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在全球商船陸續改道,不經過危險的紅海,轉向繞行較遠的南非好望角之後,在行經蘇伊士運河往返亞洲與歐洲的船隻愈來愈少下,沒想到埃及政府本周竟逆勢操作,調漲商船過河費用。

這個北非國家所持的理由是,既然調漲價格是規畫已久的事,現在也不能讓紅海情勢緊張升溫給耽擱。再加上還是有一些船隻繼續利用蘇伊士運河來通行,雖然沒像以前賺得一樣多,但多出的漲價費用累積起來也是不無小補。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統計,元月1至11日期間,通過蘇伊士運河的交船舶數量比去年同期大減30%。原因是,有伊朗在背後支持的葉門武裝團體青年運動,開始加強對紅海的攻擊,以回應以色列重砲轟擊巴勒斯坦的哈瑪斯。

上周,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曾說,基於安全考量,商船可能比較喜歡跑更長的航線,而不是進入紅海這塊戰區。所以,蘇伊士運河現在就算不漲價,反而降價的話,也不會吸引到更多船隻來通行。

15日調高過河費用的埃及政府,過去一直在優化蘇伊士運河的交通,河道變得又寬又深。另外,這個中東人口最多的國家,也正與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商,爭取目前30億美元的補助金,是否還可再多增加1倍。

在美英聯軍開始空襲,位於葉門境內的青年運動後,這個武裝組織便揚言要強化對紅海的襲擊力道。青年運動嗆說,之前只針對與以色列有關係的船隻,以反應對以色列轟擊加薩的不滿,但現在美國、英國與其它外國也一視同仁,被列入受攻擊的目標。

根據去年10月的通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將部分油輪過河費上漲15%,也包括載送其它石油相關產品的船。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再次強調,調降過河費與提高行經紅海的誘因,都無法解決船公司對安全的疑慮。

紅海這次危機對全球海運的影響很大,衝擊到供應鏈,像3年前的新冠疫情一樣,海上行駛的船好像都沒有移動,就算有動也會誤點。2023年蘇伊士運河的年營收達102.5億美元,如果都不直行紅海,2024年的收入將受到衝擊。

總部位於布魯塞爾的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表示,若蘇伊士運河的營收減少個幾周,埃及政府可以忍受。但埃及無法容忍的是,看著巴勒斯坦人流離失所逃難到西奈半島,以及加薩走廊這場戰爭所造成的嚴重經濟影響,跟區域戰爭風險。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 #青年運動 #埃及政府 #繞行 #南非好望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