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的英王查爾斯,愛到把家徽贈予這遠在天邊的酒廠。(王爵暐攝)
現今的英王查爾斯,愛到把家徽贈予這遠在天邊的酒廠。(王爵暐攝)

Laphroaig酒廠的「水源之旅」行程,是帶領觀光客從發麥、糖化、發酵、蒸餾到入桶熟成的沉浸式體驗。(王爵暐攝)
Laphroaig酒廠的「水源之旅」行程,是帶領觀光客從發麥、糖化、發酵、蒸餾到入桶熟成的沉浸式體驗。(王爵暐攝)

鉅細靡遺的酒廠探訪行程,讓觀光客近距離的觀察威士忌產製的每一個過程。(王爵暐攝)
鉅細靡遺的酒廠探訪行程,讓觀光客近距離的觀察威士忌產製的每一個過程。(王爵暐攝)

7座大小不一的蒸餾器是Laphroaig酒廠最引人入勝的景緻。(王爵暐攝)
7座大小不一的蒸餾器是Laphroaig酒廠最引人入勝的景緻。(王爵暐攝)

參與「水源之旅」行程的遊人,必須背著自己的午餐,踏上Islay的山間小徑探訪製酒的水源地。(王爵暐攝)
參與「水源之旅」行程的遊人,必須背著自己的午餐,踏上Islay的山間小徑探訪製酒的水源地。(王爵暐攝)

被草原環繞,隱身在丘陵鞍部的一片清涼就是Laphroaig酒廠的水源地。(王爵暐攝)
被草原環繞,隱身在丘陵鞍部的一片清涼就是Laphroaig酒廠的水源地。(王爵暐攝)

在途中不同的休停點,分別品嚐三款不同風味的酒款 ,為旅程增添泥煤和煙燻風味。(王爵暐攝)
在途中不同的休停點,分別品嚐三款不同風味的酒款 ,為旅程增添泥煤和煙燻風味。(王爵暐攝)

行旅間的喜悅,是我們在過程中,認識了三位來自南加州的北京移民。(王爵暐攝)
行旅間的喜悅,是我們在過程中,認識了三位來自南加州的北京移民。(王爵暐攝)

酒窖裡的桶邊品飲是威士忌發燒友最期待的一刻。(王爵暐攝)
酒窖裡的桶邊品飲是威士忌發燒友最期待的一刻。(王爵暐攝)

琥珀色的威士忌原酒直接從橡木桶中汲取出來。(王爵暐攝)
琥珀色的威士忌原酒直接從橡木桶中汲取出來。(王爵暐攝)

一對新人來到Laphroaig酒廠拍結婚照,新郎的蘇格蘭裙造型相當好看。(王爵暐攝)
一對新人來到Laphroaig酒廠拍結婚照,新郎的蘇格蘭裙造型相當好看。(王爵暐攝)

一對天鵝緩緩地從海的遠方游來,與閒坐在海邊的老夫婦相映成趣。(王爵暐攝)
一對天鵝緩緩地從海的遠方游來,與閒坐在海邊的老夫婦相映成趣。(王爵暐攝)

在Laphroaig的那天,是我們在艾雷島唯一遇到的陰霾午后;因為名額有限,出發前沒預料到天涯海角的觀光行程竟是如此趨之若鶩,慢了幾天上網預訂,竟讓當日的Laphroaig水源之旅無法全員到齊;鉅細靡遺的酒廠探訪行程,最終只有我和友人有幸參與,太太們半天假,放兩個中年大叔自由行一個下午。

其實從抵達艾雷的第一天起,Laphroaig就一直出現我們左右;在前往Ardbeg的路上,A846號公路上第一個引起我們驚呼的,就是Laphroaig路標出現在路旁;腦海裏那股煙燻、瀝青、入口後甜美專屬於拉弗格的氣息,毫無防備地就從齒頰間溢出,那是一種熟悉的愛戀、是一種欲罷不能的美感。

Laphroaig 酒廠的「水源之旅」行程,是帶領觀光客從發麥、糖化、發酵、蒸餾到入桶熟成的沉浸式體驗,期間還得背著自己的午餐,踏上Islay的山間小徑探訪製酒的水源地;路程不長卻別具特色,更在途中不同的休停點,分別品嚐三款不同風味的酒款 ,為旅程增添泥煤和煙燻風;然而行旅間的喜悅,卻不是這些按步就班的安排,而是我們在過程中,認識了三位來自南加州的北京移民。

同是威士忌發燒友,他們有著和我們類似的追酒歷程,為了這趟旅行,也是從八個月前就開始規劃,不過他們更熱切,北高地、Skye島、Speyside甚至連Jura島都要涉足,著實讓我們欽佩不已;遠在他鄉的異地遇見使用共用語言的同好,威士忌化去尷尬打開隔閡,直到行旅結束,我們在Port Ellen 鎮上相遇,還彼此分享哪一家雜貨店還有雞蛋可以買,結果被他們搶先一步,當晚我們讓餐桌上只剩2顆鴨蛋佐餐!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Laphroaig #朝聖之旅 #山間小徑 #酒廠 #艾雷島 #英王 #查爾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