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經濟研究院指出,兩個強大因素帶來全球整體通膨快速下降,其一為非能源工業品持續通貨緊縮,其二則是近期的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也因此,困擾供應鏈逾兩年的壓力已經消散,生產者價格也跟著下降,現在就看最終端的消費商品價格通膨的減弱速度。

但牛津認為,各國央行仍對高通膨仍心存芥蒂,歷經幾年來飆高的通膨水準,現在的短期目標要先讓貨幣政策「恢復信任度」,在面對國內價格壓力依然較高、紅海衝突帶來航運中斷風險,以及勞動市場無薪假人數不時增加的影響等狀況,在調整利率政策、採取降息措施上持續保持謹慎態度。

此外,服務業通膨也十分頑固,牛津認為,這可能更真實地反映了國內經濟的基本狀況,更是各國央行考慮寬鬆貨幣政策時機的關鍵指標。

牛津研究團隊指出,主要央行目前的態度仍高度偏向對抗通膨,任何放寬利率政策的舉措都只會是漸進式,維持預測主調為「首次降息,要到今年年中才會出現」,比市場的普遍看法晚了一段時間。

全球高通膨的走低,非能源工業品最為明顯,其約佔整體消費者一籃子物價的四分之一。根據牛津研究團隊推算,過去9個月來,已開發經濟體的年化非能源工業品價格通膨率,下降1.3個百分點至3.4%,成為近幾個月整體通膨回落的關鍵推動力。至於大宗商品價格近期的下降情況,去年10月中旬迄今,國際油、歐洲天然氣和食品價格分別下降14%、34%、5%,帶動整體通膨顯著下降。

惟,紅海航運襲擊和巴拿馬運河低水位的雙重影響,使得今年第一季以來通膨風險轉為上行,根據牛津的基準假設,估計美國通膨率將上升約0.2 個百分點,歐洲將上升0.3%。

#通膨 #大宗商品價格 #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