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可謂是轉變的一年,時序跨入2024年,利率政策效益逐漸顯現,例如當初推升通膨最主要的因素,如美國房屋租金與服務類的價格開始走緩、全球製造業庫存調整,儘管各產業步調不一,但就整體來看,亦接近尾聲,這意味著經濟軟著陸機率大,市場焦點有望由升息轉為降息,至於時點與幅度則需視通膨降溫程度而定。

就總經面,多數已開發國家所面臨的通膨壓力已逐漸回落,其中,美國內需表現穩健,景氣軟著陸機會大。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預估,美國2023、2024年經濟成長率有望分別為2.1%、1.5%;目前美國就業市場支撐消費,美國製造業廠商庫存調整亦來到相對低水位,接下來就是等待終端需求回溫。

在通膨壓力部分,受惠於美國服務類與租金物價壓力舒緩,進而推動核心通膨續降;服務類價格年增率明顯回落,租金價格年增率亦出現連續七個月回落,以此預估,美國核心通膨有望在第二季回到3%之下,來到美國聯準會的目標區間。現階段美國利率已經達到限制性水準,後續可望隨著通膨腳步回落緩降。

今年聯準會政策有望隨之轉向,一是今年美國經濟硬著陸風險低,就業市場支撐經濟表現,經濟預估也獲上修,但另一方面,高利率環境也壓抑中長期經濟呈現較低度的成長;二是通膨回落狀況高於預期,顯見升息政策對通膨影響逐漸發酵,聯準會因此下調對通膨數據的預期,但2024年仍將高於聯準會目標的2%。

就利率政策方向,今年聯準會的焦點有望聚焦在維持高利率時間,由於經濟與通膨放緩,聯準會成員維持今年可望降息3碼,未來三年利率也將朝向長期目標前進,但降息速度不會太快。根據聯準會官員政策利率預測點陣圖,聯準會官員普遍認為這波升息已到盡頭,今年降息空間有限,長期利率水準歧見逐步浮現。

目前降息已成共識,但市場對時點與降幅偏向樂觀。絕大多數聯準會官員均認為2024年可望降息,但預估降幅低於市場預估幅度,觀察點應該要放在核心通膨何時跌破3%,所以預估聯準會最快降息時點應該是2024年年中,全年降息約3~4碼。

隨著降息年有望到來,市場焦點轉向降息,債券市場有望轉為多頭。在債券策略部分,建議把握三原則:增加存續期、布局信用債、留意波動度。

目前信用債表現相對強勁,景氣放緩或衰退都提供公債殖利率走低的環境,而降息也將會引導公債殖利率走低、殖利率曲線開始陡峭化,信用債收益率仍具吸引力。

就債市基本面而言,2024年非投資級債違約率可望低於長期均值;就資金流向來看,市場對於非投資級債信心度漸增,非投資等級債利差已大幅收斂,布局時要留意評價面;投資級企業債部分,去年來持續受到市場資金的青睞,投資人信心偏向正面,不但發行品質佳、信用基本面亦持續改善並續獲升評,建議可留意BBB投資機會,存續期上偏向短中天期與較高評級者。

聯準會停止升息,就是對新興美元主權債的最大助力,新興市場美元主權債評價仍具吸引力,美元指數因降息預期而回落,有利於新興市場貨幣與當地貨幣債,但投資人對新興債市的信心仍舊不足。

最後仍須留意今年波動度可能對信用債利差表現的影響。在美日貨幣政策部分,考量美國維持高利率時間太久,或是日本央行貨幣政策轉向,都可能引發市場對景氣與流動性的擔憂。在美中經濟情勢部分,美內需服務是否回溫、大陸提振政策效力,以及地緣政治變化,亦牽動市場信心,在應對政策上,則建議採取主動管理,多元配置。

#信用債 #聯準會 #降息 #回落 #通膨 #多元信用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