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公教年金改革新制2018年上路,雖明訂只要結婚逾2年者,即使離婚,配偶仍可依婚姻占年資比率請求1/2的退休金,也就是通稱的「配偶年金分配權」。但1名對家庭付出16年光陰的羅小姐,日前申請卻遭駁,大嘆懲罰弱勢軍眷,立委也指規定太過嚴苛,除非夫婦2人都是軍公教,否則其中1人必須「無業」,連打工1天都被歸類成勞工而拒絕請領,徹底背棄立法初衷。

軍公教年改時,在公務與政務人員、公立學校教職員及軍人退休撫卹相關規定中,納入「配偶年金分配權」,讓經濟較弱勢的軍公教配偶,有權請求分配年金,以彰顯對維繫婚姻及家庭關係的貢獻。

為家庭操持16年,讓擔任軍人的丈夫無後顧之憂工作,羅小姐在離婚後,因無財產和收入,因此申請離婚配偶年金分配,卻因曾經有打工貼補家用的紀錄,被國防部駁回申請,讓她感嘆,自己當初因為家庭經濟困難,才需要出門工作,沒想到卻因有短暫的工作紀錄被剝奪權利和保障,相當不公平,政府說要給弱勢軍眷保障,如今看來,卻像是種懲罰和對家庭付出的否定。

時力立委王婉諭對此表示,「配偶年金分配權」雖修法立意良善,卻設計「互惠條款」,明定除了無工作的離婚配偶外,只有夫妻2人都是軍公教人員,才能適用年金請求權規定。

然而,行政機關對「無工作者」的條件規定異常嚴苛,只要在婚姻期間有過任何就業紀錄,不管是1年、1個月還是1天,都會被歸類為「勞工」,此舉導致離婚配偶無法順利請求年金,背離立法初衷。

王婉諭主張,應讓職業婦女離婚時也能請求,否則對從事軍公教以外職業的弱勢配偶而言,不只經濟上沒保障,對婚姻的貢獻也沒有得到認可,並抨擊過去行政院曾說修法刻不容緩,但至今仍不見進展,希望各部會別再互踢皮球,正視弱勢缺乏保障的不公平問題,補上制度缺漏。

婦女新知基金會副董事長洪惠芬則說,台灣的勞動市場對育兒照顧、家務勞動的分工仍高度性別化,導致很多女性工作期間薪資偏低,也沒有充足的年金保障,政府應建立和工作及保費脫鉤的「基礎年金」制度,避免家庭照顧者不僅沒薪水,還被排除在經濟安全的保護網之外。

此外,洪惠芬也質疑,目前僅軍公教退撫金納入離婚請求分配,其他類型的職業年金則不納入,有違反憲法第7條平等權的疑慮,呼籲政府別再卸責,應儘速修法,將配偶的職業年金及其期待權納入剩餘財產分配,以保障婚姻中經濟弱勢的一方。

至於是否納入修法,行政院雖曾開會討論相關議題,也交由銓敘部討論修法,但迄今尚無明確的立法時程。

#年金 #離婚 #配偶 #軍公教 #請求 #互惠 #年金改革 #軍眷 #弱勢 #退休 #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