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通膨的最後一哩路,可能更具挑戰,利率波動風險不宜輕忽,投信法人指出,投資債券可藉由專業經理團隊適度調配存續期配置,掌握各債市多面向的投資機會,將可避免過度重押單一長天期債或券種的風險。

富蘭克林旗下美盛布蘭迪全球機會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傑克.麥金泰爾認為,今年貨幣政策的轉折點將使固定收益資產迎來三大利多。一是債息機會,隨著聯邦基金利率升至5.5%,各類債市殖利率也水漲船高,美國高品質投資級債就有5%左右殖利率,高利率新興國家更有高達雙位數殖利率水準;二是資本利得機會,因潛在降息前景,殖利率下滑將帶動可觀的債市資本利得機會。

三是貨幣升值機會,美國降息使美元維持強勢不易,讓非美貨幣獲得表現機會,成熟市場中看好日圓潛在負利率政策轉向下帶動升值機會,歐元也可望有所表現,新興市場看好有強韌經濟基本面支撐與經常帳收支均衡的國家,貨幣升值空間可期。

野村投信固定收益部主管謝芝朕表示,亞洲債市具有多項利多支持,樂觀看待今年投資展望,亞洲信用債的殖利率相當高,以非投資等級債為例,亞洲非投資等級債殖利率比其他非投資級信用債市場高出185~570個基本點。即使剔除大陸非投資級信用債,亞洲非投資級信用債的殖利率仍高達12.05%。

債信品質改善,在亞債指數中,投資級債的比重持續增加,至2023年12月已上升至86.3%;在亞洲非投資級債指數中,BB級債券的權重從2020年的35%上升至2023年12月的48.6%,同期間C級債券權重則從1.1%上升至10.7%。

先機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產品經理洪聖雄分析,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預計今年底前達到目標通膨率,且升息週期早於已開發市場,意味新興市場央行正坐擁實際正利率的重要緩衝,有助放鬆貨幣政策並支持經濟,預期將持續恢復比已開發市場更強勁的成長。今年新興市場債受益於基本面改善刺激資金流入,投資情緒改轉樂觀。

#信用債 #降息 #殖利率 #非投資等級債 #新興市場 #固定收益資產 #三大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