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聯準會正在接近本政策周期的轉折點,從收緊金融環境到某個時間點開始轉向放寬政策,這是一場高風險的操作,將給全世界造成多面向的影響,是現今金融市場最熱切討論、最屏息等待的頭等大事。由於美國經濟與就業保持著令人意外的強韌,市場對聯準會最快在3月降息的預期逐漸降溫,並在該央行1月底的貨幣政策會議後徹底破滅。就經濟局勢而言,華爾街現在預期聯準會可能要到5或6月才會轉向降息,然而就政治面來看,或許年中採取行動也是一個比較合宜的時機。

由於通膨逐漸降溫而經濟仍然強韌,聯準會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1月會後宣布維持政策利率不變,為5.25%~5.50%,此決議符合市場普遍預期。FOMC在聲明中刪除了「額外政策緊縮」等措詞,意味著排除進一步升息的可能性,但也強調在對通膨持續朝2%邁進更具信心之前,該委員會不認為降低利率目標區間是合適之舉。

聯準會主席鮑爾在會後表明「3月應該不是最有可能降息的時間,也不是我們的基本情境」。他表明目前央行尚未積極考慮降息,雖然美國通膨已經顯著放緩,但仍高於2%目標,同時他也對通膨率可能在2%上方趨於停滯表達擔憂。

聯準會何時降息、降息速度為何關乎美國每一位有工作的人、每一位購買商品和服務的人、每個擁有儲蓄帳戶或貨幣市場基金的人、每個想買房的人或每一位投資股票和債券的人。

在鮑爾發表會後談話後,數家華爾街大行隨即調整對聯準會的利率路徑預測。瑞銀表示,美國經濟可望在今年實現軟著陸,聯準會可能要到5月才會啟動降息,預計全年降息4次、各25個基點(1碼)。高盛將聯準會啟動降息的時間預測從3月推遲到5月,但仍預期2024年將降息5次,2025年再降息3次。惠譽(Fitch Ratings)表示,由於缺乏證據顯示經濟增長放緩,以及勞動力市場仍然緊俏,且薪資和服務通膨上漲,我們認為可能要到6或7月才會降息。

國際貨幣基金在其最新的預測報告中指出,美國和世界經濟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已經降低,但風險依然存在。正在中東地區爆發的衝突,很可能大幅推升能源價格。一直以來推動經濟成長的消費者支出可能開始轉弱。利率可能開始真正發揮作用,經濟中脆弱的部分將首當其衝。

但就目前而言,美國經濟正展現出令人驚豔的韌性,在經歷聯準會一年多不間斷地急速拉升利率後,美國通膨持續降溫,但消費支出和就業仍然穩健。美國2023年第四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季增年率達3.3%,遠超出經濟學家預估的成長2%。2023年全年GDP成長2.5%。日前公布的美國2024年1月非農就業新增35.3萬人,較市場預期的增加18.7萬人高出近1倍,1月失業率為3.7%,低於市場預期的3.8%。

在經濟可望實現軟著陸的氛圍下,過去聯準會應該沒有承受太多政治壓力,但隨著美國將在今年底舉行大選,央行應該在何時轉向便成了必須謹慎拿捏的大學問。

紐約時報財經專欄作者Jeff Sommer表示,經濟學的目標是成為一門科學,但制定經濟政策則是一門藝術,需要微妙的時機和敏銳的政治判斷。聯準會現在的處境艱難,其利率轉向的時機非常棘手。他認為如果聯準會在11月大選臨近時才採取行動,可能被視為「干預政治」。如果像市場目前普遍預期那樣,例如在6月啟動降息周期,應該能為聯準會保有政治獨立性的形象提供充足的緩衝,因此,他認為聯準會應該會在今年上半年的某個時候開始降息。

#聯準會 #降息 #通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