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過去幾年以來,尤其在2020年爆發新冠病毒之後,全球主要經濟體先是大幅降息救經濟,然後又大幅升息抗通膨。不過,中國大陸與日本除外,尤其是第3大經濟體日本,目前甚至還是維持在負利率,跟歐美比起來通貨膨脹也只是小幅增加而已。不過,2024年或許有不一樣的情景,那就是日本準備要升息,表示日圓匯率有機會不再弱勢將會升值。

過去30多年歷經泡沫經濟的日本民眾,從來都不知道物價還會有上漲的一天,因為一直處在通貨緊縮的環境中。但現在日本的通貨膨脹率差不多只大於2%,跟歐洲與美國一度暴增至10%上下,現在也還有3%左右相比,其實並不算高。但上班族加薪幅度不及物價漲幅下,日本家庭的荷包也跟著縮水。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日本政府一直在努力刺激經濟成長,把利率降到零還不夠,因為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因此,日本政府下猛藥,從2016年開始實施負利率。這8年以來,一路堅持不升息後,到現在總算看到當地物價真的有在上漲。

然而,日本央行真正關心的是東西漲價能維持多久,且有沒有長期都看到物價健康地上漲。另外,日本央行也希望日本民眾能普遍地加薪,唯有薪水增加推升的通膨才是正向的經濟成長。在新冠疫情那幾年,日本好不容易出現通貨膨漲,但都是因為日圓走貶,進口燃料與原物料大漲所致。

要不是2024元旦突然發生大地震,日本政府應該就要結束負利率。根據日媒報導,日本災後的復原情況並不太順利,故日本央行原訂的貨幣政策轉向計畫,可能會要再延宕一段時間,至少經濟成長不能受到影響。

日本股市的日經指數,前一陣子不斷創新高,重寫34年新紀錄。雖說股市是經濟成長的櫥窗,但日經屢創新高,跟日本政府正在推行的公司治理改革也有很大的關聯。因為日本企業在部分產業極具競爭力,不完全是經濟成長的因素,更何況日本經濟也沒有多好。

日本央行最近的一次會議紀錄指出,近年來日本在2007年首次升息後,利率就一直下降到現在是負的,目前再度調升利率的時間點應該到了,不要錯過良好的時機點。在元月22至23日的兩天例會中,利率決策與會成員積極討論,是時候要退出現今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了。

9名董事會成員紛紛表示,應該已經到了要終止負利率政策的時間點,2024年勞資的薪資談判,以及經濟成長與通膨都將出現改善。同時,應該在聯準會或歐洲央行降息之前,日本要先改變目前的政策利率。

由於市場都預估日本央行馬上會調升利率,故此會議紀錄曝光後,日圓兌美元匯價當時一度上升0.3%,同時,有標竿意義的日本10年期公債殖利率,立刻也上漲超過4個基本點,來到0.75%。但日本央行行長植田和男還是沒鬆口,會在何時棄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的負利率。

分析師認為,其實日本央行已經開始要準備緊縮貨幣政策,本財年結束的3月底,或新財年開始的4月初就有可能會發布。根據日本央行的行事曆,下次表訂例會時間最快在3月18與19日,還有4月25與26日。而3月日本走出負利率的可能性為32%,較先前的29%有所增加。

植田和男表示,就算日本真的走出負利率,但還是會維持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市場預估,日本的終極利率可能只有0.5%,遠低於歐洲目前的利率4.5%以及美國的5.25%至5.5%。不過,日本央行有位理事認為,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日本才能真正實現政策正常化,至少大地震的衝擊要先淡化才行。

日本利率回歸正常不啻是好事一樁,尤其對當地的金融業者來說更是如此,因為財報會好看不少。但對債台高築的日本政府來說,可能會雪上加霜。路透社表示,未來10年期間,日本政府每年要背負的債務利息恐將增加兩倍以上,達24.8兆日圓,約1,690億美元。

日本財政部在擬定政府預算法案時也善意提醒外界,日本央行可能不再實施大規模景氣刺激計畫,債務融資成本可能會大增。過去這幾年以來,日本央行一直把利率壓得極低,日企借錢成本幾乎是零,一旦日本利率轉向,這些日本公司應該是最不能接受的一群。

根據日本政府支出草案,截至2034年3月的2033財年,政府債務利息支出預估將大幅增至24.8兆日元。相較之下,計算到2025年3月底的財年,只有9.83兆日圓。眾所皆知,日本政府的債務占GDP超過兩倍以上,是全世界已開發國家中最大的。

另外,到2034年3月底的2033財年期間,日本政府未償還的錢將高達1,244.68兆日圓,且創下新高紀錄。儘管如此,若就健全的經濟發展來看,日本央行應該會在2024年調升利率,故不用等到猴年馬月,就在龍年,日本的利率將有變化,日圓也應會有不同的氣象。

#匯率 #日圓 #日本 #日本央行 #負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