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國全力支援烏克蘭回擊俄羅斯的攻勢時,千里外的以色列就十分擔心,而當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大和解後,以色列的危機感頓時升到最高。

如何能夠扭轉美國的注意力,並得到更多關愛的眼神?一場戰爭已經成為扭轉天秤最後的砝碼。

惟隨著以色列與哈瑪斯的戰鬥超過百日,國際間的停火呼聲日高,但此一戰役早已不同於昔日中東六日之戰,它已是「類阿富汗」以小博大的泥淖戰,以色列現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美國的援助將是必須且是成敗關鍵之所在。

■葉門胡塞組織強出頭,突襲策略「圍魏救趙」

美國的援助在執行上也須師出有名,為此,在國會裡須先對美國學術圈展開認知作戰,除逼賓州大學及哈佛大學校長下台外,一場學術界立場上的大清查也是現在進行式,現今美國的「學術自由」已成重災區。

以色列在加沙地區對平民的傷害也已引起聯合國嚴重關切,阿拉伯國家迫於美國壓力敢怒而不敢動的情況下,揚言攻擊停泊以色列商船的葉門胡塞組織竟成為一個新的代理人。而甫自阿富汗大撤退的美國現今仍餘悸猶存,如何在最小參與下,爭取最大限度的壓制是美國的戰略。

然而,胡塞組織的算盤則是以地利之便,而能在有限牽制下爭取到最大拒止效果,期為巴勒斯坦扭轉情勢,此乃「圍魏救趙」之策也。

現今美國面臨的困局是如何能有效壓制胡塞組織?聯合歐洲盟國一齊行動當然是選項之一,然歐洲盟國對此已疲態畢露無法形成威嚇。商船僱請中國船員召告胡塞組織切勿攻擊又能有多長效果?其實,在伊朗撐腰下,胡塞組織請戰的目的就是拖美國入局,一定要把事情鬧大才有足夠戲分也才會有十足的效果。

故現今,球在美國這一方,是大打或是小打?是否又再陷入另一個「阿富汗」般戰場裡?而坐山觀虎鬥的伊朗又將如何出手呢?美國精算的結果,若要開打,當然是以速戰速決為主,惟現今胡塞則是以慢打快,游擊突襲行「拖」字訣,而此結果勢也將拖累美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

■美國若被拖下水參戰,自身與全球經濟將受累

何以故?在不斷誘戰下,若美國擴大參戰,中東情勢丕變後,勢必直接影響油價及航運價格,而其結果對美國而言勢必通膨再起。此外,在軍事對抗下,美國國債殖利率勢將再加速攀升,美國再次升息的壓力更大,其也必將直接牽動各國利率。上述情況的發生,自然是美國極力避免的,然在伊朗及胡塞組織不斷求戰下,如何能保持超級強國的態勢,而不傷元氣是現今美國的困難。

如上所述,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聯準會緩升息或財長葉倫所說美國經濟「軟著陸」的選舉策略下,對目前拜登總統艱困的選局當有所助益,然在胡塞組織一再挑釁下,若油價不斷上揚,海運價格也不斷攀升時,正式部隊的投入,也將師出有名,而美國經濟將會是雪上加霜。當然,上述不利的情況雖只是政軍經三方的一次兵棋推演,惟其可能性仍不容小覷。

■國際變局難倖免,台灣龍年會很辛苦

就台灣而言,在此情況下,我們勢將面對一個高通膨、高利率、台幣貶、貿易順差小而逆差大的不利局面。再者,中國大陸在ECFA上的打壓,且在兩岸貿易上不利動作的提升,都會讓台灣的經濟備受壓力。美國在現今政局下,絕不希望台灣成為「麻煩的製造者」,故台灣在中國及美國兩大國的「共識」壓制下,政治上實難有任何「突破」的可能,然在經濟上,台灣則須承擔國際經濟及額外來自對岸的加乘壓力。不論就國內外政經情勢而言,2024年的台灣,將會是個相當辛苦的龍年。

#伊朗 #阿富汗 #胡塞 #以色列 #美國 #支援 #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