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因紅海地緣政治風險使油價攀升,隨後因運輸中斷憂慮一度緩解,油價漲勢戛然而止,但地緣政治持續存在,法人對2024年油價中位數都在80美元以上。

就油價後市,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由美國、巴西等非OPEC+國家今年來產量大幅成長,尤其美國原油生產還創新高,為今年來OPEC減產下全球原油供給仍持續成長的主因,不過,全球原油需求回升至疫情前高水準,需求維持穩健成長,加上中東地緣政治風險可能影響原油供應的風險仍在,將提供油價下檔保護。

地緣政治衝擊能源供給穩定性,安聯全球油礦金趨勢基金經理人林孟洼指出,突顯歐洲過度仰賴俄羅斯的能源政策需要再調整,然主要調整方向為加強新能源投資,降低對俄羅斯油、天然氣和煤的需求,長期或可尋求能源自主的目標,但短期供需失序問題將造成能源價格居高不下。

美國頁岩油生產商資本節制加上供應鏈問題無法大幅提高產量,預期頁岩油產量增加有限且即將進入高原期,OPEC+則針對全球景氣前景進行減產因應並加碼延長至2024年底,同時沙國自願減產每日100萬桶並延長至2024年底,在產油國控制產出的情況下,預期油價下檔風險不高。

PGIM保德信全球資源基金經理人常李奕翰認為,雖然油價近期下滑,但OPEC+延續減產行動加上美國持續回補戰備庫存,油價回檔有限,預期能源產業在地緣政治因素影響下,油價往往上漲機率較大,且根據預估,能源產業獲利出現上修2.6%。

#居高 #紅海危機 #OPEC+ #產量 #能源 #地緣政治 #風險 #全球原油