的」、「你要明白一點,美國外商裁員炒魷魚沒在跟你客氣的,都是說炒就炒、說裁就裁,這一年矽谷多少科技業裁員你知道嗎?反觀台積電好像沒有炒魷魚的問題,只有你能否待下去的問題」。

另釣出有相同遭遇的人,「我索性過年都不回台灣了,兄弟姐妹都是醫生牙醫,只有我是軟體工程師,要是當年考上牙醫就好了」。

#台積電 #矽谷 #谷歌 #工程師 #裁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