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期待美國降息,因資金可望自美國流出並轉向新興市場,帶動新興債市表現,新興美元主權債後市可期。圖/Pixabay
市場期待美國降息,因資金可望自美國流出並轉向新興市場,帶動新興債市表現,新興美元主權債後市可期。圖/Pixabay

市場期待美國降息,樂觀氣氛提振股債市表現,因資金可望自美國流出並轉向新興市場,帶動新興債市表現,觀察近一個月新興強勢貨幣債券基金平均上漲3.3%,超越新興當地貨幣債券基金,其中邊境市場債券基金表現強勁,新興美元主權債後市可期。

野村投信表示,根據過去經驗,殖利率從高點拉回,新興美元主權債漲勢最強,市場認定聯準會已結束升息循環,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因而再次回落,債券迎來強勁反彈,新興債市的表現依舊亮眼。部分新興國家率先降息,當地貨幣債較早出現漲勢,但新興美元主權債在美國降息在即後,漲勢後來居上,後續表現值得期待。

野村投信固定收益部主管謝芝朕指出,對於債券資產持正面看法,在先前的貨幣緊縮循環中,聯準會暫緩升息後都會看到債券市場短期內出現強勁反彈。因美國經濟展現韌性,硬著陸機率降低有利於風險性資產,加上經濟衰退的風險近乎消退,相對有利於非投資級債券表現。

日盛投信固定收益研究團隊表示,目前新興市場資金壓力已在2023年下半年顯著好轉,部分央行已領先於2023年開啟降息循環,市場預計2024年將會有更多經濟體加入寬鬆行列,有助債券市場表現。

亞洲與大陸非投資等級債券相較於全球及美、歐非投資等級債具備較高殖利率及收益率,並且擁有低存續期間與低利率敏感度的特性,亞洲非投資等級債評價面深具吸引力。

台新ESG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認為,市場預期聯準會最快可於3月展開降息,一旦降息有利資金流向新興市場。新興市場經濟結構相較以往更加健全,2024年新興市場GDP增長率仍有4%,優於成熟市場的0.8%。

貨幣政策上,新興市場央行有更多貨幣政策迴旋空間,來確保金融穩定與維持外國投資,大多數新興市場通膨將回到央行目標區間,寬鬆貨幣週期將在2024年擴大,平均政策利率從5.8%降至5.3%,將激勵新興市場債的漲升行情。

#聯準會 #債券 #新興美元主權債 #債券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