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資本市場的公司治理及相關改革在2023年有相當成效,因此日經225指數也一路走高至33,000點上下。在此同時,台日產業合作也不斷升溫,例如2024一開年,就傳出台積電有意增設日本三廠的消息。除了股市的改革之外,到底近年日本經濟與產業有那些利多與誘因,值得投資人吹捧及台灣業界注意,甚至尋求可能的合作機會呢?

在此,我們把日本經濟變化的長短期利多歸納為「三長兩短」:在短期利多上,去年日圓大幅貶值帶動物價上漲,日本終於擺脫通貨緊縮的困境,企業也比較敢進行大規模的投資。其次,日圓貶值提升產業競爭力,帶動出口增加,也促使訪日外國觀光客大幅成長,提供經濟更大的活力。

至於中長期的三大利多,包括:第一,日本重啟半導體的發展。自從1980年代被美國打趴後,日本半導體業就一蹶不振,但近年力精圖治,因為政府認為如果不發展半導體,除了因為地緣政治可能帶來的缺貨危機之外,也會影響到其他主力產業,包括汽車工具、工具機、機器人等等,這些廠商未來必須高度依賴半導體、AI產業的應用。因此,以巨額補貼鼓勵台積電前往熊本與索尼合資設廠,還規劃第二座廠的興建,近日甚至傳出也開始針對第三廠選址。此外,日本還投資成立2奈米研究中心(Rapidus),研究材料、設備等基礎科技。日本政府的決策一向很慢,唯一旦做了決策,就會全力以赴。因此,我們認為日本半導體業的復甦應該指日可待。

第二,日本提高國防經費上限。由於美國需要日本協助圍堵中國大陸,因此日本將提高國防軍費的上限,預計2027年會達到新台幣2.5兆元。由於日本不少國防工業廠商過去就是國防軍品的供應商,一旦提高軍費上限,就會帶動國防工業、重化工業的發展,以及帶動資訊、原料、零組件調度等五大商社的興盛,這可能也是美國股神巴菲特購買伊藤忠商社股票的原因。新半導體工業、國防工業的發展會賦予日本產業、經濟發展嶄新活力。

第三,日本貨幣政策的調整箭在弦上。去年4月履新的日本銀行總裁植田和男,在過去九個月內,以靜制動,沒有輕易更動貨幣政策,除了觀察國際變化,也因為國防軍費上限提高,如果貨幣政策貿然轉彎,導致債券殖利率升高,政府債務利息增加,也會對政府的支出產生排擠效果。不過,隨著通膨已造成民眾生活壓力加重,如果今年「春鬥」,工會要求工資可以獲得資方允許,經濟情況也有顯著改善,或許到4月新會計年度開始,會是日本央行調整貨幣政策的時機。一旦日銀調整貨幣政策,利率攀升,也會吸引各國資金湧入,有助於日本長線的產業、經濟發展。

在日本握有短線與中長線的利多商機,同時,再開啟半導體、軍工武器、國防工業的發展下,我國政府與企業界如何因應,透過合作、策略聯盟等方式,以攫取可能的商機呢?

首先,在半導體上,因為日本九州離台灣最近,因此台廠應該和九州的熊本、福岡等地建立半導體生態系,包括人才、資金、技術的雙向流通,並吸引日商來台投資原料、設備,進而鞏固台灣上游原料、下游設備的穩定供應,甚至共同研發以更深化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整體競爭力。

其次,日本開始擴大軍工武器、國防工業的發展,台灣的中科院及相關國防軍品廠商應該尋求和日商合作、技術移轉,進而爭取可能的軍品商機。

再者,日本近年來積極發展新創企業,台灣也有不少的新創企業試圖在該國建立新創基地與機會。兩地的資本市場可以進一步合作、交流,創造更多的產業合作、購併機會。

此外,日本也有二代接班的問題,很多老一輩的企業家準備退出。過去,日本中小企業傾向於轉賣給中國大陸業者,但在美中貿易戰之後,這條路慢慢行不通,這也是台灣的絕佳機會。如果台灣的中小企業可以尋求和日本中小企業合作,透過策略聯盟、購併的機會,利用日本既有的供應鏈及行銷通路,將可以有效強化台灣中小企業的海外通路及國際化能力。如此,也可以在更宏觀、國際化的願景下,提高台灣中小企業的二代接班意願。

#台日 #經濟合作 #貨幣政策 #半導體 #國防工業 #中小企業 #台積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